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

除了突然有靈感以外

大多數都是聽歌而有大概的構思

即使歌詞或是音樂的意境跟打出來的文差很多XDDDD

煩躁的拉贊助 其實我臉皮很薄









指尖輕巧的在鍵盤上翩翩起舞,手指的主人專注於螢幕中的事情,沒有任何的猶豫與分心,鍵盤與滑鼠任由男子隨意的操作著,男子一下透過耳MIC向螢幕另一端的隊友們下達指令,一方面也留意場面的大方向好隨機應變。


畫面中的鬥爭結束後嘴角淺淺的上揚起,這是怎樣和藹可親的野圖BOSS爭奪戰啊?雖然依舊是許多家公會在搶這野圖BOSS,但比起之前真的好太多了,自從君莫笑出現後就各家公會便是頭疼,無論是副本記錄還是野圖BOSS甚至是隱藏BOSS,只要一刷新有了消息就開始對等下要面對的事情感到頭痛。


           ──面對君莫笑


藍河一開始還是很緊張的,因為哪知道會不會半途突然出現那沒下限的人,「君莫笑這傢伙或許連下限兩字都不知道是什麼」曾經有人這樣開玩笑,當時藍河也只是笑了兩下便轉換話題,雖然嘴上笑著但心裡就是那麼點悶,其實君莫笑被這樣說的時候自己悶什麼不知道,但就是悶,也不知道是悶些什麼,別人這樣的玩笑本該一起開心的笑著。


把野圖BOSS的獎勵以及後續處理完之後,藍河拉開了好友欄發現,半夜總是亮著的君莫笑三字,今日竟然是意外的灰著,也不知道是發什麼神經,藍河將遊戲視窗化之後拉開了QQ對著離線的君莫笑輸入了「怎沒上線?」這樣的話。


等自己回過神的時候早已將訊息發送出去,藍河第一次覺得恍神跟手速真的是要不得的東西,即使自己的手速他媽的沒有戰隊快,但比起一般人來說也不算慢了。


「唉、我發什麼神經啊……」對著螢幕嘆氣。


總不可能是喜歡對方吧?


藍河將這個答案直接否決掉,自己不可能喜歡男性,對方也一直找自己麻煩,應該說是找所有大公會的麻煩,像是搶記錄搶BOSS搶材料就算了,還會對自己言語調戲,像君莫笑的名字大辣辣的上電視時會收到私訊「藍啊,不覺得哥很英勇嗎?」之類的話,想起來就覺得很好笑。


是啊、君莫笑這人是很厲害沒錯,不依靠大公會們就算了還反過來打大家的工,真的是有一手好技術、經驗和遊戲知識,而且君莫笑的聲音其實還不錯聽就是…但那樣的聲音說出嘲諷的話真的是讓人…覺得很可惡但是又很無奈,不知道君莫笑本人長什麼樣?


唉、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啊?怎就這樣越想越奇怪了?


搖了搖頭,藍河決定先將遊戲登出後去吃飯,或許吃個飯休息一下不要想那麼多,也就不會這麼煩躁了吧?


雖然藍河是這樣想的,但吃完飯後一段時間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開螢幕,發現QQ那君莫笑的視窗有了回應,正猶豫究竟是否要看過,手早就快一步把它點開。


不點開還好,一點開藍河整個人對著螢幕發愣了幾秒,臉從粉嫩轉為大紅,從大紅轉為鮮紅,又從鮮紅轉為粉紅,就這樣幾秒的時間藍河覺得自己真的是不作死就不會死,那時怎會對這樣的人感到擔心!


「君莫笑你妹的不要自戀過頭了天啊我之前怎麼會問你那種問題啊你知道自我感覺良好怎麼寫嗎你知道下限是何物嗎你真的有廉恥這種東西嗎!」藍河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這麼接近偶像黃少天。


「知道啊。」


炸毛。










『怎麼?想哥了?為了小藍上去一下也不是不行,但你等下可要對哥負責啊。』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