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選擇權

這系列主要描述蜂須賀與嬸嬸的經過。

OOC預備。

我家只有一個女審無誤。





每當女子鍛出新的刀劍,他都會看著女子將新...家人?用女子的話來說是這樣子沒有錯。都會親自帶新的夥伴認識一下本丸的構造,順便問那個一成不變的問題。


「你願意在這裡陪我嗎?」


不出所料,大部分的刀劍都是願意跟隨新的主人,除了少數在路上打敗非檢違使所撿到的刀。有些已經受到過深的汙染,或是早已不願相信人類,雖然多數從非檢違使那奪回的刀劍都能完整淨化,也有使少數已經無救。


他知道,在最低容忍範圍內,女子都能以笑容示人,只要不犯到逆鱗,那面具底下的冷酷是不會隨意擺在臉上的,只是,不放到臉上不代表不會如此作為。

眼前的刀劍已經被侵蝕到需要努力辨別才能認出對方的身分,他默默在心裡給對方哀到幾秒,便揮刀斬下對方的本體,伴隨本體的碎裂,耳膜接受了淒涼的慘叫聲。

象徵性地甩了下本體,收回刀鞘之內,蜂須賀虎徹昂首闔上雙眼,接著轉身離去,徒留地上那破碎的金屬碎片。


蜂須賀虎徹一回到本丸便走向女子的辦公房,越是接近房間越能感受到空氣中微弱的情緒波動,不出所料,沒多久便聽見房內傳來女子的哀號:「啊啊,財政要赤字啦,資源要崩潰啦──!」


到達房門前的他跪在門前輕敲了兩下,開口道:「主上。」


「嘛,進來吧。」


得到房間主人的允許,他進到房內,不忘將門闔上,關上門的瞬間異樣感充斥在整個空間中,但他沒有多問,大抵也是她動的手腳吧。

畢竟兩人私下交談的內容一直都與他人不同,不是能夠大剌剌攤在陽光底下的事情,當然、這也只有正事才是如此,平時的交談還是相當平常的。


「已經處理完畢。」不同於剛開始幾日的服裝,女子已經換上方便行動的工作服。靈光閃閃的雙眸滿意地望向眼前的男人,她雙手交叉置於臉前,露出孩童般純真無暇的笑容。


「就是相信你這點。」她對所言所託之事毫無任何罪惡感,對蜂須賀虎徹稱讚起。


「妳也真是殘忍。」不在意蜂須賀不用敬語的舉動,她只是勾起嘴角微笑著,回應蜂須賀虎徹那帶著責備的嚴肅眼神:「既然要玩扮家家酒,當然是要自願才好啊,我不喜歡強迫人呢。」


「那也不必將他們…」語畢,垂下眼簾的他望向地上,輕咬下唇。


「被我召喚出來,卻不被我所用,莫非我要讓給其他人?」他聽見女子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著。


「我可不是什麼好人啊?」她反手用手掌將蜂須賀虎徹的下顎整個抬起,面無表情與他對視:「我渴望有個正常互動的家,但不代表我需要收留不受控的孩子們。」他看見她的嘴角微微上揚,或許是女子自己也沒注意到此時的表情,凝重卻無法反駁的氣勢徘徊在空間中,鎮壓著蜂須賀虎徹的辯駁。


「那為什麼,要給他們選擇權呢。」


「從現形的那一刻,我將你們視為人類,給予你們選項自行選擇自己的出路,難道不對?」她挑起眉頭,看著眼前想說些什麼卻無法開口的男人。


「或許對你們來說太難懂了吧,但自己決定自己的生死,我覺得這是作為人而言,其中一種幸福,也是我能給剛降臨的你們的祝福。」


「無論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全是世界讓你們體驗到的祝福,那麼,我將一同祝福你們。」


蜂須賀虎徹那雙翠綠的眼眸中倒映著女子的模樣,毫不掩飾的自負、自信與理所當然,像是身經百戰的勇士教導著徒弟那般,毫無漏洞讓人反擊。


給予前途的同時,也賦予了後路的逝去。

是這麼殘忍自私,也是這麼的和藹可善。


──主上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