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CWTT

第一次去台中場,感謝收留的親友,感謝認識新的朋友

連續兩天出角,老人家經不起折磨,累了(躺死

下禮拜可以開始嚕文啦hhhhh

打開了Lofter

點開文字

然後看著螢幕放空

嗯.....腦子剩下一堆跳脫式靈感,感覺又得復健了

胃痛
舊病復發
睡不好
失眠
活著怎麼這麼累
好想玩遊戲喔

【刀劍亂舞】給紅

這個爺爺有些壞掉,食用注意。

謝謝紅半夜的時候玩那個測驗,這種爺爺好喜歡啊。

從今以後我們要一起生活,不可以離開我唷?

妳在說些什麼呢?妳的家就在這。

 @糟糕的脑洞 


簡單,粗暴,非常短。

【刀劍亂舞】論一個亂挑釁人家還以為贏了的三日月最後嘴角有多爆走

復健

數珠丸x嬸嬸

只有一點點,幼兒學步車。

快逃啊、這數珠丸怪怪的

OOC預備

我只能說,我努力去揣摩了,但可能還是跟某些人心中的數珠丸不同,就......各自飛_(:3

不要再爭寵了,大家都喜歡。

爺爺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就是覺得你會欺負數珠丸>_<(幹

我不是黑粉,我很喜歡爺爺der!(硬要說


「好、好不舒服,別這樣……」


數珠丸恆次平靜地看注視著眼前的女子,浴衣被佛珠綑綁而顯得有些凌亂,隨便一處就能見著遮掩在布料下的白嫩肌膚,她的面容因佛珠施壓的微微窒息感有些潮紅,小嘴一開一合只為了獲得微薄氧氣來維持腦子的清醒。


簡書


刀劍繪圖問卷

最近在拚120等所以有點荒廢

每天都打個幾百字,我想應該也快打完了(思

不如說草稿區有四篇,有種想一口氣全部打完發布的衝動

可是沒時間(妳#

有人要拿去畫嗎?看到就畫一下吧,不過好像是很久以前的跟風了


我還活著,我只是...................

在玩遊戲(噢

生存證明



...七天手動拚成大主教也是夠拚

好累啊休息會

想吃紳士小狐丸^q^

【刀劍亂舞】做我兒子嗎

謝謝 @明朝青引 那句「姐姐給你吃。」

來來來,你要平野給你平野,OOC什麼的就不要去介意了。

我整個人敲桌子敲到手好痛,激動(

有平野的時候並沒有一期。

打一打就肉不起來了(。


一直以來鍛刀房總是鍛出厚藤四郎的她不抱任何希望走向了鍛刀房,準備聽刀匠再次對她說同樣的話。

「恭喜,是平野藤四郎呢。」


闔上雙眼的她自暴自棄朝刀匠說著,誰知道這次並不是厚藤四郎,而是平野藤四郎。

「啊、是是是,你就──咦……?」

還在回味著平野藤四郎這五個大字的她沒幾秒便衝向眼前矮小的少年緊緊抱住。


「是平野啊──!」

剛顯現的平野藤四郎被眼前的少女不...

【文豪野犬】強吻下去就對了

開頭非常給力

然後我後繼無力(喔

...想減臉上的嬰兒肥

太宰x你


夜晚的街道充斥著未歸人們的嘻笑聲,機械式的招呼語、人來人往的身影以及那掛在暗夜裡照亮街道的光線,她對於這樣的情景並不排斥,卻厭惡著與生人的觸碰。

長睫刷出一片片影像,不停將眼中所見放入腦海中記錄著,剎那間她瞧見熟悉身影,卻不打算上前喊住對方。

時間如同洪流那般沖洗掉腦海中的記憶,不知道是否還被記在心上,她鄙視著心裡所想,嘲笑那份不該有的情緒。


──多愁善感啊。

她想著。


提著手上那一袋藥物,她默默走在那身影的後頭,直到她彎入轉角巷弄內不見對方為止。

然而,不知道上天是否想嘲笑她的避而不見...

ICE參場表示

36小時沒睡我已碰床就昏

謝謝朋友陪過久沒參場的我一起逛,不然我真買完就跑

認識一個相見恨晚的新朋友

還有四十幾張名片要發

買到了 @虎鶇夜鳴 太太的畫冊跟吊飾,心心念念開心個

人老了就不好做年輕人的舉動啊,超消耗體力的

老人家經不起折騰

變胖了啊

不良Paro的狐球跟鳴狐好帥、好帥、好帥,很重要說三次

真的很害羞

大家晚安


我又慣性失眠了,好想睡覺,明明就必須早起去會場...

