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怎麼辦好在意(下)

OOC

復健

怎麼辦這算爛尾嗎

低血壓實在頭好暈我要去睡了世界再見

我家一期很純情!

一期一振與女主





吃完早餐後,大家該幹嘛的都去幹嘛了,唯獨第一部隊沒有出陣,一期一振將些許的疑惑放在心裡,隨著審神者的腳步跟在後頭。

拐了幾個彎後,兩人又回到了審神者的房前,正當你在心中又打了個問號,少女卻轉頭看著你,示意你進門並將房門關好。


「一期這邊。」你看著少女指了指的位置,走上前坐好,隨後接過少女剛從書櫃裡抽出來的本子,看到上頭"家規"兩個字不小心笑了出來。


「……讀完有問題再和我說。」妳大概知道一期一振為什麼會笑出來,嘴角抽了一下,坐定位置,低頭繼續寫著要上繳給時空政府的報告。


審神者辦公的房間位在本丸較角落的部分,即便人多起來向政府申請擴建,也沒有更改位置,用少女的話來說就是"安靜"兩個字。

偏僻所帶來的靜謐並不造成兩人間的尷尬,不如說這個距離捏得恰到好處。

少女專心得注視眼前的卷軸,一下抿嘴挑眉一下擺出困擾的表情,偶爾雙手環胸歪頭闔眼,完全沒注意到身邊的男子已經盯著自己一陣子。


"這就是我的主殿嗎……"

用自己的雙眼記錄一切,能夠親自觸碰、理解、體會的事情還是自己來得好,聽別人說而造成不必要的煩惱還真不像自己,一期一振如此想著。

紫灰的髮絲從少女耳後溜出,你眼神一暗,傾身靠近少女,伸手將那頑皮勾回耳後,當你回神注意到自己做了什麼時,少女已經盯著你幾秒。

這種越矩的行為真不應該,不知道是羞恥心還是被少女注視的關係,你的臉有些紅潤。


「謝謝。」妳不明白一期一振為什麼突然臉紅,點點頭向對方道謝,正想轉頭繼續寫這該死的報告時,妳看見了什麼。

「不要動。」她在道完謝之後眼神突然暗了下來,你聽見她這麼說著。


你想問怎麼了,但少女的神情凝重認真,讓你不知該如何開口,沒多久便看見一抹黑影覆蓋了自己的視線,當你的腦子終於從停擺轉為運作,明白自己被少女推倒時,少女已經大喊著"打到啦!"衝進浴室又返回房內。


只是幾秒鐘的事情,在你的腦海裡卻放慢成好幾個世紀那麼長。


她雙手環過你的後腦合十,導致沒有任何緩衝就撞上你,伴隨衝力往身上傾倒的纖細身子,胸前的柔軟直壓在下顎處,明顯的線條被擠壓給勾勒出來,環繞在她身上的花茶香令人放鬆,最後是那一聲撞到地板小聲的驚慌。

比起冰冷的刀劍更溫暖,那是人類的肉體。

比起男人更加柔軟,那是女人的軀體。

那一瞬間一期一振彷彿看見了世界的盡頭,差點刺激過度死亡。


「主、主殿,剛剛是?」急忙坐正,整理好儀容的你假裝什麼都沒碰到,尷尬得輕咳。


「啊?」已經開始執筆的妳抬頭看著對方,一期一振的臉比起方才更加紅潤,彷彿一碰就會化成血水。

妳不能理解是在害羞毛線。

「打蚊子啊?」少女說得理所當然,「剛才有隻蚊子在你身後,你要是亂動牠不就飛走了?」


我就為了打蚊子這件事情被妳放倒了嗎……!

就是為了一隻蚊子,差點在地獄門前走一回嗎!


「過來。」還在心思糾結的你朝少女勾勾手的位置前去,才剛坐定就感受到頭上的觸感。

「頭髮亂了。」沒多久,她朝你嶄露一個平靜的微笑,眼神裡透露出對孩童的寵溺。


"大將的兇殘必須親身體會。"


不知道為什麼,一期一振腦中迴盪這句話。

果然是要親身體會才知道有多兇殘。


「規則沒問題嗎?沒問題的話等等開始教你其他東西噢。」


「沒問題。」看著審神者一臉認真,沒有其他多餘的情緒,你嘴角抽了一下。

自家主殿這種毫無自覺的個性,未來的日子可能會很難過。





××小後續××


「一期哥,感受到那股破壞力了嗎。」藥研沉重的拍了拍一期一振的後背,看著一期一振將額頭靠在交疊的雙手上,大概也可以明白對自家哥哥的刺激有多大。


「十分…充足的感受到了……」你滿腦子都是今天發生的事情。


「說到底也是因為一期哥太羞澀了嘛。」亂說著。


「很容易就害羞。」厚補刀。


「這方面來說,一期哥的反應真的很羞澀。」鯰尾又一槍。


「嗯。」骨喰尾刀。


一期一振,卒。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