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murmur個

我只是個乙腐通吃的小透明

真的太餓了所以割腿肉

無論走到哪裡,因為吃得太冷總是無法填滿飢渴

最終我的錢包都奉獻給稀有周邊了

可能會有點雷所以不建議在往下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是三日獅、鶴獅、小狐獅、各種獅

鶯丸單人不吃腐、鶯丸大包親情向

男審女審各種Play

同門消化

白石幸村

柳切

雙蘇雙葉

みかみか

……

最受傷的是

我寫不出這些配對或是幾乎沒衝動想寫

(惆悵

好難過啊...

【刀劍亂舞】100%純包友30題其1~4

題目來自於你的铃堡100%纯炮友30题

其實我無論打文還是看文,都有很嚴重的潔癖,說是強迫症也好,說是自以為是也好,內心的警鈴大作之下完全無法吃糧。

於是經常肚子餓。

Just歌仙兼定車


點我


【刀劍亂舞】你可知那笑容下的模樣

女主→鶯丸

主線歡樂趴

我的文好像也沒太多歡樂向的文,大多開放式結局吧,不太喜歡寫死,親自思索著文的意義去衍伸更多的未來也是好,人的一生本來就不會被說死。

估計看久的人或是有看過目錄的人都有發現,實際上喊著愛著鶯丸卻一篇沒什麼太爺爺文,理所當然的是我不想寫。

那份主線不好吃,真的不好吃,真心灑狗血用,但最近改變心意了,都是大包平害的。大包平覺得生氣

我為什麼要讓自己生氣

接上篇


蒼白身影混在熱氣造成的煙霧裡,瀰漫著二氧化碳的露天溫泉糟蹋著少女的氧氣,乍看下好像是不怎麼好的事情,卻是少女難得可以休息的時間。

本丸除了刀男們所使用的大浴池之外,還有另外建造審神者...

【刀劍亂舞】可曾明白心中藏情之感

食用可搭:太陽系デスコ 歌った 【あらき×nqrse】

還是獨行習慣,總覺得該弄些什麼。

雖然看大包平跟鶯丸在一起很開心,但心中還是很不爽。

單純難過著。


「這什麼……」審神者注視著狐之助帶來的全新活動指令,上面的文字令少女嘴角一抽一抽,難得見到審神者這副模樣的付喪神紛紛繞在少女後面,希望能窺見紙上所寫,誰知,眾人尚未見著信上的文字,信紙便被猛烈藍焰迅速燒得一乾二淨。


「主……」長谷部話都還沒說完便被眼前猛然拍桌站起的少女嚇著,只見擦著唇蜜的橘粉咧開嘴笑,「終於玩膩所謂無腦刷圖橫衝直撞了?」


「第一、四部隊遠征,第三部...

謝謝苗苗奶我!

 @禾数春秋 

謝謝!!

苗苗!!!

奶!!!

我!!!

奶奶!!!


果然帶著螢丸出門就是對的(升天

好了不打活動(咦

【刀劍亂舞】後來怎麼了。

極限挑戰60分085

復健


坐在房內的審神者被一群短刀與脇差圍繞著。

又是時候說睡前故事了,審神者如此說著。


「今天來說個比較不一樣的故事吧。」


「從前從前,有個相當漂亮的女孩子,從小見過她的人們無不讚嘆、無不喜愛,為了避免爭風吃醋導致無謂的爭鬥,她的父母擅自將她關在房內養著,美其名擔憂,實際上則是囚禁。」

「想要見上少女一面的男子必須向父母繳納一定的物資,無論是金錢、食物或是奢侈品,只要是父母能接受的範圍便可,女孩當然知道這件事,然而她沒有任何辦法,她之於父母只是賺錢的工具罷了。」

感受到衣袖上那份力道,審神者輕笑著摸起五虎退的髮絲。


「每...

【文豪野犬】我們是朋友嘛

沒什麼CP,單純懷念一下三人

OOC預警


「唷。」女人才一踏入店裡,織田作比誰都早開口向她打招呼,伴隨著門上所掛的搖鈴,她毫無聲響走到織田作身邊,頭髮隨著傾斜的角度有些高低差,將面部表情換為輕笑的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呀,織田作。」


並沒有到無視的地步,天泉稍微瞄了下織田作左方兩個男人後,坐定織田作右手邊的位置。


「爺,威士忌。」她抬手酒吧裡的酒保點了杯飲料。

「一樣加檸檬嗎。」

「嗯。」

似乎早已成為無言的默契,被喊為爺的酒保笑笑遞上酒杯,這次還附上顆小巧包裝的糖果。

有些疑惑的她睜大些雙眼,只見酒保笑了幾聲:「給妳的。」


「爺今天...

