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壞習慣

666fo的點文,雖然女友力很不明顯,請查收  @幽瞳hitomiya 

光忠嬸

題005《壞習慣》








她和一些審神者有些不同。

要說是哪裡不同的話,大概就是演練這回事,本身就是類似團體手合增進能力的場所,她卻是讓所有能力值達到最高的刀劍們出場去虐人。

完全暴力輾壓的概念。


今天的演練也是毫無懸念得到了系統的勝利A。


面無表情捧著未看完的小說,坐在高腳椅上坐姿端正的她瞄向剛在前線大放異彩的燭台切光忠,那是身為女子的一些些私心,而後不帶情感連帶掃過其他人。


「辛苦了呢。」平靜、輕柔與些許淡然,她的聲音清澈不含糊,令人感到舒服。

闔上書本的她從高腳椅上離開,緩緩走向場地正中央,她舉起手想與對面的審神者握手來結束這場禮儀戰,卻不料伸出的右手被對方雙手緊握。

突如其來的狀況令人措手不及,正思索著『突然抽出來是否太無理,但是兩人又不熟好像也沒關係』這種無關緊要卻又對要面子的人來說相當重要的問題時,對面的少女開口了。


「吶、吶、妳家的燭台切好帥啊,妳是怎麼訓練他的?我們家的燭台切雖然也很帥氣,但卻沒有妳家的這麼帥啊,總覺得缺少了些什麼!」


一瞬間不是很愉悅對方覬覦她的燭台切光忠,卻被那名為禮貌的壞習慣給壓下。

面對那雙充斥光芒的眼眸,她有些茫然,畢竟,什麼刀劍訓練的,她全都甩手丟給近侍去做,而她的近侍就是燭台切光忠。

即便有著不算低劣的靈力值,卻因為本身運氣過差,很久很久之後才得到了較為稀有的刀,而燭台切就是初期的夥伴。

作為一個從未接觸過管理這塊的少女,她一直硬著頭皮扛住本丸的運作,她不太懂所謂大局或是戰略,卻因為剛顯現的刀劍們彷彿嗷嗷待哺的孩子們,她只好咬牙苦撐,直到燭台切的出現才稍微緩和些,然後,到了現在,她已經想不起一開始是怎麼煉造刀劍們的。

那充滿希冀的眼神令人感到淺淺窒息感,眨眨雙眸的她將左手的書本塞到身邊燭台切的手上。


「唔,無論是誰家的刀,怎樣的成長環境,妳不覺得,當他們站在戰場上為了榮耀去戰鬥時,才是最帥、最亮眼的嗎?」

她伸出左手輕撫著對面戰敗審神者的臉龐,用那純淨聲線勾勒出每把刀劍們的努力。


「國外的月亮總是比較圓,卻會讓人蒙蔽雙眼,遺忘了身邊有多少耀眼燦爛的存在。」隨著少女的輕笑,她看見那位審神者的臉微紅了起來。


「也、也是呢,大家都很努力了……」宛如恍然大悟,過多的話語皆是累贅,不必言語便能明白其中道理,對面的審神者仍舊沒有放開她的雙手,反而興奮的笑著,「吶、妳叫什麼呢,我叫藍!我好喜歡妳啊!講話好有深度卻又不用過多的話就能點醒人!」


「咦?」茫然地看著眼前戰敗給她自稱藍的審神者,莫名的轉折、奇妙的緣分,她不是那麼開放的女人,大腦仍在衝擊中。


「而且,妳的聲音好好聽!」


「謝、謝謝誇……」

「好的,謝謝藍小姐,不過我們等等還有下一場演練呢,這些事情下次見面的時候再聊,請問藍小姐意下如何?」她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身邊的燭台切光忠一手插入兩人之間給制止。

明明燭台切的笑容依舊,卻有種壓迫感在其中。


「啊、非常對不起,是我擅自佔用了你們的時間,有機會再見。」藍一臉慌忙鬆開了緊握的雙手,眼帶遺憾與歉意朝兩人看去。


「不會。」仍然是禮貌性的話語,她從燭台切手中接過未讀完的小說,朝藍揚起淺笑。









「光忠,雖然不太懂你這麼做的用意,但下次要注意些,這樣對女孩子是非常沒有禮貌的事情。」

「是。」

坐在書房書桌前的她抬眼注視著燭台切光忠,那聲應答一聽就知道是敷衍,她有些喜悅卻有些無奈,畢竟她可是被紳士禮儀養大的女人。

「光忠,你這樣不行。」


聞言,燭台切光忠站了起來,走到審神者面前幾乎是臉貼著臉,面帶嚴肅說著:「您知道有多少女生在跟您見面之後組成了後援會嗎?」

「欸?」

見眼前的少女茫然那模樣,燭台切重重嘆息,他舉起雙手將少女的臉捧在手心上,面對面這距離實在太近,無論是燭台切的嘆息或是說話的氣息都淡淡打在少女臉上,勾起她心中那抹小小的希冀。


「您太過溫柔又太過耀眼,許多女孩子視您為女神,許多男孩子將您視為夢中情人,您可知這些在我眼裡看來都是那麼刺眼?」


「你……」

「當初打趣說著不要拈花惹草,結果您先拈花惹草了不是?」

「我……」

「您說,做錯事情就該有些懲罰,那麼,您是不是也該被懲罰呢?」


她第一次從燭台切眼裡看到那麼著急的神色,還有彷彿做了壞事被抓包卻沒有悔意的孩子那樣沾沾自喜的模樣。

她的臉龐被皮質手套磨蹭著,真皮的觸感不是那麼好,卻從中感受到燭台切的小心翼翼,長睫沒有覆蓋住男人淺淺上揚的嘴角,在她那份情意亂撞於心中時,唇上的溫度宣示著初吻的獻出。


「您做了壞事,所以我懲罰了您,那麼您是否也要懲罰我呢?」


「啊……」

「那麼、懲罰你陪我到最後吧?」


在她那份情緒暴漲時,她的嘴已快於所有掩飾過的悸動。

或許、這樣也不錯吧?

柳眉微微抬起,乾脆將情感攤在陽光下的她朝燭台切光忠露出比以往都還要燦爛的笑容。

那是將情感全由禮儀兩字覆蓋後,再次被釋放的樣貌。


「沒問題,那麼您的壞習慣,全由我一手破壞吧。」語畢,他再次吻上。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