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劍俠情緣參】傾妝盼故人(三)

沒那麼美好,但他們的確是不同陣營。

大概就是這樣吧,交代一下毒姐怎麼來的。





在不知道第幾次被唐景濤追得滿身大汗全身傷痕幾乎快趴在地上時,一個急速追命箭往她天庭飛來,保命要緊,當下一個念頭使她反射性甩出枯殘蠱後瑤台沈鶴往右手邊滾去,一整串行動濃縮在幾秒內使不習慣的她一個腳滑摔倒在地,接著她便被滿臉笑容的唐景濤一手拿千機匣一手插腰看著,還被對方用兩腳囚禁了身子。


「終於會反擊了。」收起千機匣的他坐到滿身傷痕的少女身邊,一臉欣慰。


從唐景濤來找瑤滿之後,瑤滿便把教育工作丟給唐景濤,一人跑去仙蹤林。

她的每日任務硬是變成五花八門的雜耍任務,除了每日早課修行、打坐、研藥修蠱、實際操作之後便是下午的補天實戰課,說是補天實戰課,不如說是大神屌打小白。

目標一開始從在手下活過十秒變成二十秒、一分鐘、十分鐘後越來越久,每每快不行時,都會被唐景濤刻意的失誤硬是挖起來繼續跑著,不得不說,他對她的訓練還是很上心,但總是讓她帶回一身傷。

唐景濤對她的用心,她都看在眼裡,聽瑤滿說過『妳師丈以前可是大神級殺手』,雖然沒問過他們是怎麼認識的,但瑤滿讓這樣一個冷酷的殺手教導她也是驚喜,而唐景濤也總能針對她的實力去做課程調整,說不開心是假,卻讓她陷入迷茫。


喜歡師父。

師父喜歡師丈。

師丈人很好。


心知討厭不起唐景濤的芙兒深深嘆了口氣,而他以為是對結果不滿意,帶著手套的大手揉上那烏黑髮絲笑了笑:「妳意志堅定、反應快速、學習快又熟知自身技能,很不錯了,就差在實戰經驗,我給妳的訓練速度已是常人的數倍。」


「師丈,你和師父怎麼認識的?」沒回應唐景濤的鼓勵,她不解地朝對方望去。

突然的疑問讓唐景濤的笑容有些僵,大腦迅速搜索著他家媳婦兒說過的話,好像沒有不能說這部分的警告,下秒便鬆開了僵直的嘴角。

「戰場上認識的。」他平靜的笑了笑。

「欸?」顯然是被這答案震到,她看向那好似平靜卻暗藏波濤洶湧的神情。


「妳也知道,我是惡人谷的人,妳師父是浩氣盟的人。」少女點點頭,對於惡人谷與浩氣盟的關係還是會聽到來訪苗疆的人稍微提起,雖然總壇內的人不怎麼談論,而且,從他們兩人剛見面那氣氛來看,還是多多少少能猜到些什麼。

「我們經常在戰場上見面,見面多了便開始留意對方,一開始還因為我把他照顧的人打死了追著我打好幾天,但妳也知道,妳師父單修補天。」說著,他笑了出來:「有次在做任務的路上遇到妳師父,他一臉憔悴分分鐘要死的模樣,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一直有個聲音說『不能失去他。』,我就偷偷把他帶回下榻的客棧,好好治療一番,結果妳師父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花瓶砸我。」


「嘛、都是陳年往事了。我現在隱姓埋名,找了個小幫會生活著,本來有找妳師父來,但他堅決要為浩氣盟奔波一輩子。」

他斜眼瞄了下少女:「妳要來我們幫會嗎?滿兒希望妳可以來我們幫會,至少在我眼底下能保護妳的安全。」


「那為……」

「他有天會回去的,回到戰場上,他不可能帶著妳。」他直接打斷芙兒要說出口的話,歛起嬉鬧時的模樣,顯得嚴肅的他眼中帶有不可拒。

比起請求,那時候瑤滿提出『給老子看著她長大』時的模樣更像是命令,本來就是殺戮機器的兩人迸出火花就算了,居然一併對一個小女孩有了類似親情的情緒,真要不得。


到底還是對這小女孩上心了啊,我們。


良久,腦中一團混亂有些失神的少女回過神,眼睛逐漸恢復焦點,她一臉嚴肅地看向唐景濤。

「……好的,師丈,但是……請教我更多吧,關於打架的事情。」


那雙堅定的清澈眸子先是讓他愣住幾秒,隨後闔上雙眼笑了出來。

滿兒真是收了個好徒兒啊。


「好。」


直到數個月後,瑤滿從仙蹤林回來看到兩人互毆,他直接一個千絲往某人身上拍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