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光忠快跑!

起床一點開私信後腦子的第一個反應

鶯丸拿著火把跟汽油桶看著光忠(。

光忠快跑!

很短

很短

很短

真的很短

大概只有幾行字




鶯丸輕敲審神者辦公房的房門,待裡面的人有回應之後他開門進入,「請進。」

他手上拿著一小疊的信件,那是本丸門前信箱裡的信件,無論是哪種類型的信件,每天都由近侍拿給審神者,而政府公文自然會在上面設好結界,避免內文被付喪神看見,算是一種保護機制。

他將信件放到了那張茶几上,也就是她的面前,接著握住托盤上茶壺的握把與茶身,對準茶杯將其傾斜,放任壺內的淺褐色液體流出。


「又來?」埋首專注在批改、審核文件的她柳眉皺起,來自政府信件上面那結界傳來的濃稠感讓人不舒爽。

「啊、謝謝。」直到鶯丸把裝有熱騰騰茶水的杯子放到眼前,她才終於抬起頭,清澈的紫瞳看向鶯丸眨呀眨,出神了幾秒後她向鶯丸致謝。


「小妹妹是在指什麼呢?」鶯丸沒頭沒尾的問了句,她歪頭思索了下,捧起茶杯後並沒有馬上喝,反而是讓鼻尖靠近杯緣附近,闔眼輕聞一陣子才張口嚐著。


「第一、這是政府的信,第二、上面的結界每次感覺都不太一樣,這次比較好一點,第三、請喊我主上好麼。」她用食指撥了撥那疊信,將那封看起來有些不同的白色信封推了出來。

對於鶯丸來到本丸的確是很開心,但是被喊成小妹妹總覺得很不甘心啊,好歹她也沒那麼小…好吧,在他面前應該算小吧。


「主殿?」


「唉。」瞄向鶯丸那歪頭裝著可愛的模樣,是很可愛啦,但是糾正了感覺也沒用。

放棄糾正的她伸手拆開了那封政府的信,接著便在鶯丸面前苦笑了出來。


「這次又不是大包平呢。」

「啊?」

「你看,是太鼓鐘貞宗呢。」她伸手指了指紙上的名字,很明顯的這是一封刀劍男士新夥伴的通知信件,然而上面寫的名字並不是國包平作又或著是大包平三個字,而是太鼓鐘貞宗五個大字。


「……」


「唉呀,臉色別那麼差,要相信大包平總有天會實裝?」她安慰性的朝鶯丸的後背拍了幾下,希望他能看開些。


「唔…別擔心,我沒事。」

你們最近都用台詞敷衍我就是了。」

「沒有的事,只是在思考熔化跟生鏽……」

「給我住手。」


「嘛、別那麼緊張,我並沒有想著要把燭台切光忠綁在木頭上,周遭放滿一堆火柴之後將手上的火把丟往他這種過分的事情喔。」頂著看似無害笑容的鶯丸緩緩說出令人嘴角抽蓄的話語。


「你已經在想了,給我住手!」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