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文豪野犬】化作嘆息

把二季動畫補完了

無法言語(合掌)

森鷗外x你

織田作嗚嗚嗚嗚嗚。・゚・(つд`゚)・゚・






0.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

因為工作的目標是個蘿莉控而將外形改為小女孩的女人在路邊被男人們圍繞,男人們數量眾多,因此路過的人們為了不惹禍上身紛紛繞道而行,那時的她僅僅是在心裡思考如何將這群人帶到荒涼處解決,卻被被一名身穿長大袍的男人相救。

而那個男人就是本次的目標


──森鷗外


這可是絕妙的好機會啊。

她這麼想著,卻在對上對方雙眼時猶豫了。

明明在人群中只是平淡無奇的雙眼,此時卻充斥了擔憂,或許是因為現在的外型吧?她想。


「這麼小的孩子居然一個人在街上亂晃,沒有和父母一起走嗎?」

她聽見森鷗外這麼說,回過神的她搖搖頭:「反正去哪都不會有人在意,與其看著噁心的人不如到處晃晃,搞不好會有什麼好事情。」


明顯對女孩的答案感到錯愕,森鷗外不顧旁人眼光放聲大笑,接著單手扶膝望向女孩,另一手則是伸到她身前,「那,要不要和叔叔一起走?」


作為異世界的訪者,為了生存而做過無數從未想過的事情,甚至是殺人也曾經做過,卻依舊沒有人願意對她說出這種話,明顯動搖的她有些想哭。

無論做了什麼,都只是單純的工具,為了活下去,為了找到那個歸屬,她不停的走著。

然後到了森鷗外面前。


「……好。」


森鷗外看著眼前的女孩在搭手的瞬間流下兩行淚,不自覺有些慌亂起。

於是快二十的她看著森鷗外手忙腳亂想逗她笑。


1.


「想想那時候的天泉超可愛啊。」

「碧綠大眼,金色長髮,簡直就是愛麗絲的翻版,要是有機會的話真想給愛麗絲看看。」


身後無限冒著粉紅泡泡的男人令她感到煩躁,伸手就是一針往森鷗外的眉心丟去。

「閉嘴,大叔,還有我們見面的時候明明愛麗絲的形象還沒出來好嗎。」


被針扎到瘋狂噴血的森鷗外大聲喊著好痛,卻在下秒把針拔出丟棄。

表情肅然許多的他望向女人的背影,嘴角失守,笑了。


天泉感受到森鷗外從後逼近,卻沒有任何舉動。

接著,伴隨頭上多出來禁錮空間的手,一股熱氣從耳邊掠過,低沉帶著磁性的男性嗓音發出了輕笑聲,她感受到他另一隻手的不安分,以及大腿上的熱度。

「既然這麼清楚,為什麼不肯正視呢?」


「要不是那次的酬勞不夠多,我就不會和你走了,知道嗎?大家都知道要防著奇怪的叔叔呢。」

勾起詭譎笑容的女人轉頭輕視著身後的男人,彷彿在嘲笑他的所作所為,在諷刺他的一廂情願。


「那我可真是個失敗的蘿莉控呢。」

「是啊,畢竟我可是二十出頭歲了喔?」


2.


「首領不好嗎。」


坐在酒吧裡的女人轉頭望向身邊的織田作,沒有接話。


「小姐不想說就算了吧。」伴隨輕聲的嘆息,他聽見女人的反問。

「那為什麼織田作不喜歡太宰呢?」


這可真是個有趣的提問,難得微微挑眉的他想著。

「作為朋友的話,當然可以啊。」


「那不就是了?」只見女人勾起粉唇,瞇起的雙眸定睛於手上的高腳杯,似在傾訴些無人能知的情感,那一臉嫵媚卻不失氣質的模樣令一般人難以招架。


「啊。」






天秤若是倒向哪邊,就是失敗的瞬間,你可以裡解嗎,織田作?


啊。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