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就是個段子

自我流。

我家本丸。

單純怕被討厭的嬸嬸。

就是個段子

就是個段子

就是個段子

很重要說三次(喔



「你討厭我嗎?」


蜂須賀虎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沒有披上羽織僅穿著和服的他看向突然出現在身旁的少女。闔眼搖頭的蜂須賀虎徹有些不解。

「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很討人厭。」面帶愁容的她坐定在蜂須賀左手邊。

他定睛少女不停嘆息的模樣思索著,是什麼樣的事情讓她又陷入自我厭惡的迴圈裡?身為初始刀的他伸手輕拍著少女的頭頂,溫柔地摸起菖蒲色的細髮。


「妳做得很好,不用多想,如果真的做錯事,大家都會糾正妳的。」

少女看見男子的臉上帶著難得一見的神情,或許是從骨子裡展現的自傲與自信不容許她示弱,撒嬌求蹭的次數不多,難得的舉動讓男子眼中的溫柔更多了些。


「畢竟我用著審神者這職位的權限讓大家陪我玩這種惡趣味的扮家家酒啊……」語畢,少女身子往後一傾,兩手一攤,任由地吸引力的作用,整個人躺在榻榻米上。

她抬起下巴使得後腦杓抵在榻榻米上,凝視著天花板。


「其實吧,我對生前的家人印象很模糊。一直到後來被領養,被沒血緣的親人疼愛著,才稍微想要有個類似的家,回來的時候彼此招呼、互相體諒、互相陪伴之類的,所以我很羨慕你有弟弟噢!」


「浦島嗎?的確是個很可愛的弟弟呢,讓人有些頭痛卻意外成熟?」蜂須賀笑了出來,眼中滿是快成受不了即將溢出的溫柔,一提起最近才來本丸的浦島,蜂須賀那比起剛才安慰她的時候更加開心的樣子讓她跟著笑了出來。


「我說。」


「嗯?」


「長曾彌呢。」


「不要跟我提那個贗品。」


「哇靠,翻臉比翻書快啊。」

原先的溫柔蕩然無存,翠綠眼眸中寫滿著極度明顯的厭惡,連精緻的五官都揪在一起,看得少女直接大笑。


「不覺得一直都喜怒無常的妳說這話很沒說服力?」


「好像是這樣,但讓我說說會死麼!」


「不會,但就是想嘴妳一下。」


「我不要理你了嚶嚶嚶。」


「請便。」


「混蛋。」


蜂須賀虎徹用一種『嗎的智障』的眼神看著少女,心中萬馬奔騰無法言語。

究竟是為什麼他必須降低格調跟她在那邊扯來扯去啊!

為什麼他的主上這種時候就沒智商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