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高手】一言不合就動手動腳(物理)

專職各種花式消失

好想打千雷殿,鍛刀廳也太垃圾……

噢、但是解師父的車禍事件超有趣的,超喜歡看大家飛上天

最近肚子好痛,但是不知道痛在哪,就是好痛啊

冬綠太太求嫁!新的MMD(風中狂暴

葉修ver.

撐著一天的疲倦,她一回到家便聽見那陣陣聲響,隨著使用者手指按壓的速度,機械鍵盤所發出的聲響有規律而不會太過大聲,不到讓人厭惡的地步卻無法忽略。

不打算讓對方分神,她輕巧走過半掩的書房回到房間內放好包包,卸下一身完美妝容後的她顯得柔和許多,沒有眼線與眼影勾勒出的成熟氣息,也沒有足以震驚全場的艷麗,褪下偽裝後好似鄰家少女。

確定沒有多餘化學細粉殘留在臉上,她走入書房從後看著那男人專注於...

【全職】以你之名

葉藍


你走到公墓的某個墳墓前,單膝跪下將那束鬱金香放在它前面,飽含愛意的眼神已傳不到對方那,所愛的那人正躺在你所踩的這片土地之下,化為大地的養分延伸至各處。

指尖撫過墓碑上的字,那粗糙的手感從凹凸不平處傳到你手裡,仿若活生生的他還站在你面前。

颳起的陣風將黃色的花瓣捲走,你看向那束給葉修的花束苦笑著,曾經你們是如此相愛,但不得已你們面臨了這樣的結局。

現實上能夠選擇的Happy End對你們而言過少,隨處可見的死亡Flag伴隨在烈火般的愛情中,本就身為敵對陣營的人,你們相遇彷彿是個錯誤,上天給你們開了嘲諷地玩笑。


『小藍的偽裝功力真差勁。』

『什……』


吶、對不起。


『你喜歡我嗎?』

『不是應該把喜歡改成愛才對嗎?』


我們相愛。

卻在不被賜予掌聲的舞台上相遇。

即便鴕鳥心態的祈禱過,神依舊不站在你這。

於是在槍響之下落幕。

今天依舊放棄遺忘。




×黃色鬱金香的花語是"沒有希望的愛"

拍大頭照是僵硬的表情 二>_O 


好啦其實是喻黃本裡面的,把他當試閱也可以啦XDDD

就是拿網路上放的文來拿整個拉皮過了,雖然大多都是另外新打的題材





許博遠不怎麼滿意的看著照出來的大頭貼,「太僵了。」

看了看葉修無奈…嗯、平常的嘲諷臉,許博遠硬是勾著葉修的胳膊走回機器那。

 

「這不是藍橋嗎?」聽見遠處有類似自己男神的聲音,許博遠表情明顯從懊惱轉為開心的模樣被葉修看在眼裡,正要衝過去對著男神黃少天打招呼時身後一個力道把你往後一拉,重心不穩你納入了葉修的懷裡,附加葉修得意洋洋看著黃少天跟喻文州的表情……小鬼

 

「這不是少天跟文州嗎?怎麼,出來逛街啊?」葉修摟抱著懷裡的許博遠問著走到眼前的兩人。

 

「葉神好,跟少天出來買日常用品。」禮貌性的打完招呼,喻文州接著的話讓葉修有點招架不住,這句話怎麼得到的信息量有些龐大啊,小聲咕噥聲,「出來曬恩愛。」也不理懷中人得掙扎便捏起許博遠的腰。

 

「葉修!」

 

黃少天見許博遠有些掙扎又氣憤得看向身後的人便抓住機會對葉修開火,「我說葉不羞你看看人家藍橋都在那掙扎了你做什麼一直抓著人家不覺得藍橋的眼睛看著你的樣子都快要噴火出來嗎你怎那麼不解風情啊當個榮耀教科書也要記得點點你的人際關係呀知道嗎咱藍橋很少會這麼生氣肯定是你對他做了什麼所以還不快放開我大藍雨的人?」

 

不理會黃少天的垃圾話,葉修更加緊抱著許博遠不讓他離開,「忌妒我跟小藍的感情就直說。」

 

「我呸我呸我呸誰忌妒了我跟隊長感情好得很哪需要在那看著你們眼紅!」

 

