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網球王子】當我從天台墜落

我跑回去看了網王同人

.......

.............

網王夢好蘇噢

殺了我

覺得會寫長篇的人都好厲害

我打了什麼鬼好雷噢(。

滿腦子都是仁王打出了柳生(被圍毆

我要成為大冷門玩家(喔

柳生與妳







在一年A班裡頭,她和大家都相處得很好,尤其是與同桌的柳生比呂士。

她還記得同桌是個帶著眼鏡的男孩子,他有著深棕的髮絲、文雅的氣質,以及被稱為紳士的優雅舉止。還記得第一次在教室裡對視打招呼時,那嚴謹的著裝相當惹人眼目,非得吸引她的目光,直到對方不解地喚了聲她的名字,那雙胡作非為的雙眼才肯罷休。


「天泉錦。」自知失禮的她遙遙腦袋瓜,思索著跟同桌建立友好的情誼有助於未來的互相幫助,深知這個道理的她友善地伸出手向對方打招呼且自我介紹。

雖然無法從那厚重的鏡片之後窺見對方完整的神情,她從那微微上揚的嘴角得知對方正同樣釋出善意。

「柳生比呂士。」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交談。


熟起來的原因也挺正常的,並不是什麼驚心動魄的故事,也不是什麼校園內勾心鬥角中被捲入的女配角那般驚悚。


本來就不是很喜歡攪和的她即便在班上的休息時間,也是拿起從圖書館借來的書看,或是跑去圖書館閒晃,有幾次她在心中埋怨圖書館的文學名著不多,見著書架上的亞森羅蘋與福爾摩斯傳便借出來看,誰知道就是這樣的緣由,導致兩個喜愛閱書的人互相認識起來。


比如說柳生會推薦她看一些推理小說。

比如說她會推薦柳生看一些文學名著。

當然,莫名其妙得知柳生喜歡看輕小說這點是意料之外的收穫。

當時不小心暴露的柳生一臉嚴肅的看著她,她只是不解地笑了笑,小手搭上他的肩上輕說著:「並不丟臉唷,我也會看一些輕小說來調適心情。」

接著他緊繃的臉瞬間垮下來,方才的緊張氣氛瞬間蕩然無存,惹得她細聲柔笑著。


也因此,後來柳生加入網球部之後,她對本來就同班的真田弦一郎更加熟捻了,畢竟經常和柳生攪和在一起嘛。


而卸下了那層正經八百的表層的真田,說到底也只是個十來歲的國中青少年,過於正經的老實人對於女孩子的笑容以及沒有惡念的善意更容易接受。

真田只是比起其他人更加認真面對所有事情,雖然是很容易被人欺負的老好人個性,但是她並不討厭,不如說這樣的性格更能警惕著經常懶散的她,樂得不用自我監督的她輕鬆起來。

不過,熟識起來後當然也有些麻煩,像是每當有學不會的地方都會跑去找兩人討論,導致偶爾會被一些女孩子用不怎麼好的眼神盯著,又或著是班上漸漸有女孩子無聲排擠她。

這些她當然都知道,國中生的把戲不外乎就是這些,而沒在班上樹敵人也不錯的她,自然也不會被太多女孩子討厭。

當然,僅限班上。


「又來了。」

聽見柳生比呂士的嘆息,她當然明白他在說些什麼,背後的眼神超級明顯,感覺就像是拿了鑽頭想要從後面給妳好幾下的不舒適。


「太鬆懈了。」知道真田在說什麼的她看向對方那歉然的眼神,一時之間有些語塞,苦笑搖搖頭。

「也還好,大概從跟比…呂士當同桌的時候就知道可能會這樣了。比呂士,可以直接喊名字嗎?」對於她突然改變稱呼有些詫異,也有些緊張,柳生輕握拳放在嘴前輕咳,咳走了那青少年獨有的羞澀感,也解緩了突然瞪大眼的失禮。

「妳都直接說了。」面對眼前的少女,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反正熟也是熟了,就隨她去吧,不過那一聲軟嫩的『比呂士』還真讓人有些不習慣。

「嗯。」

「弦一郎?」

「咳、咳…!」早有心理準備的真田似乎無法承受住衝擊,反倒咳了幾下後恢復正常的神情:「嗯。」


「太好了,氣死她們。」

「什麼?」

「既然她們都這麼生氣了,那我們互相喊名字之後她們不就更生氣了?」

柳生一臉無奈的望向眼前的少女,原來喊他們的名字只是為了報復嗎?不由得有些小失落呢。

似乎是讀出柳生跟真田眼中的無奈,她再次搖頭:「本來就想叫了,只是趁著這次機會順勢一下而已,能喊你們的名字我很開心呢。」

她意味深遠的注視著旁邊的柳生比呂士。

「妳總是在做這種讓人誤會的事情。」真田隨柳生的話點點頭,而讓人無奈的罪魁禍首眨呀眨明媚的雙眸,反倒歪著頭反問:「是嗎?」

「是。」兩人異口同聲。

「嘛、反正都不差這一次了,而且……」

「諒他們也不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在兩人帶些無奈卻理解的眼神下,她信誓旦旦的說著。

然而她錯了,即便兩人再怎麼熟識,也是會有不在她身邊的時候。

於是在她以為那些人沒什麼把戲可用,鬆懈下來的同時,她從天台往下墜落。


所以此時此刻的她無論怎麼喊著,跪在她身邊不發一語的比呂士也聽不見。

少女想握住少年劇烈顫抖的手安慰對方,卻只能看著她的手穿過少年的手。

看著雙手逐漸淡化,終於忍不住的她咬著下唇緊緊抱著柳生嚎啕大哭起。

像個孩子嚎啕大哭。


「對不起。」

「對不起。」

兩人的聲音重疊起,卻是只有少女一人聽得見兩人份的聲音。

淚傾如雨的她無法制止淚腺,只能放任晶瑩的珍珠不停往外掉落,少女一邊哽咽一邊嘶吼著,希望所有人都聽見她的不甘心與痛恨。


「比呂士,對不起。」

「一直都沒有說,一直、一直都沒有說。」

「不管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熟識之後,又或著是一起出去玩的時候,一直都不敢跟你說。」

「可是這是最後一次了吧。」

「我喜歡你,天泉錦好喜歡、好喜歡你!」


宛如在那一剎那聽見少女的聲音,柳生愕然抬起頭看向她的位置,或許是感受到了柳生的視線終於在她身上,少女的眼角流下欣慰的淚水,任由鹹濕的淚水吻上柳生比呂士的臉龐。


「啊。」

咬著下唇的齒貝瘋狂顫動,即便嘴中嚐到些許的鐵銹味也沒有鬆口,強忍著傷痛的少年闔上雙眼。


「我也是。」


少年這麼說著。

然而在最後一刻,消失的少女並沒有聽見。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