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神助攻一样的路人可以请问你的电话号码吗?

其实我不确定孕妇能不能进去看电影,没注意过……如果不行的话请算我的bug无视这点吧QuQ

请不要吐槽我狐狸不能吃爆米...ry

鸣狐x女审

现代Paro、OOC预警

对不起喔我用词废,大半夜已经恍神

感谢吃货组,今天也是爱着你终於到货上架啦TuT!

 @皊暩 666fo的点文

点文全数清完!ya


少女……不、年过二十五的女人站在电影售票口正对面的柱子旁,对於周遭投来的关怀眼神说免疫也不算,即使花了这麽多年来习惯,依旧无法完全适应。


平时上班穿着的制服将那张幼齿脸蛋的气质给压下,最多被当成打工的小妹妹,平日出门也穿着着比较森系些,最多也是被当成...

【刀劍亂舞】你前主是個病嬌,你是不是也是

微歌仙x女審,OOC預警,很短的…奔放?


我興奮到好想唱歌睡不著,估計真唱了我是會被我爸媽剝皮掛在家門外的,於是阿雪說了那妳就睡覺或寫文吧,但左想右想我只想到這種神經病的東西

但好像也不意外?

畢竟我是個產糧靠激動,多半不是肉,大多都有病的女人(大笑



碰碰碰碰!


地板被踐踏而發出的聲響從門外傳來,隨著距離縮短讓聲音越來越大。

歌仙兼定放下手中毛筆嘆了口氣,對於從不聽勸該文雅些的審神者感到懊惱,卻也對無法對她實際上生氣的自己感到無奈。


他對審神者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感謝居多。

擁有肉體來使用自己的本體斬殺敵人,毋需藉助他人的能力便能大展身手,...

【刀剑乱舞】今晚的月色很美

大半夜聊天产生的东西

一期一振x你

OOC预警

内有言语调戏,斟酌食用

很短

為什麼我又開始寫一期,阿桃跟阿雪出來負責好嗎


走这:☆ 

【刀劍亂舞】蓬蓬裙

我的心情複雜

OOC預警

一期一振x妳

我沒有開車...

我要吐槽現在是調戲一期都會被遮罩嗎

總之走這:點我


【刀劍亂舞】薄荷味的妳

突然就是爆炸性情緒

獅子王與妳

OOC預備,完全就是傻白甜

好可愛

好可愛

好可愛!!!!

啊啊啊啊啊啊!!!


學生Ver.


厚重大衣抵禦著寒冬的侵襲,怕冷的少女身上裹著圍巾。相較於市售成品來說,那條圍巾有些過長,卻是她第一次親手織作而成。


「吶、獅子王。」

黏糊糊的幼嫩女聲從圍巾裡傳出,早已習慣她說話時的含糊不清,獅子王扭頭看向她。


纖細長羽遮著她懶得睜開的柑色雙眸,少女柔和的眉頭微微下垂,看似柔弱的八字下垂法在獅子王眼中有些刺眼。

有許多男性因為身邊少女的外貌來找他好幾次了,不問還好,『本來就很可愛的女孩子配上那個眉毛看起來更...

【刀劍亂舞】包包頭很可愛喔。

ooc預警

嘗試第一人稱,雖然是這樣說,卻好像……(望天

獅子王是天使獅子王是天使獅子王是天使獅子王是天使獅子王是天使獅子王是天使(崩潰

總而言之,這樣那樣,獅子王與妳


「吶、獅子王。」

冰涼的觸感從口腔滑入喉嚨至更深入,炎熱夏天就是該喝些冰涼飲品來過癮一把。

我將飲料放往一旁,望向身邊與我一同躺在榻榻米上耍廢的獅子王,不由得心情更好了些。


「啊?」他那灰銀眼眸並沒有朝我這看,反而是往天花板直盯著,或許是太熱所以懶得動?

「要不要幫你綁頭髮啊?你綁在側邊,頭髮都和頸部的汗水黏在一起。」

老實講,一直覺得夏天把頭髮側綁是不怎麼理智的行為,好看歸好看,...

【刀剑乱舞】来做个比赛吧

莺丸x女审神者


只是想写东西

只是脑子一直跑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现在暴躁的想写点东西而已。


晚夜中带着夏季微微潮湿的气息,比起早上更轻薄的湿黏感并不会让人不适,与景趣一同置入而存在的萤火虫浅浅闪烁在庭园之中,尚未入眠的刀剑男子们随着本身意愿做着各自的事情。

萤丸与萤火虫有无法割舍的传说,让他有幸听闻名为审神者的女人说过关於此物种故事,见着周遭好奇的人们,自告奋勇述说起了萤火虫的一生,对萤火虫感兴趣的人围绕、远观与赞叹着此种生命的构造与诞生。


没有理会外头仍有些热闹的气氛,她的指尖掠过新书精白崭新的书页轻轻一撩,眼珠子朝那片未...

