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可曾明白心中藏情之感

食用可搭:太陽系デスコ 歌った 【あらき×nqrse】

還是獨行習慣,總覺得該弄些什麼。

雖然看大包平跟鶯丸在一起很開心,但心中還是很不爽。

單純難過著。







「這什麼……」審神者注視著狐之助帶來的全新活動指令,上面的文字令少女嘴角一抽一抽,難得見到審神者這副模樣的付喪神紛紛繞在少女後面,希望能窺見紙上所寫,誰知,眾人尚未見著信上的文字,信紙便被猛烈藍焰迅速燒得一乾二淨。


「主……」長谷部話都還沒說完便被眼前猛然拍桌站起的少女嚇著,只見擦著唇蜜的橘粉咧開嘴笑,「終於玩膩所謂無腦刷圖橫衝直撞了?」


「第一、四部隊遠征,第三部隊隨我同限時地圖找鑰匙去。」審神者抓起掛在旁邊的羽織就往門口走去,「要開寶箱呢,這種事情我們最不擅長了,要趁還有動力時衝一發。」


「是。」


經過些許時辰,少女目死看著眼前的寶箱隨意選了幾個,用手上僅存的鑰匙全數打開,果不其然,連個手紙都沒有,全是材料。


都快開一百箱了啊……


「材料開完就剩下其他東西了,主公大人別灰心。」被小狐丸揉了揉頭頂,揚起苦笑的少女朝小狐丸點點頭,「嗯,真不好意思啊,又要讓你們跑一趟了。」她帶上歉意輕聲呢喃,而走在前頭準備回本丸的眾人沒有停下腳步,只在要回去的前一刻朝她笑了下。


「嘛,能被使用就是種幸福了。」在其他人回去後,緩慢前行的她聽見走在身旁的鶯丸如此說著,隨後嘆氣。


是猜測,也是種賭注,心中戒備許久的她斜眼望向身邊的男人:「鶯丸這麼生氣的話,我想你還是在家好了?」


走在她身旁突然被點名的太爺爺睜大茶色眸子,明明是做壞事的人卻沒有那份被抓包的氣氛與尷尬,反倒是一副了然於心的模樣。

「主殿不也是,未歸者究竟在哪呢?」


這句話充分回答了她心中的疑惑,希望她多花些時間才能得到村正,讓她心中疲倦更有可能朝放棄一途行走,鶯丸友成這樣的算盤若是不說、相處對象若不是她,或許就不會這麼早發覺了。


「未歸者不就如同那份名字,是尚未歸來之人?」勾起嘴角的她朝鶯丸露出與平時不太一樣的笑靨,在他尚未取得那份笑容所含之意,她已走向傳送時空的門邊。


只見少女轉身往鶯丸那嘲諷似笑了聲,隨後又恢復大家熟悉的模樣。

「畢竟,你是把刀呢。」







你可知我愛著誰?





----------

嬸嬸的心情大概就像對牛彈琴吧。

若是能讓你的眼光追隨我更久些,那麼不妨極致拖延,即便自私些,只為了不讓他人奪去你的目光。

身為刀劍的你可曾明白心中藏情之感。

終究,身為刀劍的你即便伴隨身旁,你也不曾明白那份情。

終究,這是本來就不該喜歡上死物的自身的錯。

PS.大包平之前都在信箱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