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家規

我的鍵盤壽終正寢了。

OOC預備。

基本上是對話流。

我家只有一個女審無誤。

這系列主要描述蜂須賀與嬸嬸的經過。





女子雖然任命蜂須賀虎徹為近侍,之後卻沒有其他的作為,天天被狐之助催著希望趕快鍛造第一把刀或是至少做個日課也好,女子也不為所動。

這些情況看在蜂須賀眼裡,然而他並不知道女子想做些什麼,只是偶爾回著她的疑問,便默默地跟在她身邊不發一語。


「蜂須賀,你為什麼都不問呢?」左手的手背撐在左臉臉頰上,女子用著無趣的眼神瞄向正坐在身邊的男子。


「或許主上有什麼別的打算…我是這麼想的。」


她聽見蜂須賀這麼說,轉頭直盯著面帶愁容的男子,歪著小腦袋想了想,對著男子招招手。

看著蜂須賀虎徹移動到眼前,突然之間,她伸出雙手往蜂須賀的雙頰拍去,用著認真的眼神看著他:「吶、要有自己的想法噢。」


「不能因為我是你的主人,你就不發表任何意見。」


「我想把這裡改造成家的感覺呢,蜂須賀因為是突然有了人類的軀體,所以應該不太懂這種感覺吧?」


「是不太懂。」


「沒關係,從今以後我們一起打造一個家。你是兒子,我是媽媽,我們要有好多好多的親人。」


「這是什麼主上的靈機一動?」蜂須賀虎徹一臉嫌棄。


「唔哇、馬上就會吐槽了!不過、我喜歡唷,請盡情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口。」


「……」


「之後會好好工作啦,所以一起來寫一份家規吧,大家都要遵守唷。」明明穿著引振袖這種容易踩到的衣物,卻靈活的不像一個樣子。

她在蜂須賀吐槽的眼神之下走到身後的櫃子抽出一本空白筆記本。


「家規?」


「就是所謂拿來約束彼此的東西唷!說起來,審神者不是都會和刀劍男士、也就是你們綁契約嗎?我覺得那個好麻煩噢,感覺隨時都會被偷窺內心,還要被迫看你們不想被人知道的東西,所以不會跟你們綁太深的契約,最低限度就好了。」


「請不要做出這麼俏皮的動作,有點不習慣。」明明方才還低著頭專心磨墨的女子突然抬頭吐舌,蜂須賀有些無力。


「不行,媽媽想要走活潑一點的路線。」


「請做個不活潑的媽媽。」


「怎麼有這種小孩!」


「認真來說,妳並不是我媽吧。」


「給我入境隨俗啊!」


「聽不太懂呢。」


「馬上就進入叛逆期了!」


「叛逆期什麼的才沒有,不如說是主上太多槽點了。」


「好歹我也是神啊!」


「原來妳是神嗎!」


「失禮!簡直太失禮了!兒子你這樣不行!不對,不小心把自己的身分暴露出來啦!」


「作為一個真品,我會保密的。」


「真品什麼的是用在這嗎!總而言之,會保密就好了呢。」


「嗯。」


「對了,蜂須賀。」


「是?」


「晚點陪我設計一下本丸的擺設跟構造吧,我不太會設計這種東西…我想把睡覺的地方跟工作的地方分開,然後廚房要大一點之類的。」


「恕我失禮,我們還是先把家規寫好?」


「也是呢,免得墨水等等又乾了,動筆就停不下來囉,幫我磨墨吧?」


「好。」


「啊...說起來,你覺得近侍睡我房間怎麼樣?」


「近距離保護也是不錯,不過我們顯現的模樣可是男人?」


「就決定以後你當近侍都陪我睡吧。」


「聽人說話啊!」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