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666fo點文,佔TAG抱歉

佔TAG抱歉

回來以後瞬間漲粉嚇死人

雖然想要用潮到出水的666來點文,但是回家的時候已經669

在評論回個,之後從評論抽兩個

請帶作品與CP,無CP請寫無CP,不寫多P,可自帶梗,會斟酌是否使用

寫過的作品都能點

全職、黑籃、刀亂、文豪、劍三

比較喜歡寫BG就是

點到……3/31 pm11:59……吧。


正大光明無恥曬我家毒姐

其實她妝很濃,只是特效調低了

這天讓她cos花姐,連萬年髮型都換了

我家花是隻蘿


附上抽籤圖片


【400fo點文】佔TAG不好意思

_(:3

你們這群用三輪車炸出來的人!( -'ω'⊂彡☆))´³`*)、;'.・

爺爺那篇瞬間爆了快三十粉嚇到了

我、我低調……(つд⊂)


一樣是…

留言想看的文這樣,然後2016/05/30  00:00抽兩個…

黑籃/全職/刀亂/アイナナ/IB

只接吃的CP,基本上雜食,無法接受的會告知


......寫的應該是不快。


【黑子的籃球】一見鍾情超級不可靠

流水帳

黃瀨涼太x妳

一堆對話

很久沒有寫二黃了,抓不到_(:3
胡亂開頭沒有結局

 @Gaway 太太200Fo的點文,請查收。

她從來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認為那是什麼天大的笑話,喜歡上一個人所需要的,不就是所謂時間與認識嗎?一見鍾情根本就是看臉的世代吧?

然而曾經這麼想的她被老天爺開了一個大玩笑。


是的,她一見鍾情了。


少女單手轉著筆,眼角偷偷望向坐在窗邊的金髮少年,查覺到視線的他轉頭看著少女,朝她露齒微笑。

她在心中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要說跟左手邊那位金髮男子,也就是黃瀨涼太是如何認識的話,她真的不是很想提起。

那是個極度不舒服的相遇。


開學那日,因...

【200Fo】我的內心充滿問號

衝回家睡午覺之前想說,哇一百九十七粉了呢,等兩百粉之後要來點文噢!

然後睡了六個小時的午覺起來以後 ↓↓↓↓


( ºΔº ) ↓ 

(°ロ° ) ↓

Σ(゚Д゚;≡;゚д゚) 


表情進化史(。


原本想說專心弄東西,消失個幾天只刷文這樣

σ ゚∀ ゚) ゚∀゚)σ 結果才剛發言我要消失囉一睡起來就破兩百粉啦(大爆笑


總而言之來點文吧!

只要是我有寫過的作品都可以在下面說說噢

會抽兩篇出來寫寫


還有、還有,每次刷文刷到有通知的時候其實有點開心

不...

赤黑赤

精神上病態

愛你所以請去死

雙視角









黑子哲也讓赤司征十郎明白得瞭解到什麼是愛情,同時也和他在墜入愛河的狀況下情不自禁的得到了永遠的他。

在哭泣的人群中,你也悄悄得流下淚水,真誠的令人心痛。

赤司征十郎就這樣離開你先走了,你無法得到永遠的愛人,你也無法讓他陪伴你到你的最後。

但別人這樣想的同時,其實你得到了。

伴隨著鐘聲你看著他冰冷的遺體哭了。

永永遠遠的得到了赤司征十郎這個人。

在他的有生之年,也在你的有生之年。








之後你將他的骨灰泡成茶,一口飲盡。


----

赤司像早已明白黑子的事情,苦笑的看著黑子,「劑量一次不能放太多,不然會被發現啊。」伴隨著對方詫異的神情你繼續說著,「其實我也愛著你,你懂嗎?」

所以早就發現你精神不正常。

早就知道你想殺掉我,這樣就能永遠的得到我了。

因為我也是如此,所以只是我的劑量比你少了些,「你也知道吧?」

「征十郎是說我碗裡的藥嗎?是同樣的藥呢。」

你們對視而笑。

「但會比哲也先死,怎麼想都覺得不公平啊。」

「征十郎在我最後那餐多加劑量就可以了啊?」

這樣我們能一起,今天和明天,到沒有人可以搶走你的地方。

「說笑的。」

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沉默。

「晚安,赤司君。」
「晚安,黑子君。」

我們最後相擁入眠。







─────────────────────────────




不知道好不好懂呢?
黑子愛著赤司,但不希望被其他人得到,將對方納入體內的話就能永遠和自己再一起了,漸漸的愛逐漸扭曲。
赤司其實也早就知道黑子的狀況,但兩人其實是相同的症狀,所以也沒阻止就是。

