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宛如的固執

赤黑

同居

大學







拉起過長的袖子映入眼簾的是滿滿青紫色的痕跡,如果不解釋的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肯定以為是被虐待吧?少年在心中如此的苦笑著,但是這種事情可不是能大聲說出來的事情啊,眼底沒有任何的波動只是盯著手上的痕跡隨後雙手掩著臉,他人所看不到的困惑就在手下的空間展現出。

那種、什麼的…

那種東西可不是能夠正大光明拿出來說的啊,雖然不講出來大家可能都已經明白了,但是卻都裝做不知道、不明白,一但說出來就有什麼東西開始崩壞了…不、是早就已經崩壞了,從初中的時候就已經崩壞了,在那練習後大家都已經返家的體育館,只剩下赤司君和自己…

硬生生的、那樣的…

潔白的手離開了臉部,望著窗外的月光顯得格外的諷刺,為什麼不離開呢…?是啊、為什麼呢?

「哲也。」

身後的聲音硬生生的打斷了少年的沉思,大概是太認真了所以沒注意到腳步聲吧…轉過身子一臉平靜的看著和自己的高度相差無幾的赤紅,「赤司君。」

水藍色眼眸平淡的看著那過於耀眼的異色瞳孔,太過耀眼的金黃以及吞噬一切的深紅,那完美的配色完善的襯托出了名為赤司的氣質───不容許抗拒。

異色的瞳孔瞇成直線,硬生生的將瘦弱的身子拉進懷裡深吻著,不容許任何拒絕而壓著對方的後腦杓,宛如強盜般的奪走口中的空氣不給予任何的休憩時間,良久、主動的人滿意的舔了舔嘴角望著懷中「哲也,我之前說了什麼?」

「……征…十郎…」像是小孩般期待著什麼的神情讓黑子哲也無法拒絕對方,當回神時已經讓話語從口中離開,抿著嘴有些懊惱的低著頭。

是不是太順著赤司君了呢…

如此想著的黑子其實也不是不知道,大概是有什麼東西在控制自己的情緒,然後奔馳而出吧?明明都知道那是什麼,卻又不想要承認,固執的不想要順從對方來看看對方的反應…

明知道自己是故意的卻又總是只用口頭稍微繞個圈子讓自己掉入陷阱,赤司征十郎就是如此聰明的男……人呢,明明只要威脅自己就可以了,就可以不用這麼費勁的達成目標了…

「在想什麼?」輕捏著稚嫩的臉頰,赤司征十郎輕笑著,看著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黑子哲也,莫名的有種優越感,如此固執又可愛的人要去哪裡找呢?

「沒有…赤…──征十郎。」

「嗯、好孩子。」語畢,一個深長的親吻又落在黑子唇上。


那是肯定的吧?







──明知道喜歡卻又不肯開口,固執又不肯承認的那抹影。





──對黑子才變成孩童,等對方親自承認而下著慢棋的王者。





                        像是捉迷藏的持續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