【刀劍亂舞】壞習慣

666fo的點文,雖然女友力很不明顯,請查收  @幽瞳hitomiya 

光忠嬸

題005《壞習慣》


她和一些審神者有些不同。

要說是哪裡不同的話,大概就是演練這回事,本身就是類似團體手合增進能力的場所,她卻是讓所有能力值達到最高的刀劍們出場去虐人。

完全暴力輾壓的概念。


今天的演練也是毫無懸念得到了系統的勝利A。


面無表情捧著未看完的小說,坐在高腳椅上坐姿端正的她瞄向剛在前線大放異彩的燭台切光忠,那是身為女子的一些些私心,而後不帶情感連帶掃過其他人。


「辛苦了呢。」平靜、輕柔與些許淡然,她的聲音清澈不含糊,...

【刀劍亂舞】秘密戀愛

一小時內,就別在意文筆了。

遲來的愚人節快樂。

Lofter又抽風。

極限挑戰六十分

宗三x女審


審神者在這個本丸裡其實比較偏向媽媽的角色,要說為什麼的話,其實很多事情都有親自打下手,有些刀不怎麼贊同,卻因為審神者的固執默默接受。

長谷部最為當頭,總在一段時間便私下找審神者討論,她不是不能理解大家的想法,然而,她就是想這麼做,不僅僅是喜歡大家,更是因為有那麼一部分私心讓她不想收手不管。

只要插手管事,不僅可以了解本丸刀們的個性還能增進感情,對、她其實是另有目的,但那有什麼關係呢?不要危害到他人,還能增加和氣的事情,為什麼不去做?


闔上雙眼朝長谷部苦笑的審神者...

【刀劍亂舞】100%純包友30題其47

題目來自於你的铃堡100%纯炮友30题

小狐丸x女審,有奈米感青江審

假設今天也是愛著你的世界線

6+7+8+10+16=47

說起來我的測試,連三次出來都是小狐丸啊。


走腎

走肝

【刀劍亂舞】100%純包友30題其1~4

題目來自於你的铃堡100%纯炮友30题

其實我無論打文還是看文,都有很嚴重的潔癖,說是強迫症也好,說是自以為是也好,內心的警鈴大作之下完全無法吃糧。

於是經常肚子餓。

Just歌仙兼定車


點我

或這

【時空政府很閒】當正宮看見妳曾經的黑歷史還想幫妳兌現時

OOC

這系列是all嬸

我家本丸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一進到茶室,審神者便看見那抹茶色。

對於茶室終於有心中的正主,少女在各方面都相當愉悅,無論是終於有個品茶好手還是終於迎來心中的正宮。


平時鶯丸除了沏些審神者從各處收集來的茶葉外,偶爾還會帶上些書房的書打發時間,雖然本人說是增進現世的知識,但在審神者眼裡只是個喜愛收集情報的孩子罷了。

像早明白少女會來到這間茶室,屬於她的茶杯就放在托盤內動也不動,明顯清洗過的痕跡令人心中緩緩暖了起。


明明就是會要人服侍的角色呢。


少女在鶯丸專注看著手中書時伸手...

【刀劍亂舞】肯定可以的吧?

復健。

獅子王→女審神者

我想好好表達,希望能被感受到氛圍,不單是文字,而是散播氛圍。

如果能被感受到,至少這篇就會是美好的。


我知道。

一直都看著。

算是很早到達本丸的刀了,獅子王在本丸的時間可媲美加州清光與第一把蜂須賀,他明白所謂主上的作為與一些小習性,即便還是有些無法理解的作為,但那是主上的特點,是所有刀都不太能猜測或是了解的一小部分。


但那究竟是一小部分,還是將近全部呢?


獅子王他並不知道眼前所認識的審神者究竟是前者還是後者,反正怎樣都無所謂,總有天會知道吧?

他看著審神者忙來忙去的身影,明明很想幫忙也自告奮勇幫助了少女,卻不是最被注目的那...

【刀劍亂舞】看見我了嗎?

