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時空政府很閒】當你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中獎的時候

OOC

這系列是all嬸

不要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是你啊(咦

我家本丸

髭切是真的很耐看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主上/主殿。」


原本在走廊上前行的少女停了下來,轉頭望向聲音來源處也就是左手邊房間內的幾人,挑起眉頭的她走向房內的桌邊坐下。


「你們在幹嘛?」先不說為什麼會聚集在準備給鶯丸的茶室好了,這個組合不會有點奇怪嗎?三日月、髭切、鶴丸跟……光忠?燭台切光忠應該是最不容易跟他們攪和在一起的人才對啊?


「沒幹什麼呢,只是在討論前些日子那本書上的內容而已。」髭切笑咪咪地替眾人向少女解答。


「那不就是在幹什麼了嗎。」平靜的她面無表情地看著燭台切光忠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她朝光忠淺淺的點頭致謝,卻意外發現對方望向自己的神情沒那麼自然,甚至有些紅潤。


「噢?主殿希望我們些什麼嗎?」穿著寬大狩衣,早已沒有出征必要的三日月舉袖掩嘴,眼神透露濃厚的佔有慾與露骨的愛慾反問著少女。


「我都不知道…爺爺雖然上了年紀依舊這麼飢渴?本丸這麼多男人給你選,想什麼就去什麼啊。」忽略了對方投射過來的裸露情感,她說完話便捧起杯子喝起杯中茶水。


三日月宗近眼中那份無可奈何令髭切輕笑出聲。


「先別管三日月那老頭子了,主上妳說啊,為什麼我在外遇對象那一欄啊?第三者?我居然是第三者嗎?在妳眼裡我的形象到底是什麼啊?要當我也是當正宮吧!」一直在一旁沉默的鶴丸國永突然抬起頭,兩手重重拍在桌上,憤憤不平地望向一臉平靜的少女。


少女喝完那口茶之後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嘆息,關上的眼簾緩緩拉開,菖蒲色瞳眸直盯著茶房內的天花板,這樣子讓人不清楚她在想些什麼,耐不住性子的鶴丸打算再說些話時,少女緩緩啟口:「啊……」


抬起頭發出了無意義的單音,她在聲音收尾的時候正視著鶴丸國永,惹得鶴丸渾身不自在:「怎、怎麼了。」


「大概是因為,鶴丸太溫柔了吧?」


「咦?」


「你們想想,會帶著妳到處玩,整天想著新點子不想讓人無聊,看到妳不舒服的時候會主動關心妳,雖然有些彆扭,會用自己的方式來照顧妳,真不想要的事情也不會勉強妳。」

「感覺床事這方面也是,不會再妳喊著『不要了、腰好痛啊!』的時候繼續幹妳,事後還會帶妳去浴室清洗乾淨,讓妳可以安心睡一覺?」

歪著頭的她伸出左手撫在臉頰,雖然臉上寫滿『我很認真』四個大字,卻一臉無辜地講述出各種破廉恥的話語,惹得主動提出問題的鶴丸難得蹙起眉頭紅著臉。


「平時的鶴丸明明就像過動兒,可是認真起來相當有效率又帥氣,像是生病的時候,反而能看到鶴丸不一樣的一面之類的…嗯、反差萌呢!」沉浸在腦補思緒中的她握起拳頭,眼神中的堅定穿透了鶴丸的心臟。


