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神助攻一样的路人可以请问你的电话号码吗?

其实我不确定孕妇能不能进去看电影,没注意过……如果不行的话请算我的bug无视这点吧QuQ

请不要吐槽我狐狸不能吃爆米...ry

鸣狐x女审

现代Paro、OOC预警

对不起喔我用词废,大半夜已经恍神

感谢吃货组,今天也是爱着你终於到货上架啦TuT!

 @皊暩 666fo的点文

点文全数清完!ya






少女……不、年过二十五的女人站在电影售票口正对面的柱子旁,对於周遭投来的关怀眼神说免疫也不算,即使花了这麽多年来习惯,依旧无法完全适应。


平时上班穿着的制服将那张幼齿脸蛋的气质给压下,最多被当成打工的小妹妹,平日出门也穿着着比较森系些,最多也是被当成大学生的地步,可是今天不一样,为了让接下来要碰面的人印象深刻,她可是卯足全力打扮了一番,还被青梅给当成娃娃摆弄。

看电影前一天晚上的她满心欢喜翻起了衣柜,然而里头一件比较像样的成熟系衣物都没有。


想在心上人的面前展现出不一样的模样,想让他的目光追随她本身,而不是那张从小到大被认成孩子的脸蛋,愁眉苦脸的她拿起手机拨打了友人的号码,无法制止的难过声音从口中传出,娓娓述说着事情的状况,说着说着莫名觉得委屈,泪水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流了出来,虽然是从小认识的青梅,但哭泣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别被听见吧,正想挂掉电话的她如此想着,话筒对面就传来了大吼声,接着通讯便由对面切断。


似乎被话筒最後那声大吼给吓着,泪水莫名停止继续放肆,揉着红肿双眼的她站稳身子走到书桌前抽了几张面纸擤着,转头望向那群遭受波及被扔在地板上的衣物,明明隔天就要和心仪已久的男生来场电影约会,结果到现在连衣服都没选好,认命似的她卷起袖子,收拾被胡乱丢在地上的衣物。


收拾进行了多久呢,她并不记得究竟过了多久的时间,直到看见提了布织大提袋的青梅站在门口,才缓缓往时钟那看去,原来已经十点多了啊……如此想着的她愣了几秒,惊恐似朝门口的女子看去,不懂女子为何这时间出现在她家。


「喂,来挑衣服啦。」

「咦?」


然後、然後……

然後她就穿着跟平时风格不太一样的衣物站在这等人了。

森女系衣物的宽松让她对比较紧身的衣物有点不适应,贴身黑丝袜勾勒着双腿,深蓝西装外套内搭着小碎花衬衫,下群则是厚布质感百褶裙。贴身、却也将她平时被衣物掩饰的好曲线暴露在众人眼光下,当然,前提是不看脸的话……

即使已经上了比平时还成熟些的妆容,对比身上的衣装仍旧有些违和感,等着人到来的她只能祈祷着男人不会觉得奇怪。


「皊。」


突然从担忧中被拉回现实,她注视那位出声喊了她的人。

并不是第一次看到穿着便服的鸣狐,可她的视线就是移不开,深怕被发觉自己如此着迷对方的模样,她主动发声回应对方。


「下午好,鸣狐先生。」

「听起来好生疏喔。」

「咦?」


小巧耳朵从男人身上背着的侧背包跑出,或许是包内环境的缘故,小狐狸的毛发有些凌乱,牠尝试甩了甩毛发却没起太大的效用,比起震惊小狐狸的出现,她更优先顺从了另一份名为喜悦的情绪,一个顺手就伸手去抚平那份毛躁,女人的手并没有在抚平毛发厚离开,反而是轻柔搔着小动物的毛发,那份沉溺於舒适感的模样使她好生欢喜,自然遗忘了原先的担忧,甚至抛下了对男人的拘谨。

「还在想怎麽没看到你呢。」

「鸣狐怕只有两个人会尴尬,就带唔……!」

主动蹭了蹭女人的手,眯起双眼的小狐狸才刚开口说了前句就被一只大手给摀住。


没想到小狐狸会这麽开口,她的眼神带着讶异飘往鸣狐脸上想做确认,映入眼帘的却是脸颊有些红润的模样,这时候的女孩子是不是该笑着应对呢?即使这样想着,她也只能处於被动方一同被传染那份羞涩。


鸣狐有些慌张,丝毫没想到搭档会来这麽一招,就算是无心的,这种话随便跟女孩子说也不太好,顶着逐渐升温的双颊,他偷偷瞄向女人的脸颊,却也看见了对方脸上出现相似的颜色。

该开心吗?这样算好事吗?

