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老娘在宣示主權

早安,好久不見,依舊日夜顛倒在遊戲坑裡頹廢,文筆大概廢掉了,但是台灣的刀劍Only快到了,收到入場卷的第一個反應是「幹,我有報場欸。」


然後、然後...

然後該弄新刊啦(。

來個短的

燭台切x嬸嬸

AFK了快半年之後花一個月衝了快五千資歷也是夠想死,台服的人不夠多,要刷戰場成就簡直崩潰。








蜜金色瞳眸轉呀轉,隨著周遭絢麗的燈光不停挑起男人的好奇心,經過本丸裡多數人廝殺的最終結果,燭台切光忠隨著自家審神者來到了現世。

對於付喪神的他,所有未來的嶄新科技都是未知且充滿吸引力。


這就是審神者所待的世界啊……


燭台切心中有什麼竄出,但又不知道那股煩躁感是從何而來,似蜜的眼眸中回歸了最初的冷漠,染上一層不知名的煩躁。

身穿西裝的燭台切默默握起拳頭。


揹著燭台切本體的審神者沒有說話,她明白燭台切在煩躁,卻不明為何煩躁。

睫毛隨著走路的步伐眨呀眨,腦子在高速運轉之下,她伸手拉了燭台切到前方小店,後者明顯受到驚嚇,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與疑惑,任由她拉著。

燭台切仔細一望,店裡全是精細的小飾品,因為回到現世的時間是晚上的緣故,店內充斥著已經下班下課的人們,小店顯得更為壅擠,更何況她還揹著燭台切的本體。


「光忠。」被點名的人一個回神,將專注力從店裡的擺設與各種五花八門的小飾品上轉移回審神者身上,被她熱切且專注的眼神看著,內心的躁動更多了些。


「是?」


「挑一個吧。」她指著眼前櫃子的盒子裡說著,燭台切飄眼一望,是各種類似的戒指。

他不明白為什麼審神者要這麼說,一臉平靜卻疑惑反問著審神者。

「……什麼意思?」


「我現在只能給你這個,但未來一定會給你更好的東西,至少要讓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

「就算爭鬥最後的結果不是你贏,我也會帶著你出來。」


太過突然的告白讓燭台切光忠沒辦法適應,少女澄澈專注的神情令人難以將視線移開,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心中破殼而出。


「您在說些什……」


「我在叫你選戒指。」


「什、審神者,您知道那個意思嗎?」


「我知道啊?」

少女挑起眉頭,宛如燭台切光忠在說些什麼可笑的笑話,眼神稍微環繞過因為燭台切的外貌而有些躁動的少女們輕笑一聲。


「老娘在宣示主權。」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