雖然不確定會不會這樣,但是鶴丸國永被少女給撩到,覺得心臟有點不大好。


「不過這種溫柔的男人呢,通常都會變成男二。」

如果能去掉這句的話,鶴丸覺得他一定會很感動。


「那、為什麼主上明明喜歡我的臉,卻沒有想過跟我交往或是結婚呢?」提出疑問的髭切擺出一貫笑咪咪的嘴臉。


「空有好皮囊是沒有用的啊?」少女挑起柳眉看向髭切那,髭切顯然是對這樣的答案感到不滿意,也同樣的挑起眉頭。


「主上的意思是,我除了外貌之外毫無用處?」髭切此時瞇起雙眼,即便是不熟的人也能感受到那笑容下膨脹的不悅。


「耐看是一回事,個性適不適合交往或結婚又是一回事。還有、我並沒有說你毫無用處,不如說你用起來很順手。」動著朱唇的她舉起右手食指脆聲說著。


「嗯?此話怎麼說。」被少女前面的話語撩起興致的三日月皮笑肉不笑,究竟是不滿他的利器遭到否認還是不滿審神者說這話的目的,連他本身都有些不明白了。


「你們想想看啊,髭切雖然白白淨淨的很耐看,看久了的確是會越來越喜歡,但是我不覺得他和爺爺你那種My Pace的個性放到戀人的位置上,我不會先被氣死。」

指尖直直對著髭切的她的小嘴嘴角下垂著,像是在抗議兩人平時自我的步調有多讓人困擾,明明是抱怨的話卻說得如此認真,眼中充斥著不可抹滅的平靜,這讓髭切跟三日月宗近有些哭笑不得。


「要是稍微聽話些,主上就會考慮我了?」髭切一手握拳放在嘴前輕笑著,彷彿對剛才少女所說的話毫不在意。


「可是,那樣就不是你們了啊。」她接過燭台切光忠從旁邊遞過來的蛋糕,切了一小塊放到嘴裡。

雖然不知道光忠哪時候中途離開又回來,還帶著蛋糕分給自己…嘛、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而且要結婚,當然也是找光忠啊。」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少女一把拉過光忠,單手摟過光忠的肩膀看著其他三人。


明顯的感受到了手下的那份僵硬,她瞄向了光忠,兩人四目相交,他那慌亂帶些微紅的臉頰讓她不自覺嶄露笑靨。想要看到更多光忠緊張慌亂的模樣,想要知道光忠究竟會對她有什麼反應…她惡意的朝光忠的耳邊輕聲笑著,溫熱的氣息令他更加緊繃。


「一般來說,溫柔的情緒、穩重的個性、帥氣的外表而且還會做飯,這不是標準的好先生配備嗎,你說是吧?光、忠。」


「主、主上!」他看向少女勾起嘴角笑的愉悅,那張朱紅的嘴在耳邊忽近忽遠吐氣,理智上應該阻止她做出這樣的舉動,內心卻感到十分開心,然而燭台切光忠現在的處境可說是冰火五重天。

被其他人那宛如刀割般的眼神注視著,好似下一秒就要將他給切成好幾份,卻又能享受到少女只給他一人的福利。


太、太糾結了…!


「我也很溫柔啊!主上不是說我太溫柔了嗎?」鶴丸慍怒的眼神掃過燭台切光忠,隨後擺出哀怨的神情在少女面前不服氣的嘟起嘴。


「可是你不會做飯。」一刀。

「你不夠穩定。」兩刀。

「你那種隨興的個性會讓女生在剛交往時沒有安全感。」三刀。

鶴丸國永,重傷。


一旁儀表堂堂的髭切依舊用那張耐看的臉蛋笑著,彷彿一日不笑便面目可憎,而三日月宗近則是瞇起雙眼不做任何表示,平靜聽著少女與鶴丸的對話。


「嗯…所以我算是空降部隊?」


「空降部隊?」


「畢竟連交往都沒有就直接跳往結婚了?」光忠一改方才的羞赧,一手放在下顎處認真思索。

他這副認真的模樣讓少女有些傻住,好半晌才理解這群人到底在說些什麼。


「的確是空降部隊…好的、並不是那樣,你們到底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咦?』」


「那只是為了應付時空政府才稍微思考了下而寫出來的東西,你們就這樣真以為交往還是結婚什麼的第一人選就是照上面了?」


看著眾人那『原來如此』的神態,她一掌拍往自己額前不想多說什麼。


「不要以為榜上有名就一定中獎好嗎!」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