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也是愛著你】相似的淡漠

OOC

番外

論一個本來就很冷漠的一期一振如何注意到審神者

今天也是愛著你的番外其一。

這個世界觀裡的人本來就在壞掉邊緣,不可以打我。







要說是從哪時候注意到實彌這個女孩子的話,應該從高中時期說起。


在高中被奉為王子殿下的一期一振對誰都很溫柔,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無論妳的成績、品信、家庭狀況,他對誰都很溫柔。

同樣的,正因為對誰都很溫柔,所以沒有人是特別的。

一期一振知道,除了弟弟們以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被他稱為特別的,溫柔的外表下,是對其他人都感到無所謂的冷漠。


作為班代的一期一振,今天也微笑的將收齊的作業交給老師。


「吶、粟田口同學今天也很帥,對吧?」一回到教室便聽見有女孩子小聲的這麼說著。

一期一振裝作沒有聽見回到位置上,彷彿是每天必經之事,淺笑的他早已對女孩子無論稱讚或貶低的竊竊私語感到麻木,他將下堂課的課本放到桌上。


「噢。」似孩童含糖、有些模糊的軟嫩女聲傳入耳裡,一期一振對這樣冷漠的反應感到新奇,更多的是對那個含糊不清的聲音的注意。


「妳真的是對什麼都很冷淡欸,看一眼嘛,一期一振王子殿下耶。」


隨著內心的好奇,他移動了自己的視線,接著看見一個臉被強制轉向的長髮少女,他與少女視線交會了那麼一秒便收到對方眼裡的無奈與無趣。


「是,一期很帥,可是又如何。」一期一振聽見菖蒲色長髮的女孩這麼說。

是啊、可是又如何?

他會對所有人這麼溫柔,只是因為不想無端惹出什麼是非,若是真發生些什麼,師長同儕也會念在平時的形象偏袒他,他並不想多花精力去注意弟弟以外的事情,他就是這麼自私自利。

指腹接觸課本封面的一期一振垂眸,淡淡的笑著。


稍微的,對這個女孩子有點興趣呢。


即便有興趣,兩人的緣分卻像是平行線一般,無論一期一振如何製造機會,總會莫名的無法與少女有任何交集。

他莫名感到挫敗。

但這不影響他那份好奇心,抱著一股莫名的熱情,他從旁敲出少女的一些資訊。

同班同學、名字、出生年月日、喜歡的、討厭的,還有那個對什麼事情好像都無所謂的個性。

畢業後的他原以為就到此為止,卻在一次無意間發現,其實兩人不如高中所想的那般是平行線,可以算還挺有緣分的?


在茫茫人海中發現那抹菖蒲色的一期一振走了過去。


「請問,這邊有人坐嗎?」他看見少女抬頭望向自己的瞬間,那與髮色相差無幾的瞳眸裡寫著詫異。


「沒有,請坐。」語畢,她繼續低頭看著手上的書。

一期一振對這個淡漠的反應感到滿意。


那是兩人第一次的正式對話。

也是一期一振喜歡上她的第一步。


之後一期一振花了點時間讓兩人熟絡起來,少女的戒心很重,可相處起來卻有種自在的感覺,即便她並不擅長和人打交道,一期一振還是莫名覺得她這樣很可愛。


像是花了好幾個月才成功得到她的信任。

像是被熱情的人搭訕時會抓住他的襯衫,或是乾脆躲到他身後。

像是好不容易突破心防後,會有一種想狠狠將她揉到懷裡的衝動。

像是太專注的時候會忘記周遭環境,必須要有人牽著走才安全。

像是平時總有一堆藉口可以推脫約會,但只要提到吃到便會排除萬難也要跟上。

這些的一切都讓一期一振覺得,實彌真的令人憐愛。

嘛、不過,她不需要跟其他人要好,只需要跟他好就可以了。


「都沒想過和其他人做朋友嗎?」身在食堂的他看著眼前,實彌正毫不顧慮形象的吃著午飯。

說是不顧形象,不如說是比起一般女孩子的一口還要大口,嘴裡的食物若是沒吃完,她可是連嗯一聲都不願意給。


「沒、反正有你,而且鶴丸快來了。」


「鶴丸?」


「嗯…青梅竹馬?說是要轉學來陪我。」他看見實彌偏頭思考了一會。


「這樣啊。」


「嗯。」


對不起啊,青梅竹馬君。

所謂機會是不會給不在現場的人噢?


一期一振撐頰看著眼前的少女,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




评论(31)
热度(72)
  1. 栗栗栗栗子安琳芙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