相擁入眠是赤司知道這一睡就是藥效全發,起不來了,所以擁著最愛的人睡著,黑子則是打算將赤司的骨灰喝到體內後吃最後一次赤司平時給的劑量一起走。

【。】踏步


前提

 
赤司喜歡黑子 
黑子喜歡赤司 
 
黑子有妹妹 
 
初中二年級 
 




 
你緊閉著雙眼,但接下來什麼反應都沒有,只覺得有些刺眼,當你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對方已經離去。 
 
緊抓著胸前的外套,你看著對方的背影離去,而無法發出聲的疑惑參雜著恐慌埋入心中。 
 
黑子哲也。 
 
赤司征十郎。 
 
大概是讓人一輩子都無法理解的組合吧? 
 
 
 
 
「哲也。」 
 
「是。」 
 
回應了母親門外的呼喊,你明白這個時間是要做什麼事情,時鐘上精準的讓人讚嘆,將書籤放入書內,你轉移陣地到了餐間。 
 
和家人看著今日所發生的大小事,聊著彷彿與自己無關的事情,但那也只是個枉然,你微笑著對自己和家人的互動感到有趣,如同觀察人類,自己真是過份阿,每天這樣做。 
 
即便這樣想,你也無法逃離這樣反射性的舉動。 
 
吃完飯後,你總是會和自己的妹妹一起窩在房裡看書,無論時間長短。 
 
「又是為了赤司嗎?」盤腿坐在床上的少女,翻書頁時提出了疑問,「嗯。」對於自己的妹妹就算隱瞞,也肯定會被發現,而且對於這疑問,黑子哲也不覺得意外。 
 
「噢……」少女沒多說什麼的闔上書本,只是嘴角勾起了小小的弧度。 
 
「赤司他,也一直都在觀察你。」丟下了這句,少女離開了黑子哲也的房間。 
 
就彷彿個震撼彈。 


【黑籃】獨佔欲

黑赤

大學設定

喜歡到了無時無刻都想念對方的地步,如果是遠距離戀愛肯定是很痛苦的事情呢,當佔有慾同時也很強大的時候,那樣交織而成的痛苦更難以想像。

說實在的如果有人能喜歡自己到這種程度也不錯吧,前提是兩人可以理性溝通又很愛對方,不過實際上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的人,自己又不喜歡對方或是很容易吵架也不理性溝通的話,已經可以稱的上是恐怖情人的地步了吧?

這樣的黑子我很喜歡(妳滾#




難耐的摩擦著夾在雙腿間的手,你坐在自己房間內的書桌椅上大口的喘著氣。

不是做什麼難以見人的事情,而是你太想念了,太想見到那高傲的神情,太想觸碰那鮮豔的髮絲,太想聽見對方帶些磁性的聲音,太...

【黑籃】深深

黑赤黑
柔弱的赤司君也是很讚的



 深深

「赤司君?」黑子哲也平淡的望去家門口,在那有個熟悉的身影站著不動,直到出生呼喚著對方才有所動作的往自己這裡走過來。

「哲也,今晚要住在你家。」即便原本該是問句的句子此時從赤司征十郎的口中脫出,就像不容許反抗的君王在下著絕對命令,透露著濃厚的霸王氣息。

但是黑子哲也明白,這時候的赤司征十郎其實已經在用很委婉的方式問著可不可以住在這裡一晚了,而想當然爾黑子哲也只是走了過去牽起對方的手微笑說著『可以噢。』就牽著對方走進家門。

和家人稍微溝通過後,黑子哲也便帶著赤司征十郎走到房間內然後將東西雙雙放下。

隨著而來的沉默由赤司征十郎的「哲也。」率先打破,而後者只是淡...

