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肯定可以的吧?

復健。

獅子王→女審神者

我想好好表達,希望能被感受到氛圍,不單是文字,而是散播氛圍。

如果能被感受到,至少這篇就會是美好的。












 

我知道。

一直都看著。

算是很早到達本丸的刀了,獅子王在本丸的時間可媲美加州清光與第一把蜂須賀,他明白所謂主上的作為與一些小習性,即便還是有些無法理解的作為,但那是主上的特點,是所有刀都不太能猜測或是了解的一小部分。


但那究竟是一小部分,還是將近全部呢?



獅子王他並不知道眼前所認識的審神者究竟是前者還是後者,反正怎樣都無所謂,總有天會知道吧?

他看著審神者忙來忙去的身影,明明很想幫忙也自告奮勇幫助了少女,卻不是最被注目的那位。


「說了要這樣做才對喔,蜂須賀?」


究竟是哪時候被吸引了。

或是說,在不注意的時候怎麼就成了想得到注視的類型了?

明明就不是加州清光那樣懼怕被丟棄的類型,為什麼呢?

即使是加州也能在審神者的手下安穩度過,『比較怕你們不要我了』也是能說出口這樣話語的審神者,所以說那份急切想得到更多注目是為什麼。


「獅子王?」

「你還好嗎?」

「咦?我和平常一樣很好啊?」

他望向加州與大和守揚起與平時分毫不差的笑容。

獅子王不想被擔心於是學會了說謊。

究竟是哪時候呢,能面無表情地說出這種話。


「吶、蜂須賀,你不覺得獅子王最近怪怪的嗎?」

「是嗎……或許是吧,有時候心不在焉的。」

無論是什麼事情,最優先都是找蜂須賀,一定是因為初始刀的關係吧。


即使努力了,也就是第二順位的程度而已。

獅子王垂首握放著雙手,什麼都沒握住。

不就是忌妒而已嗎。

獅子王明白心裡那種情感是什麼,明明是那麼橫衝直撞的角色卻在這時候退縮到舒適圈了,完全不像他,想掙扎、咆哮這份弱小。

他自嘲,卻毫無辦法。


「所以說,獅子王來做近侍嗎?」獅子王看著對他伸出手的少女,揚起笑容回握住。


「嗯!包在我獅子王大人身上吧,絕對好好照顧主上的起居!」

回過神應答的獅子王驚覺果然還是不行,居然會被審神者發現他的不對。


不過會被發現不對勁……或許,對她還是能有所期待吧?

只要努力讓她看見他的話,肯定可以的吧?

只要努力的話,妳一定能看見我。




────直到碎裂而遺忘這份情感之前。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