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你可知那笑容下的模樣

女主→鶯丸

主線歡樂趴

我的文好像也沒太多歡樂向的文,大多開放式結局吧,不太喜歡寫死,親自思索著文的意義去衍伸更多的未來也是好,人的一生本來就不會被說死。

估計看久的人或是有看過目錄的人都有發現,實際上喊著愛著鶯丸卻一篇沒什麼太爺爺文,理所當然的是我不想寫。

那份主線不好吃,真的不好吃,真心灑狗血用,但最近改變心意了,都是大包平害的。大包平覺得生氣

我為什麼要讓自己生氣

接上篇






蒼白身影混在熱氣造成的煙霧裡,瀰漫著二氧化碳的露天溫泉糟蹋著少女的氧氣,乍看下好像是不怎麼好的事情,卻是少女難得可以休息的時間。

本丸除了刀男們所使用的大浴池之外,還有另外建造審神者專用的露天湯池,其通道建立在審神者的房內,只有深知開啟道路方法的人才能進入。

或多或少是希望卸下肩上擔子而建造的區域,私心期許在專屬湯池內能拋下所有煩惱的她並沒有告訴其他人如何進入,只有提過夜晚會入內梳洗,無需因她的消失而擔憂太多。


「唉。」

雙肘及地,少女側臉趴於交疊在石地上的手,嘆息與空間中的氣息融為一體,同為相同物種的它們隨風而逝。未給人打理而再度及腰的菖蒲色髮絲被適當溫度的溫泉打溼,披散於不怎麼見光的纖細後背。


一想起昨日對鶯丸友成的應對,整個人放鬆的少女精神上瞬間委靡不少。


不該是這樣的。


無論是因為看了MMD那種對於刀劍男子無意義的影片而掉入坑中,還是嬸嬸們或網路上二創的關係也好,實際上,就這樣喜歡上一個人還持續這麼久的人肯定被當成是傻子吧。

從口是心非期望獲得到實際獲得後,她從未告知任何人喜愛之人是誰,盡全力讓所有人有著『審神者是大家的,無論是誰都不會被討厭,因為她不偏愛任何人。』的假象,卻因為上次活動大包平出來而有所顛覆。

或多或少,某些刀已經憑藉直覺或敏感度察覺了吧?

刻意讓大包平在快過期的瞬間才取出,雖然很對不起大包平,可她一直都不是什麼聖人。


「嗯────」她隨著上下起伏的音律搖頭晃腦,毫無戒備的模樣與平時判若兩人。


過於放鬆的下場是對於周遭變化沒什麼反應,圍著浴巾的鶯丸友成入浴後晃至放空的少女身旁,定睛於她,希望能看出端倪,同時思索著昨日那表情的意思。

不同於戰場上的凌厲、玩樂時的喜悅、指使人的傲氣和飲茶時的平靜,他靜靜諦視眼前的女性,比起那自信且放浪不羈的模樣,這般脆弱嬌嫩更令人想疼愛眼前人兒。


正當鶯丸想更接近些看少女時,渙散的眼神逐漸聚焦,瞪大眼的她朝他潑了水後速度往後退。

「喂咿咿咿咿──────!」


「你、你、怎麼在這!不對,怎麼進來的!」瞪大眼的她又氣又慌,簡直不敢相信鶯丸友成就這樣大剌剌進到這。


「平時看主殿進來次數多,自然就會了。」


被他這話心慌數秒,搖搖頭,她直指鶯丸鼻頭質問:「就算知道怎麼進來,你不覺得擅自跑進來跟女孩子混浴實在流氓嗎!」


「原來主殿還保有少女的羞恥心,以為平時那麼威風凜凜早就忘了。」如果是愉悅的拌嘴,她肯定不會有任何多想,但此時此刻他的回應在她耳中都像是在嘲諷,笑著她是個毫無女人味的人,好似她從不會有任何少女情懷,又或著是鶯丸友成大概是怎麼看她這人的。


簡直就像被羞辱。


自尊心爆棚的少女明白,不用多久那隱埋愛意的委屈便會轉成淚水傾巢而出,她低下頭不願見到眼前的男人,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滾出去。」看見少女垂首時那顫抖的肩膀,鶯丸這時候才驚覺說錯話。明明就是與平常沒有差別的相處卻得到意外的答案,頓時間連他也不知怎麼回應好。


「給你三秒,三。」

「主殿。」

「二。」

「妳聽我說!」

「一。」

「主……」話還沒說完,回神時已站在他與大包平的房間。


「喂!你怎麼全裸在房間啊,還全身濕。」被莫名出現的鶯丸嚇著,大包平急忙從櫥櫃裡拿出毛巾。


「大包平,怎麼辦。」

原先那句話並沒有帶著任何含意,只是單純想向少女示好的打鬧罷了,然而從上次活動後,審神者變得意外纖細,不如說,只要是他的任何舉動,審神者都會格外敏感。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剛才……


「我好像把主殿弄哭了……」


「哈?」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