是說因為我乙女跟腐通吃,只單純吃某一邊的太太再看推薦的時候要注意唷,當然我也是兩邊都能聊的。

唉、真的好想睡覺...

【刀劍亂舞】鋁罐煉乳

謝謝 @桃色妄想 陪我聊汙

*ଘ(੭*ˊᵕˋ)੭* 阿桃是天使

最近認識了好多人,大家人都好好,覺得好開心✧*。٩(ˊᗜˋ*)و✧*。

希望不要被我嚇到就是了說(*´д`)

單純無腦兒童車

就不要在意細節了真是的_(:3

嘗試一下腿部很敏.感的一期哥hs

風情萬種的哥哥請當一回悶.騷.變.態吧。

其實我吃草莓不配煉乳欸。

...看了一晚的布袋戲剛剛才狂飆


一期一振不太明白為什麼少女要約他到房間內吃草莓,還是…夜晚出浴之後的事情,不過他們的審神者在做神秘的事情時通常不帶原因,出於些許的好奇,他答應了,也就是為什...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就是個段子

自我流。

我家本丸。

單純怕被討厭的嬸嬸。

就是個段子

就是個段子

就是個段子

很重要說三次(喔


「你討厭我嗎?」


蜂須賀虎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沒有披上羽織僅穿著和服的他看向突然出現在身旁的少女。闔眼搖頭的蜂須賀虎徹有些不解。

「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很討人厭。」面帶愁容的她坐定在蜂須賀左手邊。

他定睛少女不停嘆息的模樣思索著,是什麼樣的事情讓她又陷入自我厭惡的迴圈裡?身為初始刀的他伸手輕拍著少女的頭頂,溫柔地摸起菖蒲色的細髮。


「妳做得很好,不用多想,如果真的做錯事,大家都會糾正妳的。」

少女看見男子的臉上帶著難得一見的神情,或許...

不需要你这样的搬运工。

啊,真的,雖然我寫得不好,但每次寫文或是怎樣都要擔心來擔心去真的很累,有時候想說乾脆不寫算了,可滿腦子都是不甘。

說犯賤也無所謂,就是想寫,然而犯賤的並不是寫文的我們,而是搬運卻沒有告知且得到同意那群人。


阿娘伞伞伞🌂qvq:

愤怒的小陆昼:

讲真,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就不是。哦,你有注明是谁?不会问问别人能不能转再标,别把无知当借口

  
  

七小鹿:

  
   

侵权狗,盗文狗不要太过分了!!!还要脸吗?!脸呢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面對的是汙不起來的神刀時

OOC

這系列是all嬸

我家本丸

論被哥哥看見自己妹妹打著3.P趴趴文的時候,妹妹究竟會不會被當成變態。

……我覺得我哥已經習慣了?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日式拉門敞開著,內部空間大剌剌攤在空氣之中與陽光旁,少女懶散側躺在石切丸跪坐的大腿上,看著手上的信件後嘴巴毫無形象下垂擺出明顯的厭惡。


「石切丸。」


「嗯?」


「如果你哥寫著小黃文結果被你看到了,你會怎麼想?」


「咳、咳,我想這不應該問我才是,主。」石切丸尷尬的輕咳著,或許是身為神刀的他不常遇見這種話題,耳邊有些不明顯的...

不就是出個薄本麼...(腎壞

趕完以後還有一本要在十一月only之前趕完_(:3

...不、不想排版_(:3

外遇本ry


【刀劍亂舞】騙子之舞(下)

OOC預備

嬸嬸的個性這在篇應該很容易就能猜到吧,這個外遇文的嬸嬸、一期、鶴丸在感情方面都很糟糕。

很危險

我在打什麼

總而言之都上了且很和平,結局很糟糕,有感情潔癖的嬸嬸別看

今天也是愛著你(NTR文)的番外其二。

一期審與鶴丸

...最近都睡到下午兩三點(躺屍),晚安

上車注意


華麗的大廳裡頭,即便充斥著大量的人潮也不顯得壅擠,酒紅色的毛地毯上填滿了金色雕紋,充分體現了這間酒店的氣派與水準,站在櫃台內的女子與站在櫃台前的白髮男人交談著,像是在反覆確認資訊而抬頭又低下,最後她手上多出一張磁卡。


「這是您的房卡。」女子朝鶴丸表露職業微笑,不忘...