从第一次见面、因为暴雨电车停驶所以借她住了一晚,到渐渐在意起她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这让他没办法好好确定那份心情究竟是什麽,胡乱下定论到最後发现并不是心里所想的话,受伤的人就不只他一人了。


微妙气氛环绕在两人之间,那句话所带来的暧昧氛围让人无法行动,接受不了长时间蔓延的沉默,紧握着侧背包背带的女人率先打破界线,开口之後也不等鸣狐回答就直接往售票口走去。

「那、那个,我去买电影票,稍等我一下。」


连应答声都来不急传递出口,他注视着那瘦小背影越发越小,顿时有种冲动,想将对方抱在怀里轻抚着後背,然而那份设想也只是妄想,有冲动不代表能够行动,彼此的身份只是同事,他凝视紧握的右手陷入沉思。


「哈啊、差点死掉。」

「啊、抱歉。」

太过在意皊的一举一动,反倒忘记将挡在搭档口鼻前的手给放开,面对那双哀怨大眼他也只能乖乖道歉。


「鸣狐这麽在意的话,为什麽不自己来就好了,我还不想当电灯泡。」

「怕她会紧张。」

「原来如此,鸣狐还是一样体贴人,皊的确也比见面时放松许多,晚点听院的灯光暗下来之後我会装作什麽都看不到,请把我当成空气就好。」

後面那句话直接被鸣狐当成空气无视掉。


「来、这是票,不过快开演了,我们也差不多进去了……有想吃些什麽吗?趁现在还没进去。」

「甜的爆米花,可以吗。」

声音来自包内,她低头看向两眼期待的狐狸,包包晃动的幅度不难想像缩在里头的尾巴正在晃着,似乎是被小狐狸的模样给逗乐,展开笑容的她弯腰搔了被毛皮覆盖的下颚。

「嗯、我去买。」

不用多久,皊手上多了盒爆米花。


「走吧。」

「嗯。」


并行的身影前往影厅,皊突然想起什麽,担忧地望向小狐狸。

「影厅……是不是禁止动物进去啊。」

「皊不用担心喔,我会乖乖躲在包包里直到开演时灯光全暗才出来,鸣狐也会帮忙遮掩,没问题的。」

「啊、那就好呢。」


敛起些许忧愁模样的女人露出安心笑靥,静静等着入场队伍的前行,将票递给工作人员後两人进到影厅之内,藉由椅子旁发光的英文与数字,很快便入座於属於两人的位置。

「爆米花我拿吧。」

「好的,谢谢。」

「……」

「……」


怎麽办、这麽冷淡鸣狐会不会认为我讨厌他?

灯光暗下时皊如此想着,平放在双腿之上的双手好似想排挤焦虑而握紧,只是着急也没有办法,看电影的时候突然开口似乎也不是很礼貌的行为……越是这样想越难受的她被突然出现在双腿上的触感给拉回神。

差点喊出声的皊即时用双手堵住差点闯祸的小嘴,黑丝并没有将大腿与空气做太多个间隔,双腿上传来肉掌柔软触感与动物毛发的柔软都让她不甚习惯,只是,一想到是可爱的小狐狸就不忍心让牠离开,展露淡淡微笑的皊伸手揉揉保养得体的柔顺毛发。


随着时间推进,腿上小动物的颤抖越来越明显,垂首盯着小狐狸的模样,她伸手绕过前脚後将其环抱在怀中,担忧冷气的温度对只有毛皮覆盖的动物不友善,她伸手拉了拉比一般西装外套更为宽松些的外衣。


