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我要和你的頭髮分手!

同胞們,這時候就需要你們自行想像表情了!(喂#

單純只是剪假髮剪到手痠的產物(喔

毫無邏輯性可言。

這個一期一振跟嬸嬸都怪怪的,吐槽到不行的一個對話。

大概會破壞形象吧,酷愛逃哇嬸嬸們!

一期嬸。

充滿對話,超少敘述。

我一直在寫這種智障邏輯的文真的沒問題嗎。



「主殿。」


跪坐在坐墊上的少女抬頭望向被她叫來的一期一振,馬上露出和藹的笑容朝他招手,指著她眼前空著的坐墊:「你來啦,坐過來這邊。」

挑起眉頭的一期一振看著坐墊與少女的距離,幾乎沒什麼空隙可言,心中警鈴大作的一期一振馬上就明白待會的情勢有多不妙,卻還是走到坐墊上正坐。


「不對,你要背對我。」

說完之後,她打趣地看向那張精緻俊俏的臉龐,眉頭微妙地在一個絕佳的水平上,看似沒事卻悄悄靠近。一期一振嘆了一口氣,轉過身子。


「唔唔、明明就是短頭髮。」她將手默默伸入一期一振的髮絲之中,玩弄著冰藍色的細絲。


「主、主殿?」


「別亂動啊。」


「那個、感覺有些奇怪。」第一次被他人用雙手玩著頭髮,甚至雙手直接插入那些髮絲裡頭,奇妙的感覺在心中蔓延。


「很奇怪麼?」說完話,她惡意的用指腹按著一期一振的頭皮,就像在洗頭時給頭皮按摩的動作一樣。


「主殿!」比起平時洗頭時的力道更加輕柔,一期一振在頭皮感受到那觸感的同時驚呼出來。


「有這麼不舒服嗎?」

「並…不是不舒服。」他那帶著手套的右手握拳放在嘴前輕咳著,想要將心中慌亂的情緒給趕跑,同時解緩有些曖昧與尷尬的氣氛。


不解的她從後面看見一期一振那染紅的雙耳,惡作劇的心情頓時大起,只見她輕笑出聲將雙手往一期一振的耳垂靠去,接著用拇指與食指輕柔按壓著。


「主、主殿!請停手。」在喊著主殿兩字的音調比平時高上許多,自知失去了平時鎮靜的他依舊將顫抖的聲音給壓下。

一期一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想要嚴厲指責身後的少女,卻礙於理性有些輸給慾望而作罷。來自耳垂與頭皮的力道捏得恰到好處,那舒服得令人想瞇起雙眼的力道讓人又愛又恨。


「喔。」

「咦?」

「我這不是停了?停了還一臉不滿意?」

「不、並不是這樣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容易就放過我……」

「我在你們心中的形象究竟是多差勁啊?」


不得不說,少女在一期一振的印象之中雖然是個稱職的審神者,但其他部分就見仁見智了。


先不說總是喜歡跟鶴丸到處玩,甚至連鶴丸都慘遭她的惡整,話題跟行為總是跳來跳去的習慣也讓人有些受不了,雖然那無法猜測的腦袋所想出來的點子都很新奇,不代表這是件好事,應該說,不能說"只有"好處,而是連同"壞處"也伴隨著。


突然想看鶴丸掉入地洞,馬上就挖了一個地洞把鶴丸引誘到裡頭。

想吃紅蘿蔔全餐,二話不說直奔市集又衝了回來,跟光忠煮了一整桌的全橘餐,持續了三天。

覺得鶯丸是不是因為沒有喜歡的茶具才不來,直接添購了一大堆的名貴茶具。

好奇短刀們的身材,便跟著他們一起入浴。

還有太多神秘的事情,他不想回憶。


……不過,不得不說,在策劃敵襲或是一些任務的時候很可靠。


「還以為你是欲求不滿呢。」

「主殿,您的用詞。」

「是正確的吧,你不是悶騷麼?」

「我並不是悶騷,主殿您又看了些什麼?」

「最近別人傳來的『純情一期俏審神』。」

「請不要再看那種不切實際的東西。」


她挑起眉頭,對一期一振所言有些意見,小手輕拍了一期一振的肩膀使得對方轉過頭看向她,在他轉頭的瞬間,她冷不防地朝一期一振的臉頰吻了上去。


朱唇柔軟的貼上那白淨的臉頰,瞬間的動作令一期一振迅速退到遠方,不敢靠近少女。那少年青澀的模樣與慌亂的表情令她十分滿意。

「主、主、主殿!」


「還說不是純情一期?」

「這和那不一樣!」


在她那勝券在握的姿態下,一期一振深感無力。

為什麼會喜歡這樣的女性呢,他對那份感情百思不解,然而喜歡上就是喜歡上了,也沒什麼好說。


「原本把你叫來是想嘲諷你的頭髮怎麼那麼柔順,順便大喊『我要和你的頭髮分手!』」

「……什麼?」

一期一振表示,他又跟不上少女的思維了,深感心累。


「因為剪了一期一振的假髮…然後不小心剪太短了,雖然效果很棒…」

「……請不要說成好像是我的東西啊!」

「啊、那我的一期一振假髮。」

「……」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