【黑籃】我和你

黑赤

其實在我心中的誠凜黑子和帝光黑子有差別(aha),但是這篇的帝光黑子其實是誠凜黑子吧wwww


本該無人的籃球部更衣室內傳出了細微的水聲以及肉體的撞擊聲,路過的人或許都會因為這樣的聲音而快速離去,但是難以遮掩的是必定會浮上臉龐的紅潤。

過了段時間後原本細微的聲音消失,一位紅髮男子牽著一位捂著小嘴臉紅的男性走出來。

紅髮男子嘴角有著難以掩飾的愉悅,那是只有在黑子哲也面前才會毫無保留展現的笑容。

「哲也到現在還不能習慣的話就慘了噢?」

「欸?」

「我們都正值青春期吧?」

似乎懂了對方的意思,黑子哲也的手握的更緊了些,他不是不懂那個意思,只是沒有想到赤司征十郎私底下是這麼熱情的人。

「我...

【黑籃】牢籠

說好了不要欺負黑子(´;ω;`)

第一次桐皇賽後


和桐皇比賽輸了之後黑子哲也看著隊員們和教練傷心的表情,他不自覺重新思考。

只有勝利才是一切嗎?

黑子哲也並不這樣覺得,贏了卻不開心的話那就不是勝利了。

那輸了的話呢?

輸了啊。

火神大我輸了以後拋下那句話令黑子哲也離開休息室時憤恨的敲疼了手。

「輸了,對吧?哲也。」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黑子哲也一個人站在回家的路上震驚著,「赤司君。」不應該在這裡吧?雖然很想這樣說卻沒脫出口。

「看到隊友傷心的表情…輸了感覺不好吧?」

「那不關赤司君的事。」撇開眼神不想和那過於吸引人的異色雙眸對上,黑子如此說著。

「噢?勝利就是一切,不是嗎?...

流沙

黃黑赤

這樣的黃瀨也很帥氣







黃瀨涼太一如往常的邀請著黑子哲也『小黑子,一起回家吧?』,這樣的互動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經由多次的邀請後黑子哲也像是放棄了拒絕退而答應。

「給小黑子。」從M標記的店家出來後黃瀨開心的將手上的香草奶昔拿給了黑子哲也,後者說了聲感謝的話語後便陷入沉默,無奈黃瀨涼太不停的找著話題想和黑子聊天,只見黑子哲也深呼吸又吐了氣,然後偶爾回著對方的話。

其實不要管對方就好,讓對方講到最後就會自行停下來了,但是或許是覺得那樣看起來像是小狗被拋棄而沮喪的黃瀨涼太令人不捨,總是會回著對方的話。

「化妝師大姐今天把手工的餅乾分給工作現場的所有人,還不錯吃噢,小黑子要不要吃?」

「去死。」

無視黃瀨涼太一臉看似又哭又笑的表情,黑子的表情細微的糾結在一起,十分的不爽啊,老實講你很想這樣說卻又不能,因為肯定會讓眼前這個巨大黃色小朋友感到興奮,那樣的事情你可不想看見。

「哲也。」那樣的稱呼明顯就能知道是誰,而黑子哲也用著一樣的一號表情轉頭看著那人,「赤司君。」

「涼太…?」似乎是意外之事而明顯感到疑惑的赤司征十郎稍微的瞇起雙眼,然後用著君臨的笑容輕拍著黃瀨的背部說著『有些事情要和哲也說呢。』

明白沒有拒絕這個選項的黃瀨嘟著嘴向黑子說著明天見啊然後離去,「……」

其實你對赤司征十郎這時候的舉動十分的不愉快,尤其是那個具有攻擊性的瞇眼動作令人煩躁,你不知道你最重要的小黑子會跟你無法抗拒的隊長小赤司談些什麼,正因為那人是連偷聽都會有生命危險的人而更厭惡這樣的隊長和現在的心境。

「小赤司…」

無論怎麼樣,只有小黑子是我不會退讓的。

眼神堅定的黃瀨拿起手機然後按了些什麼按鍵以後便將手機收回了口袋中,『總覺得好冷清啊。』的如此說著後走著回家的路途。

次日當黃瀨涼太再次邀約的時候,黑子哲也明顯的皺了眉頭說著『對不起,和赤司君約好了呢。』這樣的言詞拒絕掉了。

雖然你心裡不好受總覺得快要哭出來了卻還是故作笑容的說著『啊、也是呢,那下次吧──☆』如此令人莞爾一笑的話。

「……」

失落的情緒被壓抑在深夜中才解放,黃瀨涼太獨自在夜晚的房間內反鎖著門,拿起了知名品牌的隨身聽以後播放著音樂想要平撫情緒,但是你知道那都只是一時的,舔舐著傷口卻沒有做急救處理,任由傷口繼續潰爛下去直到你驚覺了什麼。

