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做我兒子嗎

謝謝 @明朝青引 那句「姐姐給你吃。」

來來來,你要平野給你平野,OOC什麼的就不要去介意了。

我整個人敲桌子敲到手好痛,激動(

有平野的時候並沒有一期。

打一打就肉不起來了(。





一直以來鍛刀房總是鍛出厚藤四郎的她不抱任何希望走向了鍛刀房,準備聽刀匠再次對她說同樣的話。

「恭喜,是平野藤四郎呢。」


闔上雙眼的她自暴自棄朝刀匠說著,誰知道這次並不是厚藤四郎,而是平野藤四郎。

「啊、是是是,你就──咦……?」

還在回味著平野藤四郎這五個大字的她沒幾秒便衝向眼前矮小的少年緊緊抱住。


「是平野啊──!」

剛顯現的平野藤四郎被眼前的少女不停蹭著臉頰,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這樣熱情的抱著,對於剛擁有肉體的他很不適應,帶著困惑的眼神飄向身邊無奈的刀匠求助,只見刀匠點點頭便拉了拉少女的長袖。


「審神者大人,您這樣會嚇到平野藤四郎的,畢竟他才剛來到這世上。」


「啊!是呢、是呢,平野來,我們去熟悉一下本丸!」說完,她牽起平野的手往外走。

平野朝刀匠點點頭表示謝意後隨少女牽著手離開鍛刀房,嶄新的刀生與生存模樣,終於能夠進入正題讓平野有些小興奮。


「這邊是飯廳,未來應該會更大些。」

「這邊是廚房,通常是我、歌仙、山姥切和光忠會在這,其他人不太來這的。」

「這裡是公共浴池,基本上我都在自己房間洗澡,你們哪時候都能來。」


平野藤四郎注視著一臉興奮介紹著本丸的少女,菖蒲色的瞳眸靈光閃閃,好似有著無限活力,比起白瓷更加嬌弱的蒼白肌膚,隨風飄揚在空中的短髮只比他更長了些許,這個人就是召喚出他的審神者。


早就注意到打量視線的少女沒有制止平野赤裸的視線,倒是經過房間時將家規拿了出來,交到平野手上,吩咐他看完以後來找她。


「啊、對了,帶你去找其他人吧。」

想起來最重要的事情,少女拉著平野走到了藤四郎的房間前,「這裡是藤四郎短刀跟脇差的房間,因為人多所以稍微大了些。」

將門拉開的少女見著房內的亂、厚、藥研與五虎退,眨了眨雙眼問著眼前的短刀們:「鯰尾呢?」


「做馬當番了。大將,那不是妳安排的行程嗎?」穿著白色大掛的藥研深感無奈。


「好像是這樣。」


平野藤四郎第一次見著兄弟的模樣,收回了稍微愣住的狀況,他走到少女身邊。


「主人妳…啊?」正打算說些什麼的亂看見了身邊的人,熟悉的氣息讓人不得不去相信對方的身分,他試探性問著:「平野?」


「嗯。」


「然後亂就哭出來了。」吃著光忠做的布丁,藥研藤四郎心情好地睜著眼睛說瞎話。


下午聚在飯廳吃著下午甜點的短刀們聊起第一次相見的狀況,悠哉清閒。

「最好!才沒有哭呢,明明大家都很激動。」亂出口反駁藥研的胡言亂語。挖了一口布丁往坐在身邊的少女嘴邊送:「我們不要理藥研,主人,啊──」


每份布丁的味道都有些不同,看著手上的布丁是橘黃色,而亂手上的則是粉紅色,沒有猶豫多久便張口接受了亂藤四郎的服務。


「小孩子嗎。」藥研看著亂的舉止輕笑幾聲。


「誰跟──」

「雖然年紀來說我才是小孩,但在我看來,你們都是小孩呢。」伸舌舔舐著方才吃過粉色布丁的嘴唇,少女一臉平靜:「草莓味。」


「就算是這樣,亂也是最可愛的,對吧?」亂藤四郎微嘟的小嘴在說著撒嬌話語,他偏頭眨了眨水藍靈眸,搧著羽睫盯向少女,這模樣若是不知其真實性別的人多數都會相信亂是個女孩子。


「嗯。」亂的模樣令人好生憐愛,微微勾起嘴角的她伸手輕碰著亂那淺橘的髮絲。


平野藤四郎看著兩人的互動,又看了看手上那巧克力布丁,朝少女喊了聲。「主君。」


「嗯?」


「給你吃。」


少女看見平野難得朝她微笑,還伸手挖了一小塊巧克力布丁的模樣,一種反差萌的想法劇烈占滿著腦子。


「平野,做我兒子嗎。」


「咦?」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