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偵察は大事だっていち兄言ってました

我這邊發生了很微妙的事情,測試了幾天發現只要用手機網路就能妥妥上LO,然而我的QQ依舊是鬼打牆,改密碼以後用新密碼進不去,想用安全綁定也沒辦法,所以我刪掉QQ了(合掌)


下面起是神經病似的復健東西ry

有點流水帳

我只是單純聽到五虎退的「えっと、偵察は大事だっていち兄言ってました」汙了一下。








我是個非常不稱職的審神者。


會這樣說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我奪走了身為刀身的他們最希望做的事情吧,要說每次被他們注視時不會感到壓力是假的,但我實在捨不得。

即便身為大家長的一期一振來遊說過,我也只是在幾次回絕後淡淡地解釋並希望他能明白……

不過,一期一振在我解釋後就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反而默默幫忙擋下短刀們的攻勢,或許他也是贊同的吧?


簡單來說,所有刀都能出去戰鬥,只有未極化的短刀們是例外。


他們只能去夜戰。


或許會有人覺得,短刀就算不是夜戰也能戰鬥,然而這對我來說實在是…一想到可能滿身傷痕回到本丸,心裡就極度不舒服。

我總是被一些審神者私下笑說太過在意或是太過軟弱,那些留言也曾令我經思考過這問題,可是,即便如此、即便明白他們的渴望,我也不願見到任何人受傷。


再也不想重蹈覆轍。

那太過放心而導致的悲劇。


自從小夜、亂和厚他們極化回來,再也不用只待在夜戰之後,所有短刀們突然都變得積極起來,三不五時跑來詢問下次的夜戰出征是哪時候。

一開始覺得莫名其妙,但久而久之便能明白,或許是三人能夠走出只能夜戰這個框框,看見了所謂世界的遼闊,與其他短刀們分享那份喜悅之後,他們也蠢蠢欲動了吧。


雖然戰力變強是件好事,但這麼頻繁出陣是否也不太好?

然而,每次能見著他們回本丸時滿足的笑容,在那比賽究竟誰今天比較賣力時,又會默默將這個念頭打消,怎麼有種明明還是青春少女,內心卻進化成老媽子的錯覺?

還有一期一振,那個滿足的笑容和超級滿意的眼神是怎樣,監護人不是你嗎?你不覺得你需要負責嗎?

咦、你做什麼?走開喔。

我是說對你們家孩子負責,滾開喔!

不對,為什麼你看得懂我內心在吐槽什麼?

一期一振!

滾開喔喔喔喔喔!!


不行,我心好累,但為了短刀們的笑容,果然還是在不讓人疲勞的狀況輪替下出陣吧。



「主人大人,請問我可以去別的地方看看了嗎……?」極化後剛回到本丸的五虎退依偎在比以前還大的白虎旁顯得更加嬌小,看著那雙期待的雙眼,總讓人無法拒絕。


「五虎退不會太累嗎?」輕拉起五虎退放在胸前那白皙小手,我盡量讓自己露出為難的神情放輕聲音詢問著,若是五虎退不打退堂鼓,我一定會答應出陣。


「還好…唔、如果造成主人大人的困擾也……」


帶些慌亂好似快哭出來的模樣讓人心有不捨,無奈的我默默嘆息:「沒事,你就去吧,只是第一次去外面,我讓一期跟著?」

在五虎退小小聲地歡呼下,特地組成了有監護人的小隊出發。

一切都是那麼平靜地度過。


直到有次,我跟著五虎退帶隊的夜戰小隊一同前往搜尋明石國行。

然後搜查時,聽見了這句。


「嗯、一期哥說過偵查是很重要的事情。」


「啊?」


「啊……第一次出征時,一期哥說了:『偵查是很重要的事情,率先知道弱點的話,對付敵人就很輕鬆了不管是人還是歷史修正主義者。』」五虎退面帶幸福說起,就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般。


…………

嗯,就像是孩子一樣。

草尼馬還好五虎退聽不懂。

該讓一期一振皮繃緊一點了,給老娘在小孩面前講這種話。


難怪那時候回來,一期一振笑得那麼開心。

還有鯰尾他們臉上的紅暈。


……一定是我想多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