「小黑子,我有話想和你說。」

輕點著頭,你明白其實都有些什麼話想表達但是都沒說出口。



黃瀨小心翼翼的抱著黑子哲也然後輕拍著對方的背說著辛苦了,後者訝異卻微微顫抖著。

「我沒辦法違抗赤司君。」

「我知道唷。」

「可是我不喜歡這次赤司君說的話。」

很明顯的的確是因為小赤司的關係呢,你這樣想著卻沒想到赤司如此絕,「赤司君說會毀了黃瀨君,所以不能繼續和你那麼要好。」

你傻笑的輕拍著對方的背給了對方擔保,說著『絕對不會有事情啊,小黑子以為我是誰?』

雖然想帥氣的給對方鼓勵卻被『黃瀨君不就是黃瀨君嗎。』這樣的話給打敗了。

「總之,小黑子別擔心。」

收到了黑子哲也的點頭,你輕吻了對方的臉頰令後者困窘的賞了個拐子給你吃。

哭笑不得的說著『小黑子好過份!』的同時你也更堅定的覺得赤司征十郎是個礙事的人,同樣的對方肯定也是這樣覺得,並且想要將自己剷除吧?

這樣的話,就不得不反擊了呢?

有什麼東西逐漸的在黃瀨涼太的心中築成。

想念

黃黑

OOC可能











曾經、有人說過,想念是會呼吸的痛,黃瀨涼太此時此刻深深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涵義。

好不容易和小黑子有了突破性的進展以後,沒想到自己比以前還要更加思念小黑子。

想念小黑子的笑容,想念小黑子毫不掩飾的眼神,想念小黑子身上散發的淡淡香草味,想念小黑子總是會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感到困擾的苦笑卻帶點甜膩,想念小黑子有些粗操卻又纖細的手指,名為『愛情』的詞語帶著思念佔據著自己的腦海。

思念讓人難以忍受,見不到對方的時候總是宛如被天打雷劈般的煎熬,盤旋在心中的愛慕隨時都想奔馳而出,想要馬上就抵達到對方的身邊和對方述說著早已爆表的情愫,想用直接又甜蜜的話語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情,想把所有的所有通通都和小黑子分享。

黃瀨涼太咬著大拇指的指甲單手發著簡訊,收件人是黑子哲也,而內容則是早已裝不下而需要外送到目的地的感情,初戀這種事情就像是第一次吃飯一樣需要學習,臉頰被染上粉嫩的像是戀愛中的女子,按下發送件後便鬆了口氣的笑了出來。

旁人看來,愛情的確是盲目的。

卻也因為如此,而造就了無數的悲痛與幸福。

「前輩──!當自己的女朋友收到自己愛的簡訊卻回了句『黃瀨君,請好好上課。』你會有什麼反應?」興奮的看著收到的簡訊後馬上苦著臉衝到笠松前輩的班級大喊著,想當然爾的被笠松幸男賞了個飛踢和責罵。

「上課就好好上課傳什麼簡訊?還有不要跟我炫耀你有女朋友!也不要跑到這裡大吼大叫!」

「唔──」彷彿無形中看見了什麼垂頭喪氣的黃色小狗在那楚楚可憐的垂下尾巴,笠松幸男撫著額嘆了口氣,「是關心你吧,不考好試也不能參加比賽啊。」

「原來…小黑子還是很關心我…!笠松前輩,謝謝你!」從委屈的蹲姿突然轉換成站姿的黃瀨涼太緊握著對方的雙手,雙眼發亮的燦笑著然後轉身衝出了教室。

「……」

第一次,笠松幸男覺得無比的累人。

「連這種事情都要管…我又不是他老媽…」轉身走回位置上。




原來小黑子還是關心自己的啊,這樣子想的黃瀨涼太興奮的拿起手機迅速的按著按鍵,而黑子哲也其實並沒有什麼用意,只是因為在上課時間收到簡訊才會這樣回覆對方。

「……」黑子哲也皺著眉頭看著手機上所顯現出來的文字,顏文字?無所謂,其實黃瀨君本來就有些少女,直接又甜死人不償命的話語?沒關係,其實聽多了習慣了以後也不會有雞皮疙瘩出現,但是偶爾會會錯自己話中的意思?大概是因為黃瀨君其實智商是普通人程度吧…?

