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劍俠情緣參】傾妝盼故人(二)

感覺很亂,腦子寫完但是手打不出來。

瘡疤。

反正很短,快結束了。




幾年下來,十來歲的少女已與口中師傅在五毒幽靜中度過數年。由艾黎長老找回來的阿滿是謂能左右戰場的支援,單修補天只為眾生,戰場上他是那麼意氣風發,如今仍舊寶刀未老,對於毒經的知識或許不怎麼理解,卻對補天訣有獨樹一格的見解,總讓阿芙能在不同的藥草上學到不同於書上的知識,幾年下來,阿芙對補天的了解也到了一定程度,只欠實際對人使用。

若說對生物使用補天心法所學,師父總在她需要時帶回一些受傷的小動物供她實用,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巧合,阿芙明白也不點破,能助她更早熟練,何樂不為呢?但人類受傷這可不是開玩笑,攸關人命,饒是她師父也不願下手。



「師父、師父!」

少女軟嫩嗓音傳入耳裡,正坐在花草中的男人抬頭看了奔跑向他的孩子,嘴角不經意一撇上揚,一絲柔意踏過臉上原先的清冷,勾勒出身為苗疆男子的妖艷感。受了不怎麼大的外力,他接過那小小身軀後揉揉烏黑髮絲,眼中親暱似父女。

「這是怎麼了,這麼著急?」他也不怎麼著急,伸手捏了捏被他多日調養逐漸健康的粉白小臉。

「芙兒在路上遇到一個迷路的叔叔,他想找師父,叔叔人很好感覺不壞,芙兒就帶他來了。」說著,他的視線與轉頭往後看的她不謀而合疊在一身皮衣的男人身上。

再三確認來人毫無惡意後,她才帶他來的,誰知道她的師父,也就是瑤滿有那麼一瞬間拋出殺氣,壓得她險些喘部過氣,或許是顧慮到抱在懷中女孩兒的感受,瑤滿斂起殺氣輕撫著她的背部與髮絲。

「誰派你來?」不願徒兒被他嚇著的瑤滿施些力將懷中少女更往他身上壓,看向來人的眼神充斥著腥風血雨。

雙手搭在瑤滿胸前的少女第一次被她師父如此對待,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來自瑤滿身上的清新藥草香環繞在少女的嗅覺中,鮮豔欲滴的蘋果紅瞬間爬滿了她臉上。

對沒有父母的她而言,師父便是她的一切。

小時候相處下來的情感是那麼模糊不清,對心理的情緒全推給了親人愛,卻在此時此刻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對那樣陌生的東西感到慌張,她不敢輕舉妄動,硬是壓下即將破土而出的苗種。

 

「我來找媳婦兒不行?」面對那彷彿看著殺父仇人眼神,答問者不慌不忙走到男人身邊單膝跪下,伸手要摸瑤滿的臉龐卻被對方憤恨中帶有戒備的模樣震住,那層層保護下埋著些微的精疲力盡,男人瞧見了也沒多說,輕嘆一口氣摟過瑤滿的頸部,再次長嘆。

「媳婦兒,我想你了。」  

  


方才的劍拔弩張宛若一場不值得提起的鬧劇,面無表情卻眼帶鄙視的瑤滿朝芙兒介紹了他的……枕邊人:「叫師娘。」

「不,你師父才是下面那個,我是師丈。」  

然後,她看見瑤滿紅著臉跟唐景濤爭辯。  

說真的,她不待見師父身邊突然多出一個人,更何況還被師父承認是師丈,她內心微妙的將那份還沒破土的東西拿了塊大石頭壓住。  


師父開心就好。  


「既然你都來了,那就給芙兒練習吧。」瑤滿隔著皮衣用手背拍了拍男人胸膛,一臉『敢放水就知道』的模樣,惹得小毒蘿縮了縮身子,她認為這令人發冷的感覺比剛才她師父的殺氣更可怕,這分明是要大神虐菜的節奏吧。

「……」唐景濤看了看自家媳婦兒,又看了看睜著靈光大眼的可愛少女,在心裡給她默默上了幾炷香。


頂住啊,少女。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