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我們所知道,剛開始

(´・_・`)總歸一句,我還是會練一把蜂須賀虎徹,但是別再叫我跟客服講話了。

我以後只要有刀中傷我全都拍照(´・_・`)

(´・_・`)

(´・_・`)(´・_・`)

(´・_・`)(´・_・`)(´・_・`)

(´・_・`)(´・_・`)(´・_・`)(´・_・`)

(´・_・`)(´・_・`)(´・_・`)(´・_・`)(´・_・`)


我就笑笑不多說了。

( ´•̥̥̥ω•̥̥̥` )這陣子要被我洗版囉(大哭

又哭成智障系列

我們所知道系列



------------


她走在平時散步的道路上,就像平常那樣,身穿長衣手持紙傘,悠閒悠閒的散著步,散完步以後去找人類聊聊天,再去森林裡跟小動物們玩耍。


正當她滿意地想著今日行程就如此吧,有隻小狐狸卻突然出現在眼前,擋住了去路。雖然不明白用意,她還是和那隻狐狸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陣子,敵不動我不動嘛。

最後那隻狐狸像是放棄一樣,默默地嘆了口氣…應該是有嘆氣的,而且那眼神是不是有點嫌棄?


「天泉大人。」


「你是誰?」有著這麼奇特紋路的小狐狸,又能夠精準的將她的名字給說出口,肯定有先調查過她吧?

為什麼會找上她呢?

早已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女子相當平靜,輕笑著回問對方。


「非常對不起,如此冒昧的打擾您,我是時之政府的…」她看著對方那張有求於人的嘴臉,笑聲不自覺得從嘴裡跑出。


「啊、你們就是最近到處在徵收人的那個時之政府?」

聽到那四個字從小狐狸口中說出,她反問對方。


「是的。」不出所料,小狐狸說出了心中所猜想的答案。

難怪最近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她的嘴角微微上揚,連同那雙瞳眸一起上揚。


周旋在平民、神明與動物之間的她馬上就理解了對方的用意。


為了幫助所謂的時之政府,阻止來自歷史修正主義者的突擊,於是時之政府開始到處招攬能夠成為審神者的人,無論是人類還是神明亦或者是妖怪,只要能被他們使用的人都會被詢問,不過聽風聲所言,應該是需要靈力足夠才能夠被選上?


有趣、太有趣了。


沒有注意到臉上的笑容有多麼燦爛,她伸手將髮絲勾往耳後,眨了眨那雙因懶惰而半開的瞳眸,在小狐狸還沒提出需求之前,嘴角緩緩吐出應答:「可以唷。」


「嗯?天泉大人您知道我們想詢問的事情嗎?」


「知道的唷,風、雲、樹木還有各種動物們都有和我說唷,審神者,聽起來很有趣呢?」她看向眼前的小動物,並沒有注意到臉上那一閃而逝的詭譎,緩緩將放在傘柄上的右手伸出來,指向佇立在眼前狐狸:「如果說謊,會壞掉唷。」


「狐之助,以後請多指教唷。」女子笑得燦爛,惹得狐之助心中發寒。


為什麼會被知道名字呢?狐之助第一次感覺到不安,卻不得不繼續與女子相處,因為牠只是時之政府裡面的式神而已。

只是個隨時可以被替代的存在。


「狐之助別那麼緊張嘛,總而言之,跟我回家一趟,至少讓我帶些衣物過去吧?」她將右手移回原位,走到狐之助面前蹲了下來:「不過,先陪我走完這段路吧?」笑容中帶些溫暖,又恢復成無害模樣的女子讓狐之助摸不著,卻也是點點頭,搖著尾巴與女子一同在這條石階上前行著。


「不過,天泉大人為什麼穿著這件衣服散步呢?」狐之助有些受不了漫長道路上的沉默,走了一段路之後便開口詢問心中的疑惑。

牠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女子會穿著結婚的引振袖,手上撐著菖蒲紫的油紙傘在路上散步。


女子瞥了狐之助一眼,塗著大紅胭脂的嘴唇微微勾起,用著愉悅的聲音回著:「其實正在逃婚中?」


逃婚什麼的是真的還假的!

狐之助感到一陣無力,對未來需要輔佐的審神者感到頭疼,這樣隨心所欲的審神者,牠真的能夠好好相處嗎?


之後在狐之助的帶領之下,她來到了所謂的本丸,雖然陽光就像是住家附近那般刺眼,卻不會到無法睜眼的地步。她像是剛來到新班級的小孩一樣,在本丸裡面到處亂竄,彷彿在尋找寶藏。


「總而言之,歡迎您的到來,那麼在這裡跟您述說一下規定…」


「那種無聊的事情就省省吧,刀呢?」女子一臉無趣的揮揮手,要狐之助就此打住,直接跳過講解階段。早已有心理準備的狐之助嘆了口氣,將初始刀顯現在眼前。


「就這把吧。」身穿華麗衣物的女子單手叉腰,塗著濃厚胭脂的朱唇拉起好看的弧度,一種自然而成的自傲感隨著強大的靈力,從指著刀身的食指貫穿整座本丸:「起床。」


瞬間、被靈力喚醒的付喪神在一片花瓣營造的花海中降臨,男子單膝跪在榻榻米上,丁香紫的長髮散落在地上,接著他抬頭的第一句話,將這個本丸的齒輪精準的卡回原有的軌道上。


「我是蜂須賀虎徹。蜂須賀家代代相傳所以這樣稱呼。
銘文是虎徹的大多都被說成贗品,但是我是正品虎徹。如果把我和他們混為一談會很困擾的。」


「嗯,我喜歡帥氣的好孩子唷。」她牛頭不對馬嘴的朝蜂須賀虎徹笑了笑,接著將單膝跪著的蜂須賀扶起:「我說,你頭髮的顏色和我好像啊,雖然我的更深。」


蜂須賀虎徹眨了眨淺綠瞳孔,對這樣的主人稍微感到疑惑,卻也有些期待。

一個第一句就是滿臉笑容稱讚他髮色的女人。


第一次遇到呢。

在他毫無自覺的狀況下,他的嘴角帶些弧度。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