((o(´∀`)o))原來小黑子這麼關心我的成績,我好開心噢,一定是因為怕比賽的時候會見不到我吧?沒關係,寂寞的話可以約會噢──!不是都已經交往了嗎?剛好也很想念小黑子的一切,想念到自己都感到害怕的地步了(*´ω`*)!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還是很想衝過去打黃瀨君幾拳,問問他究竟是如何成為這麼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居然可以從一封簡訊聯想到這麼多地方?

黑子哲也抿著嘴低頭看著簡訊的文字,不自覺得臉上染了些色彩,究竟、是怎麼樣才能夠如此自然的說出這種令人羞澀的話語還完全不感到羞恥啊──!

說不想黃瀨君是騙人的,其實自己也十分的想要見到黃瀨君,但是為了讓誠凜、讓火神君成為日本第一,付出一些必要的代價是必須的,沒有什麼是不耕耘就可以收獲良好的,無論是人、事、物都一樣。

眉頭微微的依偎著,其實一直、一直都很討厭黃瀨君,同時也很喜歡黃瀨君,一開始只是覺得對方很煩很不會看場合說話而已,逐漸的當驚覺到的時候已經無法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唔……」想起了剛答應和對方交往的時候,對方毫無掩飾的興奮、開心和因為害羞而臉紅的臉龐,接著是緊緊的擁抱自己然後像是不敢置信般的哭了出來。

想要觸碰黃瀨涼太就男人而言太過美麗的臉龐,想要輕吻著黃瀨涼太有些柔軟的嘴唇和潔白的臉頰、想要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回答而有不同卻又真實無比的反應、想要抱著然後輕拍對方的背部說暫時休息下吧你也累了然後聽他真實的抱怨、想要看到黃瀨涼太終於卸下笑容的面具而痛哭述說著所有不平的事情、想要替黃瀨涼太去承擔些什麼光明面下所看不到的辛酸和失敗。

全部的全部都想要盡收眼底和心理自己細細品嚐、慢慢收集然後收藏起來回憶。

不想要將黃瀨涼太的全部給其他人知曉,也不想要和其他人分享黃瀨涼太的其餘,全部的全部都是只限黑子哲也觀看。

「唉…會這樣想的自己是怎麼了…?」

黃瀨君大概、也和自己一樣吧?

不、可能更加的嚴重,因為是黃瀨君啊。想到這的黑子哲也帶著淡淡的溫柔笑了。

比起其他人更加、更加的疼愛、喜歡自己的,黃瀨涼太君。

無論哪時候,兩人都非常的想要見到對方吧?因為是如此的、相當的陷入。

【黑籃】單程

赤黑火


結束的鐘聲響起,學生們一致性的放下手上的筆將那薄薄的紙交了出去,有試後的哀號也有信心滿滿的歡笑聲,今天是中學考試最後一天的最後一節,忽略過周遭紛亂吵雜的音頻,赤司征十郎將方才用的文具收起後拎起書包往教室的門口走去。


「赤司君。」


「嗯?」宛如早就知曉一樣微笑的望著前方的來人,就像經歷了無數次同樣的事情般平常的走在校內走廊上,「赤司君還是考的很好吧。」黑子尾句單定疑問詞用的卻是肯定語氣。


沒有說話,赤司伸出手握著對方的手,來人愣了下隨後微笑著緊緊回握。


那是,大家的能力尚未突出時。


黑子哲也曾經以為,現況可以永遠持續下去,籃球場上除了勝利以外還可以聽到大家的歡笑聲...

