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看見我了嗎?

復健

獅子王→女審神者

明明是很難過的文,打著打著獅子王也難過了,改天補償他(崩潰

有認識的攝影走了,於是想起有個朋友曾經說,要是去麵攤找他的話就煮麵給我吃,結果隔天他就走了。

要珍惜彼此,即便失去了誰依舊能走下去,也必須走下去。

仍舊是在彼此的現在與未來中,努力不讓任何一方掉線。

不說了,我要去久違看文撫平一下(合掌







獅子王發現今天的審神者有些不一樣,即便平時也會發呆,但這次發呆卻比平常專注,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他已經用力搖著她的肩膀也沒有得到回應。


「主上!」

「啊?怎麼了?」

他搖了好陣子少女才好不容易回神,這般反常的模樣令獅子王擔憂不已,硬是將她轉向看著他,「主上妳要是有什麼心事可以說,不要總是憋著,這樣對身子不好。」


「喔。」


「好冷淡!不行,主上妳不說的話我就不離開,妳今天真的太反常了!」獅子王打定主意便盤腿坐在少女身邊,銀灰色眸子述說著本人堅決的意志。


「喔。」


眼見面前的少女沒有任何舉動,單純複誦那冷靜的字,獅子王雖然不理解,仍舊坐在少女身邊一動也不動。

眼見少女盯著上頭好些時間,獅子王也跟著定睛許久,乃是看不出有什麼驚人之處,但心中已決定,對少女這次的舉動一定要清楚弄明白,否則少女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作為近侍的他肯定會自責不已。


或許是半刻,或許是整個早晨,漫長毫無變化的等待令人難以分辨究竟是過了多久,少女含糊不清的聲音傳入獅子王耳中。

「吶。」


「嗯!」


「你覺得死亡是什麼?」獅子王興奮地望著眼前半垂雙睫的少女,卻沒想到她第一句話竟是令人不解。


「欸?不太清楚欸……畢竟本來就是死物的我們是突然才有肉身。只是……大概就像爺爺最後那樣,即便旁人很難過,但無論是哪種方式迎來結局,多數都是自己的決定吧?那我們只能給予祝福不是嗎?」獅子王想起前主最後的模樣,明白即使當下想制止,沒有肉身也沒辦法,身為刀劍的他只能接受且祝福前主。


「這樣啊。」


「嗯!」


「這樣啊。」重複同樣話語的少女突然垂頭,彷彿深思什麼。

獅子王只感受到一陣強力拉扯,在電光石火中已被審神者環腰抱住。


「主、主上?」


「雖然一開始只是惡趣味才這樣做的,可是回不去了。」

「大家都是我的寶貝喔。」少女抬頭注視著那稚嫩少年的臉龐,「獅子王是我的寶貝,所以要活下去,即使哪天我怎麼了,本丸的大家都得繼續活下去。」莫名過於認真的少女令人不習慣,言語中透漏的訊息無論是真是假,又或只是擔憂才提出,獅子王都有些莫名火光。


「不會死的,我們會保護主上,而主上會一直和我們活下去,所以不要說什麼死了的事情。」銀灰色的眼眸與平時打趣活潑不同,慍怒催促著理智快速離去,獅子王將環繞在身後的雙手用力握住拉至面前。


「所以拜託了,死了什麼的可別亂說……」原先的怒火瞬間消逝,取而代之是對於眼前少女不按牌理出招的無奈脫力感。


「對不起。」

少女將獅子王拉至胸前抱著,指尖滑過柔順黃嫩的髮絲,規律、平靜的,宛如努力撫平兩人內心的焦躁。


「只是覺得,大家能在這相遇都是緣分,能夠和大家再一起真是太好了。」

「好像是以前的事情。」

「有朋友走了。」

「但是前一天還在談論大後天相見的事情。」

「是個很溫柔但是不失霸氣的大哥哥。」


「好像是……很久遠的事情了。」少女一邊回想一邊緩緩道出。

獅子王在少女懷中默默聽著,這是少女難得吐出內心的時候,卻也是獅子王最難受的時候。

緊咬下唇的獅子王皺起眉頭在懷中蹭著,少女卻以為是在難受稍早所說的話而任由他。


明明應該開心,卻開心不起來。


我不在妳的曾經裡,卻在妳的現在與未來。

想讓妳想起從前時都願與我分享,卻只有蜂須賀離去後才有機會。


至少,現在妳願意分享了。

妳看見我了吧。


有嗎?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