【網球王子】當我從天台墜落

我跑回去看了網王同人

.......

.............

網王夢好蘇噢

殺了我

覺得會寫長篇的人都好厲害

我打了什麼鬼好雷噢(。

滿腦子都是仁王打出了柳生(被圍毆

我要成為大冷門玩家(喔

柳生與妳


在一年A班裡頭,她和大家都相處得很好,尤其是與同桌的柳生比呂士。

她還記得同桌是個帶著眼鏡的男孩子,他有著深棕的髮絲、文雅的氣質,以及被稱為紳士的優雅舉止。還記得第一次在教室裡對視打招呼時,那嚴謹的著裝相當惹人眼目,非得吸引她的目光,直到對方不解地喚了聲她的名字,那雙胡作非為的雙眼才肯罷休。


「天泉錦。」自知失禮的她遙遙腦袋瓜,思索著跟同桌...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曾經喜歡過

嬸嬸的心路歷程

她是好孩子

時間久了就還是得找精神支柱的嬸嬸,所以選了第一把刀。

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而已。

單純就是需要扶持與扶持他人的人。

……就莫名很想打出來!

我們所知道系列。

蜂須賀快樂六十等了(合掌)


蜂須賀虎徹手拿著寬大的毛巾正給少女剪短後的髮絲擦拭著,手上的毛巾想將上面的水氣全吞入腹中那般奮力著。

男人略大的手掌與指尖流連在少女的頭部按摩著,被服侍的少女瞇起雙眼,舒服地發出悶響,宛如小動物的呼嚕聲傳入蜂須賀耳中。

得到了少女無意識的稱讚,他有些失笑卻更加努力的按著,想將少女審神者一日的疲勞給驅散,畢竟才剛入本丸不到一個月,僅僅十幾日便闖...

【刀劍亂舞】我要和你的頭髮分手!

同胞們,這時候就需要你們自行想像表情了!(喂#

單純只是剪假髮剪到手痠的產物(喔

毫無邏輯性可言。

這個一期一振跟嬸嬸都怪怪的,吐槽到不行的一個對話。

大概會破壞形象吧,酷愛逃哇嬸嬸們!

一期嬸。

充滿對話,超少敘述。

我一直在寫這種智障邏輯的文真的沒問題嗎。


「主殿。」


跪坐在坐墊上的少女抬頭望向被她叫來的一期一振,馬上露出和藹的笑容朝他招手,指著她眼前空著的坐墊:「你來啦,坐過來這邊。」

挑起眉頭的一期一振看著坐墊與少女的距離,幾乎沒什麼空隙可言,心中警鈴大作的一期一振馬上就明白待會的情勢有多不妙,卻還是走到坐墊上正坐。


「不對,你要背對我。」

說完...

【刀劍亂舞】傘

一直想跟看看這企劃,結果一直忘記,結果拉了一長串,來慢慢補(咦

一樣我家本丸

時間軸在成為審神者之前

先見面什麼的就別太在意了(咦

大概是流水帳

小狐丸與(未)審神者

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第五回,傘


踏上輕巧的步伐,她的指尖僅施予微小的力氣給油紙傘的傘柄,隨著心情胡亂轉著傘面使傘上的雨水濺灑在周遭,嘴角因隨心所欲的行動也跟著浮動著。

拖著一身過長的華麗衣物在被雨水覆蓋的道路上行走,尾端的布料全浸濕在各個小水灘裡,並沒有很在意衣物被弄髒,她依舊哼著小調兒,對那精緻美好的布料毫無關心。


明知會弄髒卻一意孤行出來做著每日必做的散步課題。

在眾人...

珠珠出來的時候我是爆哭的(

總而言之太好了,連浦島也來了

還一把哥哥_(:3

這邊有颱風,好懶得動噢,濕濕黏黏(...

腦子全是空的

世界再見,我要去泡遊戲了(。

從頭到尾沒鍛到、從第一天打到最後一天也沒看到,究竟這次能不能看到數珠丸呢,讓我們拭目以待(開遊戲


……靠背感覺會打到想死(。

要打到19號欸...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吊



地圖1BOSS點會掉落、平野藤四郎、厚藤四郎
地圖2BOSS點會掉落、長曽祢虎徹、浦島虎徹
地圖3BOSS點會掉落、不動行光
地圖4BOSS點會掉落、数珠丸恒次


我只需要打圖二跟圖四(

【刀劍亂舞】狡猾的是誰?

400FO點文,來的超級慢

太郎嬸

 @尹夜菊 的點文ヾ(*´∀`*)ノ

突然心血來潮的一發!

