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狡猾的是誰?

400FO點文,來的超級慢

太郎嬸

 @尹夜菊 的點文ヾ(*´∀`*)ノ

突然心血來潮的一發!

太郎好難抓啊。






太郎。


靜坐在與弟弟同住的房內,緩緩睜開雙眼的太郎太刀站了起來,身穿內番服的他走出了房間,前往那許久未去的茶室。


「呀、你來了。」坐在茶室那不大不小的空間之中,有著一貫笑容的少女朝太郎擺擺手。


「主。」


「太好了,還好太郎有聽到,明明就喊了好幾個人呢。」並沒有任何侮蔑別人的意思,僅僅只是為了神刀能夠感應到她的呼喚感到開心。

因為懶得站起來走動的她擅自使用了靈力呼喚著本丸的刀們,然而不知道是什麼問題,只有太郎跟石切丸可以聽見的樣子。

石切丸跟太郎並不是很明白,為什麼都是能感受到靈力的付喪神們,偏偏只有他和石切丸可以感受到主的呼喚,無法理解的事情最終只好歸類在『因為我們是神刀。』這種事情上。


「在想什麼?」她倒了一杯茶遞到剛入座的太郎面前,指尖輕巧地劃過桌面,菖蒲色的瞳色被眼簾遮起大半依舊明顯閃耀著,如同她本人的性格一般。


「沒什麼。」

「這樣啊。」


她喝了一口茶水便注視著太郎太刀,紫眸彷彿要把太郎太刀給狠狠貫穿那般,接著伸手撫上對方擦有金色指甲油的手背上。

同指甲油一樣的金瞳縮放著,他望向那雙壓在他手背之上的蒼白。

他看見那說是白嫩不如說是蒼白的小手左右移動著,盡是觸碰著他的手背。


「呵。」

他聽見她的輕笑聲。

「因為被放置,感到寂寞了嗎?」黏膩柔和的女聲細細的傳入太郎太刀耳裡,明明是含糊不清的咬字,在他耳裡卻意外的清晰無比。


驚愕的他睜大那雙清澈的金色眼眸,對於可以精準理解他情緒的少女感到一絲絲的恐懼與緊張。

明明就沒有任何情緒低落的舉動,到底是因為上下關係使得他的情緒流漏出來了,還是少女本身就這麼……?


「不要緊張啊。」從無到有或許就是再說種事情吧,一根乳白色的絲線緩慢在太郎的眼前浮現,圈住兩人的手腕。倒抽一口氣的太郎太刀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兩人在對談的最終似乎有捕捉到這絲線的存在,然而太過不明顯,馬上便被他給遺忘。


「是…當初的契約?」


「契約只是最基本的款式,我只是從上面捕捉到了一點點的失落才這樣猜唷?」菖蒲色在她波光瀲灩的眼神之下勾勒起那份隱埋許久的艷麗,那份美麗在她自認不會失敗的自傲之下更加璀璨。


「我一直都有在注意大家,即便熟練度滿了。」她將疊在太郎手背上的手移開,撥弄著逐漸留長的髮絲。擦著唇膏的紅唇與不健康的膚色極為不搭,卻更襯托出了少女那份不自然的病態美,太郎不經意的瞥向那份反差色。


「嗯…誠如主所言。」垂眸苦笑,太郎自知在她面前,所有的偽裝全都成了最彆腳的戲碼,反而更能坦蕩表現出內心的感受。


「太郎,不用感到寂寞囉。」

「最近,我想去新開的地圖玩呢!」

「據說太輕敵會很慘,所以我想帶著所有畢業生都去玩一趟。」

「太郎絕對不會缺席,對吧?」


「……是。」對於眼前朝桌子又拍又打,滿臉興奮好似幼兒園郊遊的孩童那樣失控的模樣,太郎太刀總覺得剛才看見的那些自信與高傲全是假的。


主的行為與思想有點跳痛,他還是不太習慣。


「總而言之,太郎不用太難過唷。」她蹦蹦跳跳來到了太郎的背後,整個人環繞住太郎的頸部,壓上他的背後蹭呀蹭的。


「再怎麼說,太郎都是我的寶貝嘛,不會讓你感到孤單唷!」


「我需要你。」


渴求被需要,期待著被使用,來到塵世後的他全因一個人逐漸變得不像自己,是慌亂也是惶恐,對那份從未感受過的情緒感到不解與害怕,深知一但破蛹而出、一但正面接受、一但不去避諱這份心情,那一切便無回頭路可走。

然而心中那平靜的池面再次掀起陣陣漣漪,早已死去的愕然與慕戀再次被勾起,即便深藏在心中也無法逃離那一次次被她給撥弄的真心。

究竟是哪時候喜歡上的?


啊啊、真的是……


「…您還真是狡猾。」


他闔上雙眼。

在太郎淺笑不語的同時,在他背後,少女的嘴角無法掩飾的勾起。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