復健

獅子王→女審神者

明明是很難過的文,打著打著獅子王也難過了,改天補償他(崩潰

有認識的攝影走了,於是想起有個朋友曾經說,要是去麵攤找他的話就煮麵給我吃,結果隔天他就走了。

要珍惜彼此,即便失去了誰依舊能走下去,也必須走下去。

仍舊是在彼此的現在與未來中,努力不讓任何一方掉線。

不說了,我要去久違看文撫平一下(合掌


獅子王發現今天的審神者有些不一樣,即便平時也會發呆,但這次發呆卻比平常專注,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他已經用力搖著她的肩膀也沒有得到回應。


「主上!」

「啊?怎麼了?」

他搖了好陣子少女才好不容易回神,這般反常的模樣令獅子王擔憂不已,...

【刀劍亂舞】偵察は大事だっていち兄言ってました

我這邊發生了很微妙的事情,測試了幾天發現只要用手機網路就能妥妥上LO,然而我的QQ依舊是鬼打牆,改密碼以後用新密碼進不去,想用安全綁定也沒辦法,所以我刪掉QQ了(合掌)


下面起是神經病似的復健東西ry

有點流水帳

我只是單純聽到五虎退的「えっと、偵察は大事だっていち兄言ってました」汙了一下。


我是個非常不稱職的審神者。


會這樣說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我奪走了身為刀身的他們最希望做的事情吧,要說每次被他們注視時不會感到壓力是假的,但我實在捨不得。

即便身為大家長的一期一振來遊說過,我也只是在幾次回絕後淡淡地解釋並希望他能明白……

不過,一期一振在我解...

【刀劍亂舞】太好了。

接續宣示主權,少女有點顏面神經敗壞(咦)且不擅說話。

燭台切光忠x主



00.


輕盈的腳步在不怎麼製造出腳步聲的狀況下來到了燭台切的房間,看著男子將代表他本身的刀遞往眼前,少女沒有多說什麼,默默將燭台切光忠的本體放入劍袋裡。

交代完明日午後的集合時間,少女離開了房間。

關上拉門的那一刻,少女毫不猶豫地往前邁步,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關上拉門,少女便將剛才放入劍袋內的本體拿出,仔細觀賞著光忠本體,最後關上電燈,連同刀柄抱著入眠。


即便你不跟他們起鬨,參加什麼陪審神者回到現世的唯一名額鬼大賽,我還是會帶你走。


01.


當少女跟光忠一回到現世的那刻,少女便明白,...

【刀劍亂舞】老娘在宣示主權

早安,好久不見,依舊日夜顛倒在遊戲坑裡頹廢,文筆大概廢掉了,但是台灣的刀劍Only快到了,收到入場卷的第一個反應是「幹,我有報場欸。」


然後、然後...

然後該弄新刊啦(。

來個短的

燭台切x嬸嬸

AFK了快半年之後花一個月衝了快五千資歷也是夠想死,台服的人不夠多,要刷戰場成就簡直崩潰。


蜜金色瞳眸轉呀轉,隨著周遭絢麗的燈光不停挑起男人的好奇心,經過本丸裡多數人廝殺的最終結果,燭台切光忠隨著自家審神者來到了現世。

對於付喪神的他,所有未來的嶄新科技都是未知且充滿吸引力。


這就是審神者所待的世界啊……


燭台切心中有什麼竄出,但又不知道那股煩躁...

【刀劍亂舞】給紅

這個爺爺有些壞掉,食用注意。

謝謝紅半夜的時候玩那個測驗,這種爺爺好喜歡啊。

從今以後我們要一起生活,不可以離開我唷?

妳在說些什麼呢?妳的家就在這。

 @糟糕的脑洞 


簡單,粗暴,非常短。

【刀劍亂舞】論一個亂挑釁人家還以為贏了的三日月最後嘴角有多爆走

復健

數珠丸x嬸嬸

只有一點點,幼兒學步車。

快逃啊、這數珠丸怪怪的

OOC預備

我只能說,我努力去揣摩了,但可能還是跟某些人心中的數珠丸不同,就......各自飛_(:3

不要再爭寵了,大家都喜歡。

爺爺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就是覺得你會欺負數珠丸>_<(幹

我不是黑粉,我很喜歡爺爺der!(硬要說


「好、好不舒服,別這樣……」


數珠丸恆次平靜地看注視著眼前的女子,浴衣被佛珠綑綁而顯得有些凌亂,隨便一處就能見著遮掩在布料下的白嫩肌膚,她的面容因佛珠施壓的微微窒息感有些潮紅,小嘴一開一合只為了獲得微薄氧氣來維持腦子的清醒。


補檔連結,...