【文豪野犬】化作嘆息

把二季動畫補完了

無法言語(合掌)

森鷗外x你

織田作嗚嗚嗚嗚嗚。・゚・(つд`゚)・゚・


0.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

因為工作的目標是個蘿莉控而將外形改為小女孩的女人在路邊被男人們圍繞,男人們數量眾多,因此路過的人們為了不惹禍上身紛紛繞道而行,那時的她僅僅是在心裡思考如何將這群人帶到荒涼處解決,卻被被一名身穿長大袍的男人相救。

而那個男人就是本次的目標


──森鷗外


這可是絕妙的好機會啊。

她這麼想著,卻在對上對方雙眼時猶豫了。

明明在人群中只是平淡無奇的雙眼,此時卻充斥了擔憂,或許是因為現在的外型吧?她想。


「這麼小的孩子居然一個人...

【時空政府很閒】當正宮看見妳曾經的黑歷史還想幫妳兌現時

OOC

這系列是all嬸

我家本丸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一進到茶室,審神者便看見那抹茶色。

對於茶室終於有心中的正主,少女在各方面都相當愉悅,無論是終於有個品茶好手還是終於迎來心中的正宮。


平時鶯丸除了沏些審神者從各處收集來的茶葉外,偶爾還會帶上些書房的書打發時間,雖然本人說是增進現世的知識,但在審神者眼裡只是個喜愛收集情報的孩子罷了。

像早明白少女會來到這間茶室,屬於她的茶杯就放在托盤內動也不動,明顯清洗過的痕跡令人心中緩緩暖了起。


明明就是會要人服侍的角色呢。


少女在鶯丸專注看著手中書時伸手...

【刀劍亂舞】肯定可以的吧?

復健。

獅子王→女審神者

我想好好表達,希望能被感受到氛圍,不單是文字,而是散播氛圍。

如果能被感受到,至少這篇就會是美好的。


我知道。

一直都看著。

算是很早到達本丸的刀了,獅子王在本丸的時間可媲美加州清光與第一把蜂須賀,他明白所謂主上的作為與一些小習性,即便還是有些無法理解的作為,但那是主上的特點,是所有刀都不太能猜測或是了解的一小部分。


但那究竟是一小部分,還是將近全部呢?


獅子王他並不知道眼前所認識的審神者究竟是前者還是後者,反正怎樣都無所謂,總有天會知道吧?

他看著審神者忙來忙去的身影,明明很想幫忙也自告奮勇幫助了少女,卻不是最被注目的那...

【刀劍亂舞】看見我了嗎?

復健

獅子王→女審神者

明明是很難過的文,打著打著獅子王也難過了,改天補償他(崩潰

有認識的攝影走了,於是想起有個朋友曾經說,要是去麵攤找他的話就煮麵給我吃,結果隔天他就走了。

要珍惜彼此,即便失去了誰依舊能走下去,也必須走下去。

仍舊是在彼此的現在與未來中,努力不讓任何一方掉線。

不說了,我要去久違看文撫平一下(合掌


獅子王發現今天的審神者有些不一樣,即便平時也會發呆,但這次發呆卻比平常專注,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他已經用力搖著她的肩膀也沒有得到回應。


「主上!」

「啊?怎麼了?」

他搖了好陣子少女才好不容易回神,這般反常的模樣令獅子王擔憂不已,...

【刀劍亂舞】偵察は大事だっていち兄言ってました

我這邊發生了很微妙的事情,測試了幾天發現只要用手機網路就能妥妥上LO,然而我的QQ依舊是鬼打牆,改密碼以後用新密碼進不去,想用安全綁定也沒辦法,所以我刪掉QQ了(合掌)


下面起是神經病似的復健東西ry

有點流水帳

我只是單純聽到五虎退的「えっと、偵察は大事だっていち兄言ってました」汙了一下。


我是個非常不稱職的審神者。


會這樣說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我奪走了身為刀身的他們最希望做的事情吧,要說每次被他們注視時不會感到壓力是假的,但我實在捨不得。

即便身為大家長的一期一振來遊說過,我也只是在幾次回絕後淡淡地解釋並希望他能明白……

不過,一期一振在我解...

【刀劍亂舞】太好了。

接續宣示主權,少女有點顏面神經敗壞(咦)且不擅說話。

燭台切光忠x主



00.