「就只是葉修拍大頭照表情一直很僵而已。」許博遠無奈的望著互噴垃圾話的兩人,擔心一噴下去就沒完沒了直接切入正題。

 

「大頭照?簡單簡單。」說罷,黃少天便拉著喻文州走到旁邊的大頭貼機器裡,沒多久就帶著笑容燦爛的照片回來,「看看本少的笑容多燦爛,跟葉不修比起來肯定是我帥氣多了,還是藍橋你和我拍張照啊就別跟葉不修那傢伙拍了。」

 

­「……咦?」許博遠那小小得心臟有些承受不住,被自家男神提出要不要一起拍大頭這種邀請實在是太過刺激,當了黃少的腦殘粉這麼久就算近距離接觸好幾次也還是不習慣,更別說是直接跳躍式的往前一大步直接變成拍照這種事情了。

 

不等許博遠反應,葉修就拉著對方進去拍了張照片,雖然途中好像有聽到那麼一點的撞擊與求救聲,但喻文州可不想管到人家家裡去,他還要把握時間跟少天去採買家裡的生活用品呢。

 

「得了,跟哥拍照可是無上的榮耀。」葉修出來後無視身後掩面走出來的許博遠,把照片丟給黃少天而後者接得妥,一看見便對葉修大喊不要臉不要臉。

 

那是張許博遠被葉修用著深情的眼神望著,舌吻的照片。

 


【全職】四季

春藍/葉藍


「大春我的…你穿我襯衫做什麼?」許博遠無奈的看著坐在客廳看電視的罪魁禍首。


「啊。」梁易春伸出舌頭將滴在許博遠手指上的冰糖水舔掉。
「……!」


你看著許博遠用粉紅色的毛線打著圍巾,你感到害怕。


「哈哈哈哈哈哈大春我說你那圍巾是怎麼回事居然是粉紅色的難道說其實你是個超級少女心嗎認識你這麼久居然都不知道這件事情你也隱瞞太好了吧哈哈哈哈哈。」

「藍橋織的。」

黃少天覺得被目害。


『葉修』

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名字一直往你的心裡滲透。

你忘了,徹底忘了。

就像梁易春的名字一樣,烙印在你的神經裡。


操控著...

沒有本名,因此用帳號卡名代替,是在遊戲外的互動。

田七→月中眠→葉修






「小月月。」你想給對方打氣,卻發現對方抬起頭興奮的眼神轉為黯淡,是不是做錯了呢?但話說出口就不能收回了,你往對方身邊的空位坐下。
「我們果然是不同層次。」


你明白月中眠說的是誰,同樣的你也感到寂寞過,但畢竟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你們只是普通玩家,而對方是站在榮耀頂端的教科書,是大家心中的神,是另一種無法掩飾的權威。


「但大神沒有忘記我們,不是嗎?」

「……」

雖然沒被忘記,但總有天你們會從他的腦海中逐漸消失,你沒有說出口。

「好懷念以前啊。」

「嗯。」


思考後的你開口,「就算不能像以前一樣,至少我們能替他們加油。」

月中眠明顯鈍了下,而你拍了拍對方的背部輕笑著,「用這種方式喜歡他們,不也很棒嗎?」



就像,你喜歡著月中眠,卻只能這樣安慰他。

你笑的很淡,卻也笑的心碎。








這是前一個的B路線(還來#





『最喜歡你了。』

葉修闔上雙眼時回想著所有的事情,他緊握著許博遠的雙手跟他坐在地上,許博遠可以感受到葉修的雙手是顫抖的,就算是為愛而死什麼的,但誰不怕死呢?