【刀劍亂舞】鋁罐煉乳

謝謝 @桃色妄想 陪我聊汙

*ଘ(੭*ˊᵕˋ)੭* 阿桃是天使

最近認識了好多人,大家人都好好,覺得好開心✧*。٩(ˊᗜˋ*)و✧*。

希望不要被我嚇到就是了說(*´д`)

單純無腦兒童車

就不要在意細節了真是的_(:3

嘗試一下腿部很敏.感的一期哥hs

風情萬種的哥哥請當一回悶.騷.變.態吧。

其實我吃草莓不配煉乳欸。

...看了一晚的布袋戲剛剛才狂飆


一期一振不太明白為什麼少女要約他到房間內吃草莓,還是…夜晚出浴之後的事情,不過他們的審神者在做神秘的事情時通常不帶原因,出於些許的好奇,他答應了,也就是為什...

【刀劍亂舞】騙子之舞(下)

OOC預備

嬸嬸的個性這在篇應該很容易就能猜到吧,這個外遇文的嬸嬸、一期、鶴丸在感情方面都很糟糕。

很危險

我在打什麼

總而言之都上了且很和平,結局很糟糕,有感情潔癖的嬸嬸別看

今天也是愛著你(NTR文)的番外其二。

一期審與鶴丸

...最近都睡到下午兩三點(躺屍),晚安

上車注意


華麗的大廳裡頭,即便充斥著大量的人潮也不顯得壅擠,酒紅色的毛地毯上填滿了金色雕紋,充分體現了這間酒店的氣派與水準,站在櫃台內的女子與站在櫃台前的白髮男人交談著,像是在反覆確認資訊而抬頭又低下,最後她手上多出一張磁卡。


「這是您的房卡。」女子朝鶴丸表露職業微笑,不忘...

【刀劍亂舞】傘

一直想跟看看這企劃,結果一直忘記,結果拉了一長串,來慢慢補(咦

一樣我家本丸

時間軸在成為審神者之前

先見面什麼的就別太在意了(咦

大概是流水帳

小狐丸與(未)審神者

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第五回,傘


踏上輕巧的步伐,她的指尖僅施予微小的力氣給油紙傘的傘柄,隨著心情胡亂轉著傘面使傘上的雨水濺灑在周遭,嘴角因隨心所欲的行動也跟著浮動著。

拖著一身過長的華麗衣物在被雨水覆蓋的道路上行走,尾端的布料全浸濕在各個小水灘裡,並沒有很在意衣物被弄髒,她依舊哼著小調兒,對那精緻美好的布料毫無關心。


明知會弄髒卻一意孤行出來做著每日必做的散步課題。

在眾人...

【刀劍亂舞】狡猾的是誰?

400FO點文,來的超級慢

太郎嬸

 @尹夜菊 的點文ヾ(*´∀`*)ノ

突然心血來潮的一發!

太郎好難抓啊。


太郎。


靜坐在與弟弟同住的房內,緩緩睜開雙眼的太郎太刀站了起來,身穿內番服的他走出了房間,前往那許久未去的茶室。


「呀、你來了。」坐在茶室那不大不小的空間之中,有著一貫笑容的少女朝太郎擺擺手。


「主。」


「太好了,還好太郎有聽到,明明就喊了好幾個人呢。」並沒有任何侮蔑別人的意思,僅僅只是為了神刀能夠感應到她的呼喚感到開心。

因為懶得站起來走動的她擅自使用了靈力呼喚著本丸的刀們,然而不知道是什麼問題...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成為審神者便能跟付喪神愉快玩耍時

接續上次的"當你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中獎的時候"

算是補完

標題騙人(。

下雨天悶悶濕濕黏黏糊糊,腦子裏面都是空的

而且這裡還瘋狂打雷噢?咻咻咻的打了至少五分鐘以上都沒停過,到底會變怎麼樣啊,這地球。

要乾枯了(›´ω`‹ )


1.青梅竹馬


當髭切察覺到少女離開房間時已經是晚餐時間了,莫名其妙就在茶房過了一整個下午,回過神來周遭的人早已離開,他默默站起,離開了茶室。


朝飯廳走去的路上,他看見了少女迎面而來。

想起稍早前的對談,他想起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


「主上。」

「呀。」

「除了喜歡臉之外,主上對我...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中獎的時候

OOC

這系列是all嬸

不要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是你啊(咦

我家本丸

髭切是真的很耐看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主上/主殿。」


原本在走廊上前行的少女停了下來,轉頭望向聲音來源處也就是左手邊房間內的幾人,挑起眉頭的她走向房內的桌邊坐下。


「你們在幹嘛?」先不說為什麼會聚集在準備給鶯丸的茶室好了,這個組合不會有點奇怪嗎?三日月、髭切、鶴丸跟……光忠?燭台切光忠應該是最不容易跟他們攪和在一起的人才對啊?