【黑籃】Are not allowed to stop to miss me

第一次打的青黃

然後就再也沒打過了(艸)


第一次看到青峰大輝是因為中學二年級的時候被對方的球給砸到,接著就像是哪根神經不對勁一樣,經過了帝光的體育館,那是、第二次看到青峰大輝。


那個時候有什麼暖暖的泉流晃過了黃瀨涼太的心中,沒多久黃瀨涼太就加入了籃球隊,憧憬、追隨著青峰大輝而前進著,不知不覺就出現了什麼奇蹟的世代這樣的說法,然後也再不知不覺中就加入了其中的一員,其實只要能和青峰大輝一起打球,那種稱號什麼的其實不是很在意。

用著希望能夠增進球技而每天都找青峰大輝在空閒的時候1 on 1,即便從來沒有贏過但是卻很開心,逐漸的已經變成兩人的例行事項,對於這樣的進展黃瀨...

【黑籃】憂鬱

黑赤

黑子內心話


最近有些…開始討厭籃球了,籃球的觸感、進球的聲音、運球的軌跡以及摩擦得吱吱作響的移動聲,這些、都漸漸的令人難以接受,黑子哲也並不是想要打這樣的籃球,而是一起開心的……


將手上的單子交出去時,並沒有忽略到那有些詫異但是隨即又消逝的神情,即便只有零點一秒左右的時間還是無法逃過黑子哲也的眼底,因為黑子曾經是那麼的崇拜什麼事情都近乎完美的赤司征十郎,更曾經那麼感謝對方將自己給挖掘出來並且栽培這件事情。


「嗯。」


用著像是什麼都知道的表情看著黑子哲也,赤司征十郎很篤定的說了些什麼卻因為那表情太過溫柔,而對方似乎沒記得那句話,只記得了赤司征十郎第一次露出那樣的表...

【黑籃】黃黑兩篇

14.吵雜

「吶、吶,小黑子這個假日有沒有空?」


「小黑子也傳幾顆球給我嘛──」


「小黑子你好可愛──!」


「小黑子、小黑子我跟你說喔…──」


「不是啦,小黑子那個是…──」


相信大家都知道黃瀨涼太非常的喜歡找黑子哲也搭話,即便被潑了冷水也依舊能夠厚著臉皮在對方身邊繼續講,這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只是最近實在是太誇張了,手機已經不是偶爾會接到黃瀨涼太的簡訊,而是經常性的,大概是幾分鐘就能一封然後內容都是『真希望讓小黑子也試試看、品嚐看看、親眼看看』之類的來當作結尾,吃中餐的時候也能很準時的,在下課幾分鐘內聽見遠方出現『小─黑─子─一起吃飯吧──!』惹得黑子獲得其他同性的同情眼神,就連在一軍...

【黑籃】寒冬、啃食著

赤黑

綠黑


10.莫名奇妙(綠黑)

寒冷的溫度不停的向著臉部的肌膚攻擊著,原本就已經看似蒼白的臉頰呈現更加令人訝異的白粉,黑子哲也用戴著手套的雙手在嘴前接著熱氣往臉上推,希望能夠讓肌膚不要遭到凍傷。

覺得很討厭但是又沒辦法,偶爾也會發生這種連手套都帶了卻忘記帶圍巾之類的事情,走在回家的路上,難得看到幾位沒有戴圍巾的人。

苦笑著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事情發生時突然眼前出現了什麼,黑子哲也定定的看著眼前莫名出現的圍巾以及那指尖包有繃帶的手,「綠間君。」

「這是今天的幸運物。」確定黑子接下了圍巾後,綠間用著指間推了下鏡框。

「謝謝。」看著綠間的頸部明明也有條圍巾,意思是今天帶了兩條?貌似是接收...

【黑籃】純白病院

奇蹟黑

昏迷梗相關

有沒有人覺得這樣的互動很萌你妹(#


1.愉快

捉弄黑子ちん然後看著他默默的生氣那種反應,大概是和吃零食這種事情一樣快樂的事情吧,如出一徹的反應又或著是偶爾出乎意料的反應,無論怎樣的回應都令紫原敦感到有趣又不厭煩,除了在籃球的理念上有些出入以外,基本上是不討厭黑子ちん這個人的。

拎著從便利店買來的零食直奔到了病房內,微微喘著熱氣的紫原走到對方身邊,以自己的角度來看真的是很小、很小、很容易就壞掉的人啊。

看著床上的人卻不知道該怎樣才好,第一次遇到這種場景,就連赤ちん都有些動搖的看著他,啊、啊──肯定是因為,反應很有趣的關係吧?有種說不上是怎樣的感覺在心中...