許博遠眼簾微開與地板做精神上的接觸,「葉修,我很喜歡你,老實講一開始很討厭你的,但不知道是不是發神經了,某天就喜歡上你了。」

原本想打打嘴砲開些玩笑,但看見許博遠的眼神後那垃圾話從嘴邊吞了回去。



「認識你真好,我很愛你。」

有種異樣感蔓延,但葉修不好說些什麼,只知道感覺很糟,而且下秒小藍就會從自己眼前消失一樣。

「謝謝啊。」

然後你看見他的雙手移動到了頸部狠狠掐著。



『謝謝啊。』



葉修的力氣其實不會跟許博遠差到哪,或許是意志堅定吧,拉開時你看著他的唇語,彷彿力氣都被掏空整個人雙眼失神。



『再見。』



於是你什麼都忘記了,睡了。



【全職】雙胞胎什麼的

我就知道今天又是趕不上的節奏,還好早上嚕了一點T_T


------------------


葉修無視於周遭行人雙雙成對撐著傘在商店的屋簷下抽菸,本來就沒有帶手機的習慣更別說告訴別人自己要去哪,「這雨下的有夠大。」 


菸都還沒抽完,你就看見了與自己同樣臉孔的人撐著傘往這走來。


真夠了,雙胞胎什麼的。


然後你笑了。 

【全職】砸你的那個枕頭

藍河還記得曾經在哪聽過『不要害怕完美,因為你無法得到他』,所以做什麼事情他都是全力以赴,哪怕是只睡一個小時甚至是完全沒有睡就直接熬夜三、四十小時,他都會盡全力把該做的事情做到最好,這也讓藍河早早就發現要好好保養身體的重要性,免得影響到自己的行程,每週不忘要運動和自己處理飲食讓營養均衡成了藍河的例行公事。


所以每當他看見枕邊人的虛胖和完全不均衡的飲食,根本沒有運動的習慣也沒有好好休息、固定的進食時間就感到十分無奈也非常不可思議。


為什麼會喜歡上這樣的一個人呢?


藍河有時候總是會盯著葉修那睡沉毫無防備的臉思考種種,像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為什麼對方會這麼執著自己?和自己真的幸...

【全職】兩人分醋

葉藍←春

OOC可能

其實只是想看他們吃醋



這世界怎麼了?


就算被半推半就的壓在牆上強吻,藍河卻還在狀況外,這現在是演哪齣?怎剛下樓去接大神要去實行大神所謂的『一日俱樂部觀光』就被死壓在牆上還給人吻了去。


還在那疑惑的藍河明顯走神令對方有些不悅,「小藍,專心點。」腰上就是一記調戲似的捏揉。


『我靠靠靠靠現在壓著自己吻的人是葉修?』


瞪了瞪有些圓潤的眼睛,意識到究竟怎麼了的藍河掙扎起來,但被吻了這小段時間也夠讓藍河有些癱軟,那掙扎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以壓制的事情。


想說些什麼但總是被打斷,有些惱怒的藍河努力的爭取講話的機會,「唔…你、葉……等等、這什麼…嗯…」其實也只...

【全職】(*´◒`*)♡

除了突然有靈感以外

大多數都是聽歌而有大概的構思

即使歌詞或是音樂的意境跟打出來的文差很多XDDDD

煩躁的拉贊助 其實我臉皮很薄


指尖輕巧的在鍵盤上翩翩起舞,手指的主人專注於螢幕中的事情,沒有任何的猶豫與分心,鍵盤與滑鼠任由男子隨意的操作著,男子一下透過耳MIC向螢幕另一端的隊友們下達指令,一方面也留意場面的大方向好隨機應變。


畫面中的鬥爭結束後嘴角淺淺的上揚起,這是怎樣和藹可親的野圖BOSS爭奪戰啊?雖然依舊是許多家公會在搶這野圖BOSS,但比起之前真的好太多了,自從君莫笑出現後就各家公會便是頭疼,無論是副本記錄還是野圖BOSS甚至是隱藏BOSS...

【全職】未曾表態

我為什麼要自虐

史上最快的流淚只需要不到一秒

虐的 有沒有OOC啊

其實我原本要打兩段以上 但因為先打完虐的就哭到打不下去了對餔機(多容易哭#

對了我是聽幸村那篇的OST レム・トキミヤ噢


「還來啊…」白煙裊裊,右手在菸灰缸那一抖,輕吐出一絲白煙後葉修冷冷的看向給自己送花的少年,這是第幾次了?收下後只能嘆了口氣,也不好多說什麼。


明明就已經退回過好幾次,收也收了幾次,每天都來一次不同的花究竟是怎樣?害他最近頻頻在網路上找著花語,得了意思再看看無屬名的送花人,他大底也知道是誰。


誰叫那人告了白以後就再也沒出現在榮耀上了,藍橋春雪、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