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怦然心動15題

雖然慢入

感謝 @Bellflower-404 太太提供的 怦然心動15題


復健中

有女嬸嬸

日常

是變態(

渣文筆注意




1收起刀鞘的动作

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妳瞇起雙眸看著眼前的男子,氣息沒有一絲的慌亂,宛如嘲笑妳的體力不如人,雙腿已沒任何力氣可以支撐自己站起,狼狽到只能坐在地上。


男子對著妳露出苦笑,在逆光的狀態下將本體整個沒入刀鞘內。

眼罩被那細碎的瀏海遮住,灰藍色的短髮隨著氣息流動微微飄動,帶些暗橘的金瞳被微垂的眼簾遮著,專注地盯著本體。

這本該是讓一群少女感到心花怒放的姿勢,此時在妳眼裡卻絲毫沒有那種意思。


「真是遜斃了。」嘆氣,燭台切不明所以盯著你。


「主上?」


「沒事……」妳撇過頭,不想讓對方看到自己幼稚的表情,的確,說是希望訓練自己的體能,所以向燭台切提出了請求,燭台切一開始有些遲疑但還是應諾了下來,也沒有問任何原因,或許是他那獨特的溫柔吧。


可現在自己拿著木刀揮個半死也完全無法動搖到對方,甚至連氣息都沒有亂掉!不服氣,唔唔唔──!!

往好方向想,對方是刀,妳是……!


燭台切光忠看著自家主子的臉變來變去,原本要搭上肩的手停在空中不敢靠近。

如果現在打擾主上,會不會得到白眼跟一段時日的馬當番……?


2樱花雨中的第一面(刀变人形)

隨著櫻花瓣的飄逸,你的視線追尋到了站在櫻花樹下的蜂須賀虎徹身上。

吶、還記得第一次的相遇嗎?


3临别时回眸一笑

妳將之後的事交代長谷部和蜂須賀兩人,無論兩人如何詫異怎樣挽留,都無法改變妳的決定。

拎著必要的幾件物品,在踏出本丸的那刻,妳回頭朝他們抹出飄渺一笑。


4在你面前更换内番服

跪坐著的少女捧著茶杯,似喝非喝地輕啄著杯緣,眼神卻緊追著眼前忙進忙出的男性。

似乎是忙完了,男子神清氣爽地用袖子擦過額頭,接著雙手自然的往衣擺伸過,不到一秒的時間,對方突然想起這是哪,左顧右盼後與你眼神交接。


妳挑眉,將高舉在嘴邊的茶杯放下,眼角隨著嘴角一起微微揚起,像在告訴眼前臉色一秒爆紅的男子這裡是妳的辦公室。

唷、長谷部你就脫啊,你就在我面前換衣服啊。


5第一次近距离手入

「啊、嗚……」


「五虎退不哭…現在忍住晚點兒就不痛了,等等給你吃顆糖,嗯?」眼角帶著隱忍的淚水,帶些倔強的琥珀金貌似注視的方向是妳的嘴然後點點頭。


居然把我家可愛的小短刀這樣那樣還爆衣,夜戰到底是多激烈?他們不知道手入資源多貴、衣服多貴、看著他們這麼痛害我都興奮到痛起來了嗎?這些禽/獸。


「可以吃糖了嗎?」在思考這些的同時,五虎退的手入已經完成,身下的孩子有些膽怯的詢問妳。


「嗯。」正當妳想從口袋拿出金平糖,五虎退早已藉由重傷特例,近距離手入的地理位置輕吻了少女的朱唇。


「……糖果。」


妳還有些愣神,滿腦子思考著誰教壞了我家五虎退?接著揉揉五虎退柔軟的髮絲,將手上的金平糖放到對方手中,表示女孩子的嘴巴並不是糖果不甜,這才是糖果,講解的同時妳沒注意到五虎退那快速消退,帶些得意的嘴角。


6十连刀装全部特上

少女帶著不可置信拚命揉著雙眼,自己是有看錯嗎?十個刀裝全都特上?那個會發光,帶著金光閃閃可以用金光刺瞎所有審神者的金蛋一次出了十個?


從燭台切光忠的懷裡拿起一顆特上金裝,摸摸那光滑的外貌,打從心底的對這次的刀裝製作感到滿意而露出大大的笑靨。


7得到夸奖后的樱吹雪

「唷、長谷部超棒的,超喜歡你的唷──」你用著棒讀的語氣對著正在進行白刃戰的長谷部一喊,馬上就聽到戰鬥終了的聲音。

長谷部伴隨著突然出現的櫻吹雪奔到你前方傻笑著。


……


8手合时望了你一眼

灼熱的視線另妳不得不抬頭,一抬起頭便與一期一振視線交會。


9锻刀时间4:00

「比起四小時,我更想要三時二十分啊。」

無視身邊陪妳前來的三日月宗近大聲地嘆氣。


10拿走落在你头上的花瓣/树叶/xxx

站在樹蔭下,妳雙手環胸看著眼前在池邊打鬧的短刀們,又看了看身邊拿著本子動著筆的藥研。

一個順手,把藥研頭頂上的樹葉拿掉。

「葉子。」

看著藥研藤四郎比平常還大一毫米的雙眼裡寫滿詫異,妳沒看見那眼神中的其他情緒,做出解釋。


11耳畔的低语

「吶、真想看爺爺不甘心而哭出來的樣子呢。」炙熱的氣音伴隨甜膩的聲音在對方耳邊徘徊。


12雨中裹在身上的外套

「小心別感冒了。」

「謝啦,你也是。」拉了拉搭載肩上的羽織,妳笑望著只有兩人相處時才會顯得彆扭的大和守安定。


13认真处理文件

妳專注的思考眼前哪些文件可以丟給蜂須賀處理。


14白色情人节回礼

「主上、主上!」


坐在走廊上發呆的妳看著往自己這跑來的短刀,手上還端著裝有羊羹和茶壺茶杯的托盤,應該是燭台切做好以後請今劍拿來的?

「嗯?怎麼啦。」輕搔著今劍下顎,短刀半瞇起眼,享受這份舒服感。


「啊、主上,今天先不要摸摸。」

「青江說情人節那天拿到糖果的話要給回禮,最好是親手做的,今劍不會做,所以請燭台切陪今劍一起做。」今劍興奮的將托盤放好,將羊羹切成小塊,用竹籤插了塊羊羹放到我嘴前,著急地想餵我吃看看。


原來是今劍做的……?被短刀的心思細膩稍微溫暖到,妳張嘴將竹籤上的羊羹吃下。

「好吃嗎?」咀嚼的同時妳望向神情緊張的今劍,總覺得難得焦慮的今劍好可愛啊,甜膩的味道就像蜜糖般化開妳的眼角使之更柔和。


「好吃。」妳一邊倒著茶水一邊展開笑顏,「今劍陪我一起吃吧。」


「嗯!」

比起平常吃的羊羹有些較甜,若說把那些糖分當作今劍滿出來的心意,再甜也一併吃下去吧,就像今劍此時的笑容一樣甜。


15【主上,请穿上我备好的白无垢吧】

「太郎、太郎!」


「主?」還沒反應過來,視線便被一整片白色給覆蓋,單手撩起蓋在頭上的白布,不清楚來者用意但總不能失禮,「這是?」


「太郎太高了,要突擊只能用白布代替白無垢蓋上去。」


「……」自家主人今天也毫無章法通常運轉。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