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文豪野犬】試著談一場永遠的戀愛吧

乙女向,太宰x妳。

OOC預警,我在打什麼666

我喜歡你

  

每個人告白的時候,肯定都是鼓起了勇氣才能說出口吧,這句話一旦脫口而出,很多事情便會不一樣,無論是好是壞。能夠兩情相悅的戀愛是能讓人幸福的存在,當然也有那種,兩情相悅而痛苦不堪的時候。

我喜歡上了世界上最糟糕的人選。

那人名為太宰治。


  

  

  

  

    

獨自坐在咖啡屋角落的四人座座位區,自動筆筆芯壓在白紙上描繪出她心中所想,儲存在腦海中的妄想被逐一實現在小小紙張上,專注眼前動作的她沒有注意到對面多了個人,直到那雙手停頓,從口中溢出滿意嘆息,她才注意到對面多了個女人。


「...

【文豪野犬】自己的同事跟前上司是情商智障怎么办

Lofter终于能用手机发文字而不用带图了,尝试用了一下这种字体,但下次应该还是用电脑敲字,比较快比较习惯。 

森欧外x妳

我并没有特别高产,我只是有灵感的时候来一发。
好想打千雷殿,锻刀厅好弱... 资历还有三千才七万,奇遇什么的好难get... 

新赛季刷起jjc散排走起,pvp跟pve一起玩就是特别累,还要养十几只号Orz

流水帐


00.

天泉优,现年二十三岁,一个曾经用一些特殊手段让外貌看似萝莉少女的成年女子,有着金发碧眼如此显眼的特征,因为身高关系,只要不开口分分钟被当成外国儿童对待。

对于自身惨不忍睹的穿越经历完全不想提起。 ...

666fo點文,佔TAG抱歉

佔TAG抱歉

回來以後瞬間漲粉嚇死人

雖然想要用潮到出水的666來點文,但是回家的時候已經669

在評論回個,之後從評論抽兩個

請帶作品與CP,無CP請寫無CP,不寫多P,可自帶梗,會斟酌是否使用

寫過的作品都能點

全職、黑籃、刀亂、文豪、劍三

比較喜歡寫BG就是

點到……3/31 pm11:59……吧。


正大光明無恥曬我家毒姐

其實她妝很濃,只是特效調低了

這天讓她cos花姐,連萬年髮型都換了

我家花是隻蘿


附上抽籤圖片


【文豪野犬】我們是朋友嘛

沒什麼CP,單純懷念一下三人

OOC預警


「唷。」女人才一踏入店裡,織田作比誰都早開口向她打招呼,伴隨著門上所掛的搖鈴,她毫無聲響走到織田作身邊,頭髮隨著傾斜的角度有些高低差,將面部表情換為輕笑的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呀,織田作。」


並沒有到無視的地步,天泉稍微瞄了下織田作左方兩個男人後,坐定織田作右手邊的位置。


「爺,威士忌。」她抬手酒吧裡的酒保點了杯飲料。

「一樣加檸檬嗎。」

「嗯。」

似乎早已成為無言的默契,被喊為爺的酒保笑笑遞上酒杯,這次還附上顆小巧包裝的糖果。

有些疑惑的她睜大些雙眼,只見酒保笑了幾聲:「給妳的。」


「爺今天...

【文豪野犬】化作嘆息

把二季動畫補完了

無法言語(合掌)

森鷗外x你

織田作嗚嗚嗚嗚嗚。・゚・(つд`゚)・゚・


0.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

因為工作的目標是個蘿莉控而將外形改為小女孩的女人在路邊被男人們圍繞,男人們數量眾多,因此路過的人們為了不惹禍上身紛紛繞道而行,那時的她僅僅是在心裡思考如何將這群人帶到荒涼處解決,卻被被一名身穿長大袍的男人相救。

而那個男人就是本次的目標


──森鷗外


這可是絕妙的好機會啊。

她這麼想著,卻在對上對方雙眼時猶豫了。

明明在人群中只是平淡無奇的雙眼,此時卻充斥了擔憂,或許是因為現在的外型吧?她想。


「這麼小的孩子居然一個人...

【文豪野犬】強吻下去就對了

開頭非常給力

然後我後繼無力(喔

...想減臉上的嬰兒肥

太宰x你


夜晚的街道充斥著未歸人們的嘻笑聲,機械式的招呼語、人來人往的身影以及那掛在暗夜裡照亮街道的光線,她對於這樣的情景並不排斥,卻厭惡著與生人的觸碰。

長睫刷出一片片影像,不停將眼中所見放入腦海中記錄著,剎那間她瞧見熟悉身影,卻不打算上前喊住對方。

時間如同洪流那般沖洗掉腦海中的記憶,不知道是否還被記在心上,她鄙視著心裡所想,嘲笑那份不該有的情緒。


──多愁善感啊。

她想著。


提著手上那一袋藥物,她默默走在那身影的後頭,直到她彎入轉角巷弄內不見對方為止。

然而,不知道上天是否想嘲笑她的避而不見...

【文豪野犬】我的同事究竟是女強人還是單純腦子有洞

是個有自創女角的小短文,看官請注意。

補完文豪動畫就…超級大腦洞。

原本想寫男的,最後還是變成女生了,弟弟哪時候可以出場啊(。

原案一樣是刀劍那同個孩子,假如平行。

其實我挺喜歡森鷗外的。


雙眼還在適應著周遭的昏暗,剛清醒的她眨了眨雙眼,想要看清楚她究竟身在何處。

正想要抬手揉揉雙眼卻感受到了囚禁感,一雙手正從身後環著她,那睡迷糊的大腦在剎那間高速運作起來,想起了為什麼此時此刻不在她自己的房間睡覺。

一個使勁往後肘擊,她聽見後面傳給自己溫暖的人慘叫一聲,毫不留情的力道使對方的慘叫聲非比尋常,然而她不打算給對方任何一點憐憫。


「鬆手啊,混帳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