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秘密戀愛

一小時內,就別在意文筆了。

遲來的愚人節快樂。

Lofter又抽風。

極限挑戰六十分

宗三x女審





審神者在這個本丸裡其實比較偏向媽媽的角色,要說為什麼的話,其實很多事情都有親自打下手,有些刀不怎麼贊同,卻因為審神者的固執默默接受。

長谷部最為當頭,總在一段時間便私下找審神者討論,她不是不能理解大家的想法,然而,她就是想這麼做,不僅僅是喜歡大家,更是因為有那麼一部分私心讓她不想收手不管。

只要插手管事,不僅可以了解本丸刀們的個性還能增進感情,對、她其實是另有目的,但那有什麼關係呢?不要危害到他人,還能增加和氣的事情,為什麼不去做?


闔上雙眼朝長谷部苦笑的審神者有喜歡的人,他們已經交往一陣子了。


大概是從第一次看見吧,那麼美麗的刀,就只花了一剎那的時間,她便明白心已交付一半。

雖說不是正統日本人在學校內學過日本歷史,但多數相關書籍還是有稍微閱讀過,宗三左文字說為天下之劍無不道理,可惜的是那麼一把好刀在織田信長的手下留下了印記。

交往至今,她仍不明白,為何那日宗三會答應她的告白。

是氣氛?感覺?還是因為……她是他的主人?

她不知道,所以她仍在努力理解宗三左文字。



宗三左文字在第一眼看見審神者的時候是那麼不屑,如今也著了魔喜歡上她。

為什麼呢?

有時候枕在鋪好的床鋪與枕頭上時,深夜時分總令人不禁沉思。異色的眼眸並沒有闔上,直直盯著天花板,身旁的小夜似乎是感受到旁人的躁動,側過身子望向身邊的兄長,過往的處境讓小夜左文字沒有看似瘦小的浮躁,反倒平靜注視著宗三左文字。

或許是視線太過直接火熱,宗三輕巧瞥向身邊人:「怎麼了,睡不著嗎?」

「她對誰都很好,不會做出讓人討厭的事情。」

「嗯,是啊。」顯然小夜以為他想起過往那男人對他做過的事情,隨口應聲。


正因為不會對他做出什麼事情,這才顯得令人煩躁。


為什麼會這麼想?

有時候宗三也不懂那份煩躁感從何而來,他不是所謂被虐狂,也不喜被眾人輕柔對待,她所給予的待遇其實比想像中的好,終於可以出去展現他身為刀的存在意義,可每當要回本丸時,卻又有那麼一絲波瀾從心底拂過。

小石子只會牽起一絲漣漪,隨著時間消失,但石子一多,水池便會被石子填滿,屆時還有所謂漣漪麼?

宗三左文字不明白,卻獨步向前。

因為我不明白,所以我想明白。




「吶、宗三,你為什麼會答應和我交往呢。」月色正美,與宗三坐在走廊上的女人朝他淺笑,眼神中有那麼一許期待。

好想破壞那份期待。

宗三左文字舉起長袖瞇起那魅惑人心的異色眼眸,被衣袖遮起的薄唇正抿著不肯鬆口,每當話到嘴邊便化為無聲,一開一合數次毫無任何言語。


「我想,你也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你。」瞧見宗三那好似迷濛卻仔細注視她的雙眸閃過驚愕,她又輕聲笑出。

「『你喜歡她哪裡』卻說不出答案的人,從前我可是最討厭的呢。」她雙手撐腰,噘嘴評著:「可如今,我倆便是那說不出答案的人。」她眼帶和煦朝宗三左文字乾笑幾聲。


「我想讓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聽見她如此說著,宗三的眼神緩緩黯淡下,沒注意到宗三眼神的她又補了句:「所以至少,我們先了解彼此,這樣就能知道為什麼喜歡彼此了?這樣感情就會很穩固,就能跟大家公開了,既然都交往了,我才不甘願只做地下情人呢。」

有那麼一瞬間,他把她歸類成與那男人一樣,自私自利,前面那些好都只是作秀罷了,結果馬上了句回馬槍,心情莫名大悅的他輕聲笑出,本就勾人的眼眸此時此刻彷彿不是他本人的充斥著溫和。


莫名被這小姑娘給逗樂了啊。


「那麼,還請主上對我下點心思了。」

「嗯!」


那份艷麗的綠色與藍色流連著些許光芒。


至少,讓我稍微期待一下吧?

那份幹勁是否會被我摧毀殆盡。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