「沒幹什麼呢,只是在討論前些日子那本書上的內容而已。」髭切笑咪咪地替眾人向少女解答。...


【刀劍亂舞】光忠快跑!

起床一點開私信後腦子的第一個反應

鶯丸拿著火把跟汽油桶看著光忠(。

光忠快跑!

很短

很短

很短

真的很短

大概只有幾行字


鶯丸輕敲審神者辦公房的房門,待裡面的人有回應之後他開門進入,「請進。」

他手上拿著一小疊的信件,那是本丸門前信箱裡的信件,無論是哪種類型的信件,每天都由近侍拿給審神者,而政府公文自然會在上面設好結界,避免內文被付喪神看見,算是一種保護機制。

他將信件放到了那張茶几上,也就是她的面前,接著握住托盤上茶壺的握把與茶身,對準茶杯將其傾斜,放任壺內的淺褐色液體流出。


「又來?」埋首專注在批改、審核文件的她柳眉皺起,來自政府信件上面那結界傳來的...

【今天也是愛著你】騙子之舞(上)

OOC

安安我回來了,可是我還在戰鬥(合掌死)

今天也是愛著你的番外其二。

嬸嬸的個性這在篇應該很容易就能猜到吧,這個外遇文的嬸嬸、一期、鶴丸在感情方面都很糟糕。

打太長我會崩潰所以分上下(咦#)

……快要兩個禮拜沒動總覺得我什麼都不會打了,像智障。

BGM可以搭配 ライアーダンス feat. 初音ミク 

我覺得歌詞相當貼近這整篇外遇文想表達的東西!


眉頭深鎖的五条鶴丸嘆了口氣,交疊的雙手擋在嘴前,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被粟田口實彌一通電話拐出門。

樂昏頭的他答應對方的邀約,到達目的地以後卻發現居然是...

【刀劍亂舞】論一隻吃醋的鶴會如何報恩

接續上次跟阿桃的喝茶接力文來看。

 @尾羽 的400點文,很努力的奶油Play了但還是一點都不奶油

哇...噢...覺得文筆退步了,救命,最近有點沒耐性寫描述

鶴嬸,小敞篷車。

不好吃也不可以揍我;u;


一期一振與鶴丸國永的房間是分開的,經遊一期一振的請求,她將一期的房間安置在短刀房附近,卻也讓鶴丸那傢伙有充分的空間可以思考如何惡整本丸的大家,甚至是做驚嚇道具。


女子被鶴丸國永拉回了五条刀的房間,她手上抱著的料理盆與打蛋器看著一臉興奮望向她的鶴丸國永,完全不理解他腦子裡現在所想的是什麼東西。


「你不是想吃蛋糕。」柳眉一挑,她問。...

【刀劍亂舞】癡漢30題其二十四

接力(*´∪`)...........

謝謝和我聊汙的 @桃色妄想 

順便當 癡漢30題 嚕了一發

三日月宗近x女審神者


24. 對方的衣物


距離三日月宗近遠征回來還需要一陣子,少女側躺在茶室間發呆,手裡抱著他的內番服捲曲身子,桌上茶杯內的花茶已逐漸轉溫。

明明是她親手將那抹明月派出去的,現在卻莫名想起對方來了。

近期專注於挖掘小型地下城的她,也不敢去麻煩其他人花時間陪她品茶,每個人回來時疲倦的模樣讓人無法開口,簡直可說是自食惡果。


「唔……」她將臉部整個埋入手上的衣物之中,若有所思的皺起眉頭。...


【今天也是愛著你】相似的淡漠

OOC

番外

論一個本來就很冷漠的一期一振如何注意到審神者

今天也是愛著你的番外其一。

這個世界觀裡的人本來就在壞掉邊緣,不可以打我。


要說是從哪時候注意到實彌這個女孩子的話,應該從高中時期說起。


在高中被奉為王子殿下的一期一振對誰都很溫柔,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無論妳的成績、品信、家庭狀況,他對誰都很溫柔。

同樣的,正因為對誰都很溫柔,所以沒有人是特別的。

一期一振知道,除了弟弟們以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被他稱為特別的,溫柔的外表下,是對其他人都感到無所謂的冷漠。


作為班代的一期一振,今天也微笑的將收齊的作業交給老師。


「吶、粟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