「还冷吗?」

「很温暖,谢谢皊。」

「那吃点东西保存一下热量……?」

小狐狸没有马上吃下突然出现於眼前的爆米花,反而是转向注视着那只手的主人,不过几秒又回头咬下爆米花。甜而不腻的口感从嘴里散发,牠伸出舌尖舔乾净女人手指上的糖霜,又转头用着远滚滚大眼看着皊,再次被视线攻击的她轻声失笑,继续从鸣狐双手握住的盒子内拿了爆米花递到牠嘴前。

将她一举一动包含笑容全招揽进眼里的鸣狐露出浅浅笑容,一人一狐的互动温馨的令人心情大好,直到电影结束那份好心情都没有消失。


正当小狐狸想要躲回包内,头顶上灯光煞时开启,毫无防备之下小狐狸缩进了皊的外套里,坐在该排最外围的两人互看一眼,对如此不可控的突发状况感到愣神。


大脑高速运转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其他人投予的眼神,反倒是怀抱着怀里的小动物朝鸣狐提了个点子。

「我有个点子,鸣狐,等等我们一起出去,小狐狸可能要请你忍耐一下了。」


没有出声的他拎起了女人的包包,算是同意了提议,而皊一得到鸣狐的默认便低头扣起扣子,即使是比较宽松的西装外套,也因为版型的问题修身许多,小狐狸挤在胸前与腹部想必是十分难受,如此担忧着怀里小动物的她环抱着腹部快步加入散场人潮。

过於专注想着怀里小狐狸的难受而忽略了行走安全,忽略阶梯高低差的她在一声小声惊呼中差点跌倒。


「是孕妇就别走那麽快啊,小心孩子一不注意就流掉,年轻人你也注意些啊,你老婆差点摔跤呢。」

抬头想朝好心人道谢的皊马上就打消了道谢与脑内奔驰的丢脸念头,比起丢脸,她更优先呈现大脑当机状态。

迷迷糊糊间从後面被挽着手肘搂着腰间给护着走出昏暗的影厅,皊直到怀中的小狐狸开始挣扎才恢复了应有的反应,左看右看明白她和鸣狐正在百货角落,速度解开外套扣子让小狐狸探头深呼吸,重新怀抱能够舒展四肢的空间。


「唔、对不起啦,刚刚实、实在太震惊就……」本想认真道歉,脸上却因想起方才提到的话再次沾染苹果那样的大红色。

「啊、那个,真的很对不起害鸣狐被误会……」

即使美丽的误会令她又羞又喜,她也只能将这份喜悦藏在心里,如果再来一次,十分容易就害羞到当机的她或许哪天会因为害羞导致心脏停止跳动也说不定,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没事。」


皊见鸣狐没特别反感,大大松了口气,伸手揉揉小狐狸脸颊的她心里莫名没落起,难得和喜欢的人出来看电影,结果到现在也没聊到什麽,很感谢鸣狐担忧她的紧张而带了小狐狸出来,也很谢谢他最後不在意的大气与带她走出影厅的细心,可是、总觉得还是不怎麽满足。


是自己变贪心了吧。

沉浸在自我思想里头的她没有注意到鸣狐正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他拉开包包拉链後从皊手中接过搭档,放回原本该待的位置。

昂首凝视着他的皊有些发愣,傻里傻气的模样十分讨喜,早已明白她心中情感的鸣狐不讨厌被皊凝视的感觉,眼里只有他的身影的那种感觉还挺好的,似乎在今天约会中抓住什麽的他单手遮住搭档的双眼,倾身往她面前靠去,直到薄唇接触到女人的额头,看见了慌乱中她小嘴所发出的一串无声震惊才笑出声。


「其实你不用道歉,刚刚被误会的感觉还挺好的。」



评论(10)
热度(75)
  1. 皊暩安琳芙爾 转载了此文字
    搖旗吶喊 “鳴狐我們來生孩子吧!!!!!!!!!!” 感謝太太的文啊!!!吃的好開心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