輕盈的腳步在不怎麼製造出腳步聲的狀況下來到了燭台切的房間,看著男子將代表他本身的刀遞往眼前,少女沒有多說什麼,默默將燭台切光忠的本體放入劍袋裡。

交代完明日午後的集合時間,少女離開了房間。

關上拉門的那一刻,少女毫不猶豫地往前邁步,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關上拉門,少女便將剛才放入劍袋內的本體拿出,仔細觀賞著光忠本體,最後關上電燈,連同刀柄抱著入眠。


即便你不跟他們起鬨,參加什麼陪審神者回到現世的唯一名額鬼大賽,我還是會帶你走。


01.


當少女跟光忠一回到現世的那刻,少女便明白,...

【刀劍亂舞】老娘在宣示主權

早安,好久不見,依舊日夜顛倒在遊戲坑裡頹廢,文筆大概廢掉了,但是台灣的刀劍Only快到了,收到入場卷的第一個反應是「幹,我有報場欸。」


然後、然後...

然後該弄新刊啦(。

來個短的

燭台切x嬸嬸

AFK了快半年之後花一個月衝了快五千資歷也是夠想死,台服的人不夠多,要刷戰場成就簡直崩潰。


蜜金色瞳眸轉呀轉,隨著周遭絢麗的燈光不停挑起男人的好奇心,經過本丸裡多數人廝殺的最終結果,燭台切光忠隨著自家審神者來到了現世。

對於付喪神的他,所有未來的嶄新科技都是未知且充滿吸引力。


這就是審神者所待的世界啊……


燭台切心中有什麼竄出,但又不知道那股煩躁...

CWTT

第一次去台中場,感謝收留的親友,感謝認識新的朋友

連續兩天出角,老人家經不起折磨,累了(躺死

下禮拜可以開始嚕文啦hhhhh

【刀劍亂舞】給紅

這個爺爺有些壞掉,食用注意。

謝謝紅半夜的時候玩那個測驗,這種爺爺好喜歡啊。

從今以後我們要一起生活,不可以離開我唷?

妳在說些什麼呢?妳的家就在這。

 @糟糕的脑洞 


簡單,粗暴,非常短。

【刀劍亂舞】論一個亂挑釁人家還以為贏了的三日月最後嘴角有多爆走

復健

數珠丸x嬸嬸

只有一點點,幼兒學步車。

快逃啊、這數珠丸怪怪的

OOC預備

我只能說,我努力去揣摩了,但可能還是跟某些人心中的數珠丸不同,就......各自飛_(:3

不要再爭寵了,大家都喜歡。

爺爺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就是覺得你會欺負數珠丸>_<(幹

我不是黑粉,我很喜歡爺爺der!(硬要說


「好、好不舒服,別這樣……」


數珠丸恆次平靜地看注視著眼前的女子,浴衣被佛珠綑綁而顯得有些凌亂,隨便一處就能見著遮掩在布料下的白嫩肌膚,她的面容因佛珠施壓的微微窒息感有些潮紅,小嘴一開一合只為了獲得微薄氧氣來維持腦子的清醒。


簡書


刀劍繪圖問卷

最近在拚120等所以有點荒廢

每天都打個幾百字,我想應該也快打完了(思

不如說草稿區有四篇,有種想一口氣全部打完發布的衝動

可是沒時間(妳#

有人要拿去畫嗎?看到就畫一下吧,不過好像是很久以前的跟風了


【刀劍亂舞】做我兒子嗎

謝謝 @明朝青引 那句「姐姐給你吃。」

來來來,你要平野給你平野,OOC什麼的就不要去介意了。

我整個人敲桌子敲到手好痛,激動(

有平野的時候並沒有一期。

打一打就肉不起來了(。


一直以來鍛刀房總是鍛出厚藤四郎的她不抱任何希望走向了鍛刀房,準備聽刀匠再次對她說同樣的話。

「恭喜,是平野藤四郎呢。」


闔上雙眼的她自暴自棄朝刀匠說著,誰知道這次並不是厚藤四郎,而是平野藤四郎。

「啊、是是是,你就──咦……?」

還在回味著平野藤四郎這五個大字的她沒幾秒便衝向眼前矮小的少年緊緊抱住。


「是平野啊──!」

剛顯現的平野藤四郎被眼前的少女不...

