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也是愛著你】騙子之舞(上)

OOC

安安我回來了,可是我還在戰鬥(合掌死)

今天也是愛著你的番外其二。

嬸嬸的個性這在篇應該很容易就能猜到吧,這個外遇文的嬸嬸、一期、鶴丸在感情方面都很糟糕。

打太長我會崩潰所以分上下(咦#)

……快要兩個禮拜沒動總覺得我什麼都不會打了,像智障。

BGM可以搭配 ライアーダンス feat. 初音ミク 

我覺得歌詞相當貼近這整篇外遇文想表達的東西!










眉頭深鎖的五条鶴丸嘆了口氣,交疊的雙手擋在嘴前,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被粟田口實彌一通電話拐出門。

樂昏頭的他答應對方的邀約,到達目的地以後卻發現居然是陪對方來夜店喝酒,而此時的她正邊哭邊對著他訴苦,手裡的酒喝完還不忘繼續點下一杯酒。


「所以說,為什麼都這樣啊。」將杯子重重放在桌上的她吸了吸鼻子,嗚咽的對著鶴丸大聲抱怨著。


「表示他受到公司重視啊。」他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看著第N次將自己叫到夜店發牢騷的女人。

為什麼每次打電話發嘮叨的地點都是夜店啊,還有、為什麼都是發牢騷才想到他?總覺得心理不太平衡的鶴丸嘆了口氣。


當初那一掌之後,兩人的交流又再次歸零,即便心冷,他也慢慢等著手機再次顯示那個名字,從小就認識女人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的習性。

那個宛如兔子一般,只要寂寞就會死掉,必須找到下一個依附道具的習性。

說好聽點是愛情,講難聽點,只是因為沒有人陪會寂寞,無法忍受滿腦子的胡思亂想,所以攀附在別人身上的女人而已。然而五条鶴丸就是喜歡這樣的她,只要稍微調教一下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卻沒想過會有其他人對極度冷漠的女人感到興趣。

明明是為了在未來可以穩固兩人關係,才決定在國中之後暫時分離的…


那羽扇般的睫毛垂下,掩蓋住五条鶴丸的懊惱。


真是失策啊。

嘛、就算走了遠路,但到頭來,結果還是一樣的嘛。

……只是多了個人分享而已。

他撐著臉頰想著。


上次矛盾後,他們的互動雖然變少,卻也因為一期一振過於忙碌的關係又逐漸恢復,甚至變得更多。

還真是得感謝一期一振這傢伙忙成這樣?


「可、可是啊,我可是他老婆噢!老婆不比工作重要…雖然是我親手推他去工作的,可、可是啊!」他看見哽咽的實彌舉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接著重重將杯子放到桌子上:「可是人家很寂寞嘛!」


──看吧。


五条鶴丸聳著肩,對這樣發牢騷的實彌感到習慣卻也無奈。總而言之,等等發完牢騷拖到旅館去滾一次床單,隔天又會跑回去找一期一振了。

嘛、反正他也嚐到甜頭,不能說聽牢騷是件壞事。


「我這不就來陪妳了嗎?」他伸出右手輕摸著她的頭頂,像是給小兔子順毛那樣,也安撫了女人那焦躁不安的情緒。


「所以說,鶴丸最好了,比起一期那個笨蛋…!」被鶴丸摸了頭的她淚眼汪汪的撞入他懷裡,咕噥著一期一振的壞話,唇上沾著的伏特加就這樣擦在鶴丸的衣服上。


「喂、別這樣說啊,一期一振可是為了妳在拼命工作噢。」雖然不是很喜歡一期一振這個突然跑出來的程咬金,但將心比心來講,如果是此時的他是一期,而一期是他…還是不喜歡被自己看上的女人這樣說啊。

雖然,他不可能為了工作丟下她就是了。


「唔哇,鶴對一期好體貼!終於露出狐狸尾巴要橫刀奪愛了嗎!」聽見男人替她的丈夫說著好話,窩在男人懷裡的她抬起頭,滿臉嫌棄地望向鶴丸,而嘴上喊著是和平常不同的稱呼,那是專屬於她的暱稱。


他先是瞪大雙眸,呆然幾秒後轉為不可置信的苦笑,那全盤否認她口中所說的模樣,令醉酒迷糊的她覺得好氣又好笑。他露出玩耍時的笑容伸手捏了她的臉:「別說的那麼噁心,要喜歡也是妳,怎麼可能輪到一期一振那傢伙。」


「唔嗯!我也很喜歡鶴唷!」


明明早已喝得爛醉,平素的雙頰也因酒精催化變得艷麗許多,然而那熟悉的面容只是露出皓齒一笑,在他眼裡全都成了傾國傾城。

他被實彌毫無防備的燦爛笑容直擊,不習慣她這般流露純粹情感的他用單手遮起俊秀臉龐。

沒有多餘的妝容,宛若清水芙蓉那般清純不可染指的氣質,卻在兩人之間的造化下早已成了欺瞞別人的外皮,誰知道在兩人的互相牽制下,這女人的內心已經多扭曲了呢。


啊、到底是誰被玩壞了呢。

僅遮著雙眸的他失笑。


「鶴?」


「想起了有趣的事情。比起這個,妳應該累了吧?」放下了眼前的遮罩,他將身上那件西裝外套披到她身上,接著轉頭跟酒保小聲地講了幾句。

即便早已喝得爛醉,實彌還是藉由長年觀察人的敏銳與好視力看見了鶴丸將信用卡推過去的舉動,即便他很隱諱的將卡從袖子裡抽出。


「……」這時候若是阻止他,那才是不懂五条鶴丸這個人的處事方法。

柳眉連同那有意遮住視線的長羽一起垂下,她將身上的外套拉得更緊些,埋首在外套內的空間中,鼻部大大品嘗著屬於五条鶴丸獨有的氣味,一種清新的味道,不是一期一振那種與自己同種類的沐浴乳味,也不是燭台切光忠那種淡淡的古龍水味,那是,只屬於五条鶴丸特有的無色感。


鶴丸這個人啊,太溫柔了。


「久等了…嗯?」結帳稍微花了點時間,他一個轉身想喊她,卻發現那雙紫瞳無神的盯著地板一動也不動。


「唔嗯。」聽聞鶴丸的聲音,被拉回神的她注意到自己的失態,搖頭表示沒什麼事情,反而雙手握起鶴丸的右手傻笑著。


「噢啦、終於喝到腦子壞掉了?」


「才沒有呢!」


「好了,早點休息吧。」雖然有些捨不得女人手中的溫度,他將右手抽了出來,雙手搭在她的肩上將她的正面轉向店門口,半推半就地將人帶出店外。

他不打算追問那稍微恍神的模樣是怎麼回事,反正也只是她在胡思亂想才會兩眼放空吧。


「唔、早點休息!」笑吟吟的她被鶴丸的溫柔包覆著,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與滿足,任由對方推著,往酒店的方向前進。


而遠方的人則是在看見這副景致時瞳孔急速收縮。


一期一振看見了兩人的背影。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