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劍俠情緣參】傾妝盼故人(一)

說個故事。





從有記憶以來,她便在納羅門下修得毒經,平時與阿幼朵住在一塊。

據艾黎長老說,她是在藥王谷被汪興風給撿到,輾轉之下入了五毒成了苗疆民族。

生父生母不詳其訊,只知一女娃兒長的特別可愛,不似多數苗人膚色健康,偏蒼白的模樣成了獨特的辨別方式,更因與阿幼朵同住,更為顯眼。

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阿幼朵聰穎卻好玩,被四使同時寵愛的她天真卻殘忍,多數人都認為她沒辦法和阿幼朵好好相處,大概沒多久便會哭著想離去,殊不知她和阿幼朵簡直臭味相投、相見恨晚,讓其他人跌破眼鏡。


他們總說她自幼聰慧,什麼都學得快,無師也能從書自通,然而,每當她走在路上見著他人都有師父可撒嬌,總覺得有些羨慕,即使能自學奇招心裡仍少了些什麼。


總窩在書間讓人不怎麼舒適,她趁著太陽溫和許多的近晚午時跑到艾黎長老旁,打探似的瞄了身邊人:「長老,芙兒也想要個師父。」

稚嫩嗓音帶著黏膩,她盡可能的放軟聲音朝艾黎長老說著。抬頭一臉期望注視著眼前對她疼愛有餘的長者,只見長老注視她的眼神更為柔軟,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頂上髮絲,呵呵笑了兩聲。


「雖說妳天賦異人,仍舊是個孩子,長老有個人選,芙兒明日同時間來看看是否有資格當妳師父?」

「長老最好了。」她往艾黎身邊蹭了幾下,抱著帶來的秘笈蹦蹦跳跳往總壇方向遠去。


「滿兒,你看那孩子如何?」艾黎朝隱沒於陰影中的存在問去。

被點名的來者踏出陰影外,站在陽光下的他環胸於前。


「會很辛苦吧。」

「呵,這不就喊你來帶她。」

「……」被喚為滿兒的苗疆男子一臉無奈。


「她和你小時候有些神似,很聰明,好像大家都寵愛她,實際上卻孤身一人。」艾黎望向她離去的方向,眼帶溫柔卻有那麼一絲憂慮。

「長老……」


「別帶她去入陣營,至少,別讓她步你後塵。」


「……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