【文豪野犬】強吻下去就對了

開頭非常給力

然後我後繼無力(喔

...想減臉上的嬰兒肥

太宰x你


夜晚的街道充斥著未歸人們的嘻笑聲,機械式的招呼語、人來人往的身影以及那掛在暗夜裡照亮街道的光線,她對於這樣的情景並不排斥,卻厭惡著與生人的觸碰。

長睫刷出一片片影像,不停將眼中所見放入腦海中記錄著,剎那間她瞧見熟悉身影,卻不打算上前喊住對方。

時間如同洪流那般沖洗掉腦海中的記憶,不知道是否還被記在心上,她鄙視著心裡所想,嘲笑那份不該有的情緒。


──多愁善感啊。

她想著。


提著手上那一袋藥物,她默默走在那身影的後頭,直到她彎入轉角巷弄內不見對方為止。

然而,不知道上天是否想嘲笑她的避而不見...

ICE參場表示

36小時沒睡我已碰床就昏

謝謝朋友陪過久沒參場的我一起逛,不然我真買完就跑

認識一個相見恨晚的新朋友

還有四十幾張名片要發

買到了 @虎鶇夜鳴 太太的畫冊跟吊飾,心心念念開心個

人老了就不好做年輕人的舉動啊,超消耗體力的

老人家經不起折騰

變胖了啊

不良Paro的狐球跟鳴狐好帥、好帥、好帥,很重要說三次

真的很害羞

大家晚安

【刀劍亂舞】鋁罐煉乳

謝謝 @桃色妄想 陪我聊汙

*ଘ(੭*ˊᵕˋ)੭* 阿桃是天使

最近認識了好多人,大家人都好好,覺得好開心✧*。٩(ˊᗜˋ*)و✧*。

希望不要被我嚇到就是了說(*´д`)

單純無腦兒童車

就不要在意細節了真是的_(:3

嘗試一下腿部很敏.感的一期哥hs

風情萬種的哥哥請當一回悶.騷.變.態吧。

其實我吃草莓不配煉乳欸。

...看了一晚的布袋戲剛剛才狂飆


一期一振不太明白為什麼少女要約他到房間內吃草莓,還是…夜晚出浴之後的事情,不過他們的審神者在做神秘的事情時通常不帶原因,出於些許的好奇,他答應了,也就是為什...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就是個段子

自我流。

我家本丸。

單純怕被討厭的嬸嬸。

就是個段子

就是個段子

就是個段子

很重要說三次(喔


「你討厭我嗎?」


蜂須賀虎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沒有披上羽織僅穿著和服的他看向突然出現在身旁的少女。闔眼搖頭的蜂須賀虎徹有些不解。

「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很討人厭。」面帶愁容的她坐定在蜂須賀左手邊。

他定睛少女不停嘆息的模樣思索著,是什麼樣的事情讓她又陷入自我厭惡的迴圈裡?身為初始刀的他伸手輕拍著少女的頭頂,溫柔地摸起菖蒲色的細髮。


「妳做得很好,不用多想,如果真的做錯事,大家都會糾正妳的。」

少女看見男子的臉上帶著難得一見的神情,或許...

不需要你这样的搬运工。

啊,真的,雖然我寫得不好,但每次寫文或是怎樣都要擔心來擔心去真的很累,有時候想說乾脆不寫算了,可滿腦子都是不甘。

說犯賤也無所謂,就是想寫,然而犯賤的並不是寫文的我們,而是搬運卻沒有告知且得到同意那群人。


阿娘伞伞伞🌂qvq:

愤怒的小陆昼:

讲真,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就不是。哦,你有注明是谁?不会问问别人能不能转再标,别把无知当借口

  
  

七小鹿:

  
   

侵权狗,盗文狗不要太过分了!!!还要脸吗?!脸呢...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面對的是汙不起來的神刀時

OOC

這系列是all嬸

我家本丸

論被哥哥看見自己妹妹打著3.P趴趴文的時候,妹妹究竟會不會被當成變態。

……我覺得我哥已經習慣了?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日式拉門敞開著,內部空間大剌剌攤在空氣之中與陽光旁,少女懶散側躺在石切丸跪坐的大腿上,看著手上的信件後嘴巴毫無形象下垂擺出明顯的厭惡。


「石切丸。」


「嗯?」


「如果你哥寫著小黃文結果被你看到了,你會怎麼想?」


「咳、咳,我想這不應該問我才是,主。」石切丸尷尬的輕咳著,或許是身為神刀的他不常遇見這種話題,耳邊有些不明顯的...

