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文豪野犬】我們是朋友嘛

沒什麼CP,單純懷念一下三人

OOC預警









「唷。」女人才一踏入店裡,織田作比誰都早開口向她打招呼,伴隨著門上所掛的搖鈴,她毫無聲響走到織田作身邊,頭髮隨著傾斜的角度有些高低差,將面部表情換為輕笑的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呀,織田作。」


並沒有到無視的地步,天泉稍微瞄了下織田作左方兩個男人後,坐定織田作右手邊的位置。


「爺,威士忌。」她抬手酒吧裡的酒保點了杯飲料。

「一樣加檸檬嗎。」

「嗯。」

似乎早已成為無言的默契,被喊為爺的酒保笑笑遞上酒杯,這次還附上顆小巧包裝的糖果。

有些疑惑的她睜大些雙眼,只見酒保笑了幾聲:「給妳的。」


「爺今天好興致啊,孫女身體好多了?」

只見酒保的笑容更柔和些,他搖搖頭:「我把妳說的故事和她講之後,她每天都期待我講更多故事,前陣子硬是將糖果保留起來想要交給妳。」

話到此,原先的柔和染上淡淡憂傷,女人或多或少明白怎麼了:「請替我向她說聲謝謝。」


「對了,這兩位妳應該認識吧。」確認酒保朝天泉點點頭後,織田作指了指身邊兩個男人,轉頭看見兩人的視線都在她身上,點點頭笑了笑表示認識。


「原來是美魔女大人啊。」


「哈?」對於太宰突然不禮貌的言論感到疑惑,然而,即使是坂口安吾也只聽過傳聞而已,或許到了驗證此傳聞的時候了?

「你是指『集首領寵愛於一身卻過12歲的女人肯定是個美魔女』這個傳言嗎?」


「我倒是覺得沒什麼啊,相處起來就是正常的女人,多愁善感了些,也會抱怨工作上的事情,而且每個人都有不願意說出口的秘密吧?」

準備開口的她被織田作的話語停下動作,翠綠雙眸中的情感波瀾不拘,彷彿從未想過有人會替她開口。


「空穴來風。」

「正因為我是空降,年紀又大,某些人才會不爽,有本事來做我現在的工作啊。」撥開包裝紙,將情緒裡好的天泉將糖果放入嘴中,有些甜膩卻帶些酸味。

跟戀愛一樣呢。


「膚淺的人生呢。」彷彿在嘲笑兩人,單手撐頰的她拿起酒杯,冰塊碰撞到酒杯的瞬間響起了清脆聲響。


織田作看見天泉如此只好無奈嘆氣,「你們別在意,她就是被人說多了才能這麼自然嘲諷人。」


「誰跟你自然嘲諷。」換上明顯不滿的表情,小嘴也隨著情緒嘟起,手肘一個用力就往織田作腰部撞去,「啊、痛……」


「妳怎麼打人越來越大力……」

「不就是你講話越來越討厭了。」

「那也不用這樣……」

「反正你明天要去調解修羅場,就趁現在領教一下女人的憤怒。」

「欸────」


太宰跟坂口雖然被放置在一旁,卻津津有味看著織田作被欺負。

要想,平常能讓織田作抱怨工作或是特別激動可是很難的,這場景可謂稀奇。


「喂,織田作被欺負你們還那麼開心看著?」

被女人點名的兩人反倒沒什麼感想,對看了幾秒反而笑了出來:「畢竟,我們是朋友嘛。」


「喂。」












我們是朋友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