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劍俠情緣參】傾妝盼故人(三)

沒那麼美好,但他們的確是不同陣營。

大概就是這樣吧,交代一下毒姐怎麼來的。


在不知道第幾次被唐景濤追得滿身大汗全身傷痕幾乎快趴在地上時,一個急速追命箭往她天庭飛來,保命要緊,當下一個念頭使她反射性甩出枯殘蠱後瑤台沈鶴往右手邊滾去,一整串行動濃縮在幾秒內使不習慣的她一個腳滑摔倒在地,接著她便被滿臉笑容的唐景濤一手拿千機匣一手插腰看著,還被對方用兩腳囚禁了身子。


「終於會反擊了。」收起千機匣的他坐到滿身傷痕的少女身邊,一臉欣慰。


從唐景濤來找瑤滿之後,瑤滿便把教育工作丟給唐景濤,一人跑去仙蹤林。

她的每日任務硬是變成五花八門的雜耍任務,除了每日早課修行、打坐、研藥...

【劍俠情緣參】傾妝盼故人(二)

感覺很亂,腦子寫完但是手打不出來。

瘡疤。

反正很短,快結束了。


幾年下來,十來歲的少女已與口中師傅在五毒幽靜中度過數年。由艾黎長老找回來的阿滿是謂能左右戰場的支援,單修補天只為眾生,戰場上他是那麼意氣風發,如今仍舊寶刀未老,對於毒經的知識或許不怎麼理解,卻對補天訣有獨樹一格的見解,總讓阿芙能在不同的藥草上學到不同於書上的知識,幾年下來,阿芙對補天的了解也到了一定程度,只欠實際對人使用。

若說對生物使用補天心法所學,師父總在她需要時帶回一些受傷的小動物供她實用,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巧合,阿芙明白也不點破,能助她更早熟練,何樂不為呢?但人類受傷這可不是開玩笑,攸關人命,饒是她師父也不...

【劍俠情緣參】傾妝盼故人(一)

說個故事。


從有記憶以來,她便在納羅門下修得毒經,平時與阿幼朵住在一塊。

據艾黎長老說,她是在藥王谷被汪興風給撿到,輾轉之下入了五毒成了苗疆民族。

生父生母不詳其訊,只知一女娃兒長的特別可愛,不似多數苗人膚色健康,偏蒼白的模樣成了獨特的辨別方式,更因與阿幼朵同住,更為顯眼。

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阿幼朵聰穎卻好玩,被四使同時寵愛的她天真卻殘忍,多數人都認為她沒辦法和阿幼朵好好相處,大概沒多久便會哭著想離去,殊不知她和阿幼朵簡直臭味相投、相見恨晚,讓其他人跌破眼鏡。


他們總說她自幼聰慧,什麼都學得快,無師也能從書自通,然而,每當她走在路上見著他人都有師父可撒嬌,總覺得...

【劍俠情緣參】單思不醫

想想我這一整排門派人物拉開,清一色全是女號,各個造門派氣質捏得愉悅,正想自己弄個號綁來自爽卻發覺一個男號都沒有,硬是又多開一隻成男羊,怎作死又弄隻純陽呢……

一覺起來,想著氣咩單修氣純,道長單修劍純罷了,挺好。

文筆渣,只是想宣洩個情緒,Maybe流水

那啥,毒姐被花哥這樣那樣以後躲著他的故事(咦


世道隨戰火喧囂不停更動,已不知究竟過了多少大劇小幕,長甲蓋上深不見底的黑輕敲茶館木桌,黑色露指手套更顯女人的白皙,身穿南皇成套唯缺頭冠的她瞄向站在茶館門口點餐的男子,嘴角一勾,便見著他走向正對面坐下。

單手撐頰得她垂下細長羽睫,與多數苗疆女子不同的紅褐嘴角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