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偽孩子們的520

520

不管是不是想操的刀刀們都來抱抱!

壯大我短脇萌萌黨ヾ(*´∀`*)ノ!

最近掉入了I7的…世界…覺得可怕(。

吃我一發all嬸






「主人,最喜歡你了。」坐在茶室間的少女才剛咬了一口仙貝,左邊臉頰就被親了一口。


「五虎退?」她看見男孩那羞澀的笑容,心裡有些暖暖的。


「嗯、我也喜歡五虎退噢。」少女將剛才咬過的仙貝塞到五虎退嘴裡,不理會對方是否被嚇到。


「哇嗚、好奸詐噢!亂也要,主──人──亂也想要。」幾乎是和聲音同時抵達,少女感受到背後多了個重量。


「想、想要什麼?」


「唷、大將。」藥研抬手對少女打招呼,眼神卻飄往五虎退嘴裡的仙貝。


「唷、藥研。不對啊,亂妳想要什麼啊?」少女正打算將亂的雙手從頸部移開,誰知道對方卻加重力道不打算放手,無奈之下只好作罷。


「真好啊,大將吃過的仙貝。」厚藤四郎望向正幸福吃著仙貝的五虎退。


「和大將間接接吻…啊啊、好羨慕!」信濃也不甘示弱地鑽到少女懷裡,在她的胸前蹭來蹭去。


「妳…嗯……」突然出現在身邊的小夜拉著她的袖子,欲言又止。


「小夜?大家怎麼都跑過來了?」不懂發生什麼事情的少女審神者輕撫懷裡信濃的紅色髮絲,一邊撐著亂的重量,一邊轉頭看向突然走進茶間的短刀與脇差們。


「聽說現世裡的今天是表達愛意的日子!」望向少女茫然的表情,今劍率先舉起雙手表示。


「所以就拖著兄弟一起來了,兄弟很喜歡妳,卻完全不想承認呢。」鯰尾用手肘撞了下身邊的人,只見對方難得沒有口出冷言。


「……不討厭。」如果說從別人口中聽到這句話,或許不會有太大的起伏,然而今天是從骨喰藤四郎這個本丸最傲嬌的傢伙口裡說出……


感天動地的少女瞬間覺得世間滿足,已可投胎。


「骨、骨喰你……」骨喰藤四郎看著那雙淚光閃閃的眼眸,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臉紅的偏頭嘖了一聲。


「吶、吶,主人喜歡我們嗎?」亂的髮絲搔著她的頸肩,她聽見頭上的男孩這麼問著。


「嗯,喜歡唷。」


「有多喜歡?」埋首在懷裡的信濃也抬起頭看向少女。


「嗯…像我喜歡甜食一樣喜歡?」她偏頭思考著。


「那、主人會想吃掉我們嗎?」今劍突然從旁問了句驚為天人的話。

生為平安時代的刀,怎麼可能不黑呢,今劍故作純真的勾起嘴角凝視眼前有些疑惑的少女。


Nice發問!

不愧是披著短刀皮的大太刀。

擠在茶室間的短脇們在心中含淚握拳。


「不會唷,我不吃人肉也不吃金屬呢。」


「這樣啊──」對她的遲鈍早已習慣,今劍微笑的回應那令人哭笑不得的答案。


「可是,大家都是我的寶貝呢。」說完,那白嫩的手撫上小夜左文字的臉龐,她傾身吻了男孩的額頭。


「啊──!好奸詐!」頓時、茶室間爆出各種哀嚎與不甘,紛紛湊到少女身邊。


「亂也要!」率先發表不滿的亂被少女勾起下顎吻了嘴角。

「不公平,我也想要。」鯰尾藤四郎第二個表示,鼻尖得到了一個吻。

「大將對待不公!」厚難得對她使起小脾氣,看得少女心花怒放,親了厚的臉頰。

「大將,為什麼妳只親厚他們。」看著信濃陰暗的臉龐,她苦笑地捏了捏他的臉頰,往眼尾吻了下去。

「你們都這麼可愛。」她笑了笑,將附近的秋田、前田、平野、博多、不動、愛染都親了一下。

「主上/主君…!」


「最喜歡你們了,嗯?」少女發起溫和的笑容,隨著大幅上揚的嘴角,那雙靈光閃閃的雙眸也微微瞇起。


……

有沒有刀劍被審神者萌到可升天的八一八?


而每個下午都陪審神者在茶室悠哉品茶的三日月宗近被晾在一旁,即便臉上掛著微笑,但手中的茶杯卻出賣了他的心情。


茶杯又裂開了,唉。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