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網球王子】當我從天台墜落

我跑回去看了網王同人

.......

.............

網王夢好蘇噢

殺了我

覺得會寫長篇的人都好厲害

我打了什麼鬼好雷噢(。

滿腦子都是仁王打出了柳生(被圍毆

我要成為大冷門玩家(喔

柳生與妳


在一年A班裡頭,她和大家都相處得很好,尤其是與同桌的柳生比呂士。

她還記得同桌是個帶著眼鏡的男孩子,他有著深棕的髮絲、文雅的氣質,以及被稱為紳士的優雅舉止。還記得第一次在教室裡對視打招呼時,那嚴謹的著裝相當惹人眼目,非得吸引她的目光,直到對方不解地喚了聲她的名字,那雙胡作非為的雙眼才肯罷休。


「天泉錦。」自知失禮的她遙遙腦袋瓜,思索著跟同桌...

將以前的東西拿出來整理以後稍微的增加了一些部分

果然還是有什麼怪怪的



00.

「你做的已經夠好了。」

彷彿聽見了那樣的聲音迴盪在腦海,彷彿你所得的病是因為你太過完美而為了讓你休息才這樣做的,你冷笑的對這樣的判決感到憤怒。

我還做的不夠好。

還沒完成立海三連霸。

還想打網球。

還想畫畫。

還有好多事情想要做,可能走的路剩下一小條。

在那之後你想了好多,放棄、頹廢、自怨自哀…即便如此統整出來的結果不會讓人失望。

即使用爬的我也要爬過那宛如斷崖的小路給你看。

還很多事情等我做。


01.


夢見了些以前的事情,深鎖的眉頭再醒來的當下得以緩解。

你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默默的適應著深夜的週遭。
合宿是為了讓自己更強,過往的自己是那麼的脆弱,而現今的自己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但也是跨過了那難熬的期間吧。

不知道真田現在如何呢?

你默想著這樣的事情,但就算想了也於事無補,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
勝者為王。

你戰勝之前的病痛,與立海大網球部的夥伴一起,但現在卻是踏著對方的失敗往前行……該說真不愧是精神教練嗎?
與其感嘆朋友的離去,不如好好的往前行走,做為對失敗者的補償吧。

你既是現實殘酷,又是溫和有禮的人。
所以絕對不可以愧對真田的離去,正因為是對方,所以才不會手下留情。

闔上雙眼。

對於能夠成長的人,你從不寬恕自己在戰場上太溫柔,那只會浪費時間。
即便是真田弦一郎也是如此。


02.

該開心的打網球嗎?正因為太執著勝利而失去了立海三連勝?
你不是很明白,大家都這麼努力付出了,對於勝利的執著也沒有比他人弱,那是為什麼?

或許大家都開心的打網球就可以獲勝了吧?
但一想到赤也和真田大笑著打網球,馬上就放棄了。

還是別了吧。

你這樣苦笑著否決自己的提議,感覺會先嚇跑一堆人。
果然,立海大還是有自己的打球風格吧。


心有靈犀

我只是最近吃了冷CP派啊


清水向


暖光照耀著你的手背,長長的睫毛抖了下,你慈藹的看著躺在你大腿上安穩吐息的人兒,久久不能自拔。

白石藏之介是第幾次藉由交流的名義跑過來睡覺了?
也罷,靦腆一笑。

直到是時候分離,你輕拍著對方的手臂,想要喚醒對方,但卻收到了懶散的回覆。

真是貪睡啊。

你這麼想著笑了出來,反之則是捏了捏對方的臉頰,惹得對方哀聲遍野。

「白石君,都這個時間了呢?」看了看掛在旁邊的時鐘,你提醒著對方。

「唔、幸村對不起啊!又睡著了。」白石賠罪的樣子好生有趣,你便不刻意戳破,只是習慣性的呵呵笑著,「那期待下次和立海的練習賽,幸村再見囉!」

「嗯,再見呢。」小幅度的揮著右手,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