【刀劍亂舞】騙子之舞(下)

OOC預備

嬸嬸的個性這在篇應該很容易就能猜到吧,這個外遇文的嬸嬸、一期、鶴丸在感情方面都很糟糕。

很危險

我在打什麼

總而言之都上了且很和平,結局很糟糕,有感情潔癖的嬸嬸別看

今天也是愛著你(NTR文)的番外其二。

一期審與鶴丸

...最近都睡到下午兩三點(躺屍),晚安

上車注意


華麗的大廳裡頭,即便充斥著大量的人潮也不顯得壅擠,酒紅色的毛地毯上填滿了金色雕紋,充分體現了這間酒店的氣派與水準,站在櫃台內的女子與站在櫃台前的白髮男人交談著,像是在反覆確認資訊而抬頭又低下,最後她手上多出一張磁卡。


「這是您的房卡。」女子朝鶴丸表露職業微笑,不忘...

【網球王子】當我從天台墜落

我跑回去看了網王同人

.......

.............

網王夢好蘇噢

殺了我

覺得會寫長篇的人都好厲害

我打了什麼鬼好雷噢(。

滿腦子都是仁王打出了柳生(被圍毆

我要成為大冷門玩家(喔

柳生與妳


在一年A班裡頭,她和大家都相處得很好,尤其是與同桌的柳生比呂士。

她還記得同桌是個帶著眼鏡的男孩子,他有著深棕的髮絲、文雅的氣質,以及被稱為紳士的優雅舉止。還記得第一次在教室裡對視打招呼時,那嚴謹的著裝相當惹人眼目,非得吸引她的目光,直到對方不解地喚了聲她的名字,那雙胡作非為的雙眼才肯罷休。


「天泉錦。」自知失禮的她遙遙腦袋瓜,思索著跟同桌...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曾經喜歡過

嬸嬸的心路歷程

她是好孩子

時間久了就還是得找精神支柱的嬸嬸,所以選了第一把刀。

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而已。

單純就是需要扶持與扶持他人的人。

……就莫名很想打出來!

我們所知道系列。

蜂須賀快樂六十等了(合掌)


蜂須賀虎徹手拿著寬大的毛巾正給少女剪短後的髮絲擦拭著,手上的毛巾想將上面的水氣全吞入腹中那般奮力著。

男人略大的手掌與指尖流連在少女的頭部按摩著,被服侍的少女瞇起雙眼,舒服地發出悶響,宛如小動物的呼嚕聲傳入蜂須賀耳中。

得到了少女無意識的稱讚,他有些失笑卻更加努力的按著,想將少女審神者一日的疲勞給驅散,畢竟才剛入本丸不到一個月,僅僅十幾日便闖...

【刀劍亂舞】我要和你的頭髮分手!

同胞們,這時候就需要你們自行想像表情了!(喂#

單純只是剪假髮剪到手痠的產物(喔

毫無邏輯性可言。

這個一期一振跟嬸嬸都怪怪的,吐槽到不行的一個對話。

大概會破壞形象吧,酷愛逃哇嬸嬸們!

一期嬸。

充滿對話,超少敘述。

我一直在寫這種智障邏輯的文真的沒問題嗎。


「主殿。」


跪坐在坐墊上的少女抬頭望向被她叫來的一期一振,馬上露出和藹的笑容朝他招手,指著她眼前空著的坐墊:「你來啦,坐過來這邊。」

挑起眉頭的一期一振看著坐墊與少女的距離,幾乎沒什麼空隙可言,心中警鈴大作的一期一振馬上就明白待會的情勢有多不妙,卻還是走到坐墊上正坐。


「不對,你要背對我。」

說完...

【刀劍亂舞】傘

一直想跟看看這企劃,結果一直忘記,結果拉了一長串,來慢慢補(咦

一樣我家本丸

時間軸在成為審神者之前

先見面什麼的就別太在意了(咦

大概是流水帳

小狐丸與(未)審神者

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第五回,傘


踏上輕巧的步伐,她的指尖僅施予微小的力氣給油紙傘的傘柄,隨著心情胡亂轉著傘面使傘上的雨水濺灑在周遭,嘴角因隨心所欲的行動也跟著浮動著。

拖著一身過長的華麗衣物在被雨水覆蓋的道路上行走,尾端的布料全浸濕在各個小水灘裡,並沒有很在意衣物被弄髒,她依舊哼著小調兒,對那精緻美好的布料毫無關心。


明知會弄髒卻一意孤行出來做著每日必做的散步課題。

在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