太郎好難抓啊。


太郎。


靜坐在與弟弟同住的房內,緩緩睜開雙眼的太郎太刀站了起來,身穿內番服的他走出了房間,前往那許久未去的茶室。


「呀、你來了。」坐在茶室那不大不小的空間之中,有著一貫笑容的少女朝太郎擺擺手。


「主。」


「太好了,還好太郎有聽到,明明就喊了好幾個人呢。」並沒有任何侮蔑別人的意思,僅僅只是為了神刀能夠感應到她的呼喚感到開心。

因為懶得站起來走動的她擅自使用了靈力呼喚著本丸的刀們,然而不知道是什麼問題...

【文豪野犬】我的同事究竟是女強人還是單純腦子有洞

是個有自創女角的小短文,看官請注意。

補完文豪動畫就…超級大腦洞。

原本想寫男的,最後還是變成女生了,弟弟哪時候可以出場啊(。

原案一樣是刀劍那同個孩子,假如平行。

其實我挺喜歡森鷗外的。


雙眼還在適應著周遭的昏暗,剛清醒的她眨了眨雙眼,想要看清楚她究竟身在何處。

正想要抬手揉揉雙眼卻感受到了囚禁感,一雙手正從身後環著她,那睡迷糊的大腦在剎那間高速運作起來,想起了為什麼此時此刻不在她自己的房間睡覺。

一個使勁往後肘擊,她聽見後面傳給自己溫暖的人慘叫一聲,毫不留情的力道使對方的慘叫聲非比尋常,然而她不打算給對方任何一點憐憫。


「鬆手啊,混帳老頭...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成為審神者便能跟付喪神愉快玩耍時

接續上次的"當你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中獎的時候"

算是補完

標題騙人(。

下雨天悶悶濕濕黏黏糊糊,腦子裏面都是空的

而且這裡還瘋狂打雷噢?咻咻咻的打了至少五分鐘以上都沒停過,到底會變怎麼樣啊,這地球。

要乾枯了(›´ω`‹ )


1.青梅竹馬


當髭切察覺到少女離開房間時已經是晚餐時間了,莫名其妙就在茶房過了一整個下午,回過神來周遭的人早已離開,他默默站起,離開了茶室。


朝飯廳走去的路上,他看見了少女迎面而來。

想起稍早前的對談,他想起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


「主上。」

「呀。」

「除了喜歡臉之外,主上對我...

(*´∪`)幸福洋溢,多說無用。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中獎的時候

OOC

這系列是all嬸

不要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是你啊(咦

我家本丸

髭切是真的很耐看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主上/主殿。」


原本在走廊上前行的少女停了下來,轉頭望向聲音來源處也就是左手邊房間內的幾人,挑起眉頭的她走向房內的桌邊坐下。


「你們在幹嘛?」先不說為什麼會聚集在準備給鶯丸的茶室好了,這個組合不會有點奇怪嗎?三日月、髭切、鶴丸跟……光忠?燭台切光忠應該是最不容易跟他們攪和在一起的人才對啊?


「沒幹什麼呢,只是在討論前些日子那本書上的內容而已。」髭切笑咪咪地替眾人向少女解答。...


【刀劍亂舞】光忠快跑!

起床一點開私信後腦子的第一個反應

鶯丸拿著火把跟汽油桶看著光忠(。

光忠快跑!

很短

很短

很短

真的很短

大概只有幾行字


鶯丸輕敲審神者辦公房的房門,待裡面的人有回應之後他開門進入,「請進。」

他手上拿著一小疊的信件,那是本丸門前信箱裡的信件,無論是哪種類型的信件,每天都由近侍拿給審神者,而政府公文自然會在上面設好結界,避免內文被付喪神看見,算是一種保護機制。

他將信件放到了那張茶几上,也就是她的面前,接著握住托盤上茶壺的握把與茶身,對準茶杯將其傾斜,放任壺內的淺褐色液體流出。


「又來?」埋首專注在批改、審核文件的她柳眉皺起,來自政府信件上面那結界傳來的...

( ゚∀゚)!!!!!!!!!!!!!!!!!

各位觀眾!!!!!

各位觀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RRRRRRRRRR

啊啊啊啊啊啊!!!!

yoooooooo

yesssssssssssssssssssss

y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u!vmIE_)

這是個有愛的世界

這是個還有希望的世界

這個世界是美好的


在快要一週年的時候,我把正宮接回家了。


可以A了(不是

(升天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