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成為審神者便能跟付喪神愉快玩耍時

接續上次的"當你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中獎的時候"

算是補完

標題騙人(。

下雨天悶悶濕濕黏黏糊糊,腦子裏面都是空的

而且這裡還瘋狂打雷噢?咻咻咻的打了至少五分鐘以上都沒停過,到底會變怎麼樣啊,這地球。

要乾枯了(›´ω`‹ )





1.青梅竹馬


當髭切察覺到少女離開房間時已經是晚餐時間了,莫名其妙就在茶房過了一整個下午,回過神來周遭的人早已離開,他默默站起,離開了茶室。


朝飯廳走去的路上,他看見了少女迎面而來。

想起稍早前的對談,他想起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


「主上。」

「呀。」

「除了喜歡臉之外,主上對我還有什麼喜歡的地方嗎?」

「啊……?」柳眉挑起,不明白髭切突然問這要做什麼,她發出疑惑的聲音後沒多久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想想嘛,如果青梅竹馬是你的話,或許就能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你那張臉能夠引來多少蝴蝶呢?」纖細的指尖輕巧落在粉嫩的唇上,輕歪著頭的少女將雙眼瞇得細長,咧開嘴笑著。


髭切原先還在思索前句話的意思,聽見後面那句話之後便瞪大眼的看著少女那嫵媚高傲的表情與隨後對方留給他的背影。


「這可真是…意想不到?」意料之外的發展,髭切閉上雙眼後再次睜開,那雙因瞇起而顯得更加細長的眼眸中有著濃厚興趣。




2.朋友


微風陣陣、豔陽高照卻不會過於炎熱,和煦的天氣令人滿意,少女隨意亂晃地走在本丸長廊上,眼見前方穿著內番服背對她的鶴丸國永,想起最近在茶室的事情,心裡一個念頭便衝往對方身邊一個動作將對方拉下。


「唷!」露出皓齒笑得開懷的少女用左手勾在鶴丸的肩頸上,逼得鶴丸國永必須將身子往少女那傾斜。


「主上?」被突然出現的人嚇到,鶴丸有些詫異地看著勾著他的少女審神者,不能明白突然勾著他的頸部又改為摟肩的少女想做什麼。


「其實你不用太難過,我們還是好朋友。」掛在鶴丸肩上的那手輕拍著他,意味深長的她輕聲安慰著鶴丸國永,彷彿看過人間百態。然而鶴丸完全不明白這沒頭沒腦的是在說什麼,那一臉狀況外的神情讓她感到挫敗。


「就、是、說!覺得當情夫很受傷的話也可以當朋友啊?鶴丸很適合當朋友唷。」她鬆開了放在鶴丸身上的那隻手,讓鶴丸站正之後,讓他面向她的正面,振振有詞對他表述著。


「就算這樣說我也高興不起來啊……」終於理解少女沒頭沒尾所說的是什麼,對於這樣的解釋鶴丸一點也不感到開心,甚至更加在意了起來。

先是被說成『絕佳第三者代表』,又被心儀的人說了『我們還是好朋友』,這是什麼未先告白先被打槍的狀況啊?

他可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啊,這種安慰人的方式。


「別這樣說,情夫也是有機會成為正宮的噢?」她笑臉盈盈的用著兩手手掌拍著鶴丸兩邊的手臂,好似給對方打氣希望能讓對方開心些的說著。


耳邊捕捉到了對他而言極為重要的資訊,俊俏臉龐上的陰影似乎在一瞬間全數被掃光,恢復了那張平時迎人的笑顏,他愉悅地伸出雙手摟抱著眼前的少女。

「嗯!既然主上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安心了。」


「嗯?鶴變得愛撒嬌了?」只在意著鶴丸似乎恢復精神的少女回抱著對方,小手撫上那潔白的髮絲,任由對方在腦袋瓜旁邊不停蹭著的舉動。


「嘿嘿、主上就好好接招吧,讓你體會一下鶴丸大人的魅力!」抓準她吃軟不吃硬的那種性格,鶴丸借助本身活潑愛玩的形象在她懷中享受這份特殊待遇。

若是其他太刀這麼做,早就被打得不成人樣。


「是、是。」聽見那熟悉講話方式,她無奈地對鶴丸笑了出來。


她彷彿想起以前那天真無邪的孩子對自己嶄露笑容時,那孩子氣的口氣。



3. 給誰帶來困擾?


萬里無雲、月色正美,眼前的櫻花樹只因少女一個彈指便華麗綻放,璀璨開花的樣貌美不勝收,此時此刻少女與三日月宗近正坐在長廊邊,一邊飲茶一邊享受著眼前的庭園景致。


捧著茶杯的少女發出滿足的嘆息,她仰頭注視著天上那照耀著夜晚的明月,現下之時的月亮是以下弦月的形態出現在眼前,她沒有望向身邊另一個月亮的存在,淺淺開口。

「欸,爺爺。」


「嗯?」

回應著少女的三日月宗近也沒有將視線獻給身邊的少女,而是一同仰首注視著天上明月。


「你的臉並不是我的菜呢。」


原先淺笑著的三日月宗近愕然瞪大眼,迅速消化完那份詫異後他轉頭望向身邊一臉淡然的少女,面無表情的眨了眨雙眸,打量著那句話語的重量,瞳眸之中的三日月宛若閃爍著光芒,想要將少女在話語所蓋上的蓋子給拔開。


「這可真是讓人困擾,我可是對這項利器感到相當自豪呢。」嘴角恢復一貫的弧度,笑起來看似陰柔的他緩緩瞇起雙眸,眉頭也跟著微微向下傾斜著。


「說笑的,不如說,一開始有被你的皮囊稍微嚇到呢。」

「單純只是想看你困擾的模樣而已。」用著一樣的表情回看三日月,歪著頭的她微微揚起下顎。


再次微微睜大雙眼的他有些愣住,長睫隨著開張又閉合的眼睛上下舞動著,原先勾起的嘴角先是平整橫放沒多久又再次上揚。

「看來我被主殿擺了一道呢。」握拳輕放在嘴前的他像是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露出了與平常不太一樣的笑靨。


「並沒有唷。」

伴隨著惡作劇成功的好心情,她發出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輕聲笑了出來。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