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之後告白

好像很多都會用>>贏了你就要和你告白這樣的梗來構成,挺有趣的

赤黑赤

只是整理書而已腰就痛到快挺不直,我多希望是被ry隊弄的<








在比賽休息室角落的黑子哲也環抱著自己的腿縮成一團,儘可能的使用Misdirection來躲避其他人的關懷,這時候或許冷靜的思考會比被大家關心還要好。

想想啊…

發現了黑子哲也的存在並且加以使用的人是赤司征十郎,所以不管如何發動Misdirection基本上都會被發現,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逐漸的、不知道為什麼,視線逐漸的被拉了過去。


在帝光的時候,偶爾會去圖書館找些書來看,也不算是什麼打發時間,只是單純的想去所以去了,但是去了十次大概有九次或十次會在那碰上赤司征十郎,無論是先到還是後到,一定都會被對方發現然後叫到身邊一起閱讀,偶爾會互相交換看的書然後說出自己對書中內容的想法。

炎炎夏日、寒冷冬天,無論哪時候圖書館內的冷氣運轉聲的嗡嗡作響,窗外的景色隨著四季而變,無論是下雨或是怎樣的天氣,兩人從來都沒有缺席過,就好像已經成為了不成文的約定,如果沒有去的話還會被赤司征十郎稍微的唸一下,或是黑子莫名的感到不習慣而心情煩躁,就好像已經成為了生活中必定發生的事情少了就不行一樣。

記得以前,中學二年級的時候,有一次黑子因為發燒太過嚴重所以沒有到學校上課,大家都很擔心的傳了簡訊來問候,甚至有人煮了粥叫黑子隔天來學校時不要帶便當,唯讀赤司直接殺到黑子家探望,雖然說話的方式依舊是那麼唯我獨尊,卻不難發現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些曖昧不明的擔憂。

還記得中學三年級,趁著赤司在圖書館不小心睡著的時候,偷偷的親了對方的唇,然後轉頭裝作鎮定的繼續看書,即便內心早已混濁不清楚,連自己都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最讓人難以忘記的是畢業的時候,有些人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有些人互相說著類似誓言的話,黑子則是被赤司叫去體育館的後面,然後被吻了。

一個令人難以忘記的吻,深入、充滿侵略性、無法呼吸,在最後的最後赤司征十郎只拋下了句,「有什麼異議,打贏我再說吧。」就轉身離開了。

指尖劃過微張的下唇,黑子哲也突然站了起來惹得旁人的視線,「怎麼了,黑子?」火神大我看著眼神異常明亮的黑子感到不解。

「不…只是想起一些事情…」回望著火神疑惑的臉龐,黑子回以笑容。

「嘛、總之等等和洛山的比賽一定要全力以赴,知道嗎?」拍了拍黑子肩膀的日向笑著。

「是。」回望著日向順平,黑子堅定的回答。













贏了以後,絕對要和你告白啊。

絕對,要罵你是臨陣脫逃的膽小鬼。

來了噢,赤司君。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