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憂鬱

黑赤

黑子內心話



最近有些…開始討厭籃球了,籃球的觸感、進球的聲音、運球的軌跡以及摩擦得吱吱作響的移動聲,這些、都漸漸的令人難以接受,黑子哲也並不是想要打這樣的籃球,而是一起開心的……


將手上的單子交出去時,並沒有忽略到那有些詫異但是隨即又消逝的神情,即便只有零點一秒左右的時間還是無法逃過黑子哲也的眼底,因為黑子曾經是那麼的崇拜什麼事情都近乎完美的赤司征十郎,更曾經那麼感謝對方將自己給挖掘出來並且栽培這件事情。


「嗯。」


用著像是什麼都知道的表情看著黑子哲也,赤司征十郎很篤定的說了些什麼卻因為那表情太過溫柔,而對方似乎沒記得那句話,只記得了赤司征十郎第一次露出那樣的表情。


那個、很溫柔但同時也很漂亮的表情…


黑子哲也有著很強烈的祈願,多麼的希望那個笑容展現的瞬間可以永遠維持,並且只出現在自己面前。






那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即便偶爾會收到赤司征十郎的簡訊然後絕對必須要回對方以外,幾乎都沒什麼聯絡了,黑子哲也絕對不是討厭赤司征十郎,只是很討厭赤司征十郎的表情可能會給其他人看到,所以自我厭惡的完全不想去想這件事情,而只要一想到赤司征十郎馬上就會想到這件事情。


理所當然的,厭惡自身的逃避了。


明明就明白自己的心情,卻還在那裡想東想西的最後乾脆全部都忘記,這樣就可以不讓自己受到傷害了。


黑子哲也自己明白,其實自己是非常、非常的膽小,只是感覺起來比較穩重,但是實質上還是一般人,沒有辦法逃脫所謂『恐懼』以及『害怕』的施壓。


一直都非常討厭這樣的自己,自從赤司征十郎出現那樣的笑容以後,宛如夢魘般的揮之不去,滿滿的佔有慾竄入腦內無法自拔,天天都在期盼著赤司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有那樣的表情,實際情形黑子哲也當然不知道是如何,但是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佔有慾,連自己都開始變的不愛笑了。


想到就、有種撕裂感。


討厭這樣的自己。


於是、選擇忽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