【黑籃】之後告白

好像很多都會用>>贏了你就要和你告白這樣的梗來構成,挺有趣的

赤黑赤

只是整理書而已腰就痛到快挺不直,我多希望是被ry隊弄的<


在比賽休息室角落的黑子哲也環抱著自己的腿縮成一團,儘可能的使用Misdirection來躲避其他人的關懷,這時候或許冷靜的思考會比被大家關心還要好。

想想啊…

發現了黑子哲也的存在並且加以使用的人是赤司征十郎,所以不管如何發動Misdirection基本上都會被發現,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逐漸的、不知道為什麼,視線逐漸的被拉了過去。


在帝光的時候,偶爾會去圖書館找些書來看,也不算是什麼打發時間,只是單純的想去所以去了...

【黑籃】過於炎熱

黑赤黑


感覺沒有什麼不一樣的事情,天空依舊湛藍,太陽依舊是如此艷麗到了令人厭惡的地步,輕柔的風帶點夏季午後的味道,只是身邊多了個人。

坐在商家外的木頭椅子上,揉著有些發疼的太陽穴皺起眉頭,他不記得自己有這麼偉大了,的確、誰都不准違抗自己,就連父母也是,否則就是死,但是這是不是有些太過了?

右手邊傳來陣陣的涼風,那涼風源自於對方手上的扇子,這麼熱的天氣有人幫忙搧風的確是很好,但是也要看對象是誰。

「哲也。」

「怎麼了,赤司君?」

黑子哲也一臉不清楚怎麼了的表情染上了些粉嫩,過高的溫度直逼對方的汗腺,晶瑩的水珠不停的從毛細孔竄出,這個樣子似乎有些犯規,撇開視線。眉頭深鎖著,自己只是發現...

【黑籃】( ˘ _ ˘ )

其實大多時候我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

因為想講的東西太多就會太亂

我只能做些讓自己快樂的事情

然後選擇性失憶


CP>奇蹟黑

    Fetish(戀物癖)>黃黑

「我得了沒有小黑子就會死掉的病。」

「噢。」

「(´; ω ;`)好冷淡…」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紫黑

「認真的黑子ちん最帥了!」

「你誰啊!」


    Hurt/Comfort(傷害/慰藉)>青黑、黃黑

嬌小在懷中忍著顫抖而手不自覺緊抱著,小青峰你到底在想什麼?

    Future...

【黑籃】短打二題。

紫黑、黃黑


秘密/黃黑

你曾經認真的問著對方『真的嗎?』,卻被對方以奇妙的答案給敷衍了過去,顯然對方並不是很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即便覺得是自己的實力不夠所以無法成為對方最強力的光芒陪在身邊,但心裡卻同時排斥著這個答案,因為那只是種自欺欺人。

顯然自己的想法和最真實的思想是有差的,一個準備逃避現實,一個想要明白所以。

而自己的身體卻在還在想著要如何是好的時候先行行動了,看著已發送信件那邊懊惱的搔著自己的後腦杓。

會收到和之前一樣的答案嗎?

闔上雙眼的瞬間被響亮的鈴聲給抓回神,看著未讀信件那並不是很想點下『閱讀』那個按鍵,但是身體卻又早了一步行動,而這次的回答更令黃瀨涼太感到詭異,比起上...

【黑籃】宛如的固執

赤黑

同居

大學




拉起過長的袖子映入眼簾的是滿滿青紫色的痕跡,如果不解釋的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肯定以為是被虐待吧?少年在心中如此的苦笑著,但是這種事情可不是能大聲說出來的事情啊,眼底沒有任何的波動只是盯著手上的痕跡隨後雙手掩著臉,他人所看不到的困惑就在手下的空間展現出。

那種、什麼的…

那種東西可不是能夠正大光明拿出來說的啊,雖然不講出來大家可能都已經明白了,但是卻都裝做不知道、不明白,一但說出來就有什麼東西開始崩壞了…不、是早就已經崩壞了,從初中的時候就已經崩壞了,在那練習後大家都已經返家的體育館,只剩下赤司君和自己…

硬生生的、那樣的…

潔白的手離開了臉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