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後來怎麼了。

極限挑戰60分085

復健







坐在房內的審神者被一群短刀與脇差圍繞著。

又是時候說睡前故事了,審神者如此說著。


「今天來說個比較不一樣的故事吧。」


「從前從前,有個相當漂亮的女孩子,從小見過她的人們無不讚嘆、無不喜愛,為了避免爭風吃醋導致無謂的爭鬥,她的父母擅自將她關在房內養著,美其名擔憂,實際上則是囚禁。」

「想要見上少女一面的男子必須向父母繳納一定的物資,無論是金錢、食物或是奢侈品,只要是父母能接受的範圍便可,女孩當然知道這件事,然而她沒有任何辦法,她之於父母只是賺錢的工具罷了。」

感受到衣袖上那份力道,審神者輕笑著摸起五虎退的髮絲。


「每天只能在父母準備的大房內玩著各種華麗的玩具,卻沒有任何人願意陪伴她,願意來這找她的,不就全都是因為她的美貌想一睹風華的男人們嗎?久而久之,對於生存的意願也就低了,她思索著,反正終究無法敵過命運,不如不要活了。」


「有日半夜,村莊被強盜洗劫屠村。」


「咦?這樣那個女孩不是很可憐嗎!」雖然敷著面膜講話依舊清晰的亂握拳講著,對於這樣的故事感到不安。

「噓。」闔上雙眼的少女食指抵在亂的嘴前,隨後繼續說著:「欣喜的少女知道,自己的性命已經到達盡頭,她朝闖入房內的強盜述說了自己的故事。」


請用您的刀解放我吧。


「她不打算做任何掙扎的舉動,被關在大房內的少女知道,即便離開這裡對她也沒任何意義,在這殞落才是最好的選擇,即便那是她自私的願望。然而強盜僅僅只是看著她數秒,轉身便離去。」

「沒有迎來內心期待的命運,少女相當慌亂,她慌忙從後抓住盜賊的手,卻被狠狠摔開。」

「盜賊鄙夷望向少女,他說:『眾人說妳美,妳便自以為天下之最,不肯親自踏遍世界,妳永遠就是那個愚者。』」


審神者話說至此便沒有下文。

「主上──之後呢?」,短刀與脇差們著急的想知道結局,卻只見審神者輕笑幾聲,轉頭望向正在偷聽的宗三。


「嘛、你們覺得後續是什麼呢?」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