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聽說最近在限鍛喔?

本丸慘況實錄

我真的覺得我們家鶯丸有病,真的有病,還有請對你的130負責好嗎!

鶯丸x女審





審神者發現,朋友們最近似乎都相當忙碌,嘴裡不停喊著資源!限鍛!資源!限鍛!這種話,然而蹲了幾日信箱,她並沒有發現什麼新刀限鍛的公告文。

撐頰思索著最近刀們的舉止,似乎也沒什麼不對,唯幾個怪異之處,或許就是鶯丸在茶室發呆的次數變多了,鶴丸嚇人的舉動變溫和了,江雪會不時往她這偷瞄,一期則是刻意巧妙轉移話題。

的確是有些怪異。


難得邀請友人來本丸的審神者雙手靠在木桌上撐起雙頰,咬著吸管的牙齒正磨著塑膠表皮,和對面少女的興致沖沖相比,她那無趣反應實在是差太多。

「最近有限鍛啊?」

一看見近侍刀一期一振進到房內,她便開口問著眼前的少女,一如她的猜測,背對她關門的一期一振,身子瞬間抖了下。


「對啊!妳不知道嗎?政府有發公文下來喔,是巴形薙刀喔,就是這把。」少女打開放在一旁的包包,將裏頭的公文抽出來,絲毫沒有發現朋友的近侍刀臉色越來越差。

「我看看。」

女人接過少女手中的公文,毫不在意身邊近侍的反應,垂眸注視著紙上的薙刀。


冰藍髮色,眼裡那種淡然,唇上的淺藍,眼尾的長睫與詭譎色彩的眼影。

望著手中紙本楞神的女人漸漸回神,嘴角緩緩上揚,平淡眼眸中染上了濃厚興趣,她將手上的公文還給少女,冷漠地瞄向身後的一期一振。

「真是把好刀呢,令人喜愛到……想親眼看見他。」


「對吧?重點是他沒有前主,表示我們會是第一任主人,更表示我們應該要好好疼愛他才對!」


「說得好像妳不疼現在的刀一樣?」


「那不一樣,都是該疼愛的刀,但那種概念…怎麼說呢,養孩子?」


「孩子?妳跟鶴丸和一期的?」


「喂!」被女人一說起與那兩人的關係,少女頓時害羞起來,大聲制止了女人接下來的話,嘟起嘴的她捉起包包就是往外走。

「哼,人家要回去了。」


跟著少女一同前來的獅子王趕緊站起,離開前朝女人那苦笑揮揮手。

「慢走。」早已習慣少女唐突的舉動,女人不怎麼在意。


待客人離去沒多久,交疊的雙手置於大腿上,她歪著頭望向身後的一期一振,眼中有著看不出的情緒。

「一期。」


「是……」

深知躲不過的一期一振重重嘆口氣,挺拔雙肩無力而微微下垂,在她那雙彷彿透析一切的雙眸之下,他娓娓道出近期所有。

對審神者有所隱藏什麼的,對他而言,果然還是太難了啊。


「所以是鶯丸…請求的?」


「鶯丸說,要是您看見這把刀的話,肯定會拋棄他吧,就……」

想起了這幾日來,和鶯丸感情較好的刀的態度,又想起了當時喜歡上鶯丸的瞬間,頓時大悟的女人雙手擊掌,滿臉寫上理解。


「鶯丸也真是可愛?哈、哈哈…喜歡歸喜歡,但又不是那種喜歡呢。」女人的聲音比起平時更加黏膩些,從聲音就能聽出洋溢的喜悅。

在一期一振不解的眼眸中所見,是審神者比起平時更令人驚豔的笑靨,表現出少女羞澀與滿溢的愉悅,不過,該怎麼形容才好呢,或許那是獵人捕捉獵物成功的神情更為貼切吧。


「陪我去刀匠那吧?」


「咦?可是……」

他那欲言又止的模樣讓她有些無奈,輕柔摸著一期一振的頭頂,安慰似的舉動讓一直扮演安慰方的他不怎麼習慣,可一想到那雙手是審神者的手,他將那份違和感忍了下來。

「擔心太多了,有了這麼多刀,我不也是最喜歡鶯丸嗎?所以,該鍛刀了唷。」










「總之……主殿是這麼說的。」一期一振將事發經過據實以報,同時觀察著鶯丸表情。

「這樣啊,辛苦了呢。」

一直毫無表情的鶯丸莫名朝一期一振揚起淺笑,眼神卻寧靜如暴風雨前。



一直喊著最喜歡我的妳,怎麼可能拱手讓人呢。

就盡情消耗資源到生氣吧,然後來我身邊跟我抱怨,喊著果然還是最喜歡我了。




评论(1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