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子的籃球】一見鍾情超級不可靠

流水帳

黃瀨涼太x妳

一堆對話

很久沒有寫二黃了,抓不到_(:3
胡亂開頭沒有結局

 @Gaway 太太200Fo的點文,請查收。










她從來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認為那是什麼天大的笑話,喜歡上一個人所需要的,不就是所謂時間與認識嗎?一見鍾情根本就是看臉的世代吧?

然而曾經這麼想的她被老天爺開了一個大玩笑。


是的,她一見鍾情了。


少女單手轉著筆,眼角偷偷望向坐在窗邊的金髮少年,查覺到視線的他轉頭看著少女,朝她露齒微笑。

她在心中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要說跟左手邊那位金髮男子,也就是黃瀨涼太是如何認識的話,她真的不是很想提起。

那是個極度不舒服的相遇。


開學那日,因為第N個鬧鐘被自己打壞,沒錯、就是打壞,身為一個可以公主抱八十公斤男性同學的女孩子,早晨為了讓那擾眠的聲音消失而不小心打壞鬧鐘已經是家常便飯。


總而言之,她華麗麗的遲到了。


頂著一頭還有些雜亂的黑髮,揹著學生包的她一看見公車便感到絕望,擠入人潮之中,她默默地找了個角落翻找著包包裡的小鏡子與梳子。


總覺得大腿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東西攀上,她停下翻找的舉動看去,不看還好,是一隻纖細的手

在自己的腿上,往上一看,是個看起來清秀的男子,目測約三十歲左右,大概是個上班族?

她覺得自己腦子有些當機,怎麼回事?現在的公車變態都這麼好看?還逐漸年輕化?

抱持僥倖的心態,她稍微往前了一些也調整了角度,誰知那隻手居然跟了上來。

都做到這樣就很明顯了,目標就是她,一個被一群男性圍繞的女國中生。


靠、所以開學第一天我就要在公_車上被/輪嗎?


這樣的想法在心中暈染開,不可置信的她開始感到慌張,這樣看起來,周遭的確都是男孩子居多……


所以我說,女孩子都去哪裡了!


她在內心吶喊著,卻因恐懼無法動彈,似乎是感受到不敢反抗的情緒,那雙手開始往上移動。


怎麼辦?怎麼辦?


就當她快哭出來的時候,一雙白皙又寬大的手將腿上的手與她分開。


「你在做什麼?你沒看到她快哭出來了嗎?」凜若冰霜的聲音從身邊傳來,她抬起頭看向那個救了自己的男孩,是個肌膚白嫩的金髮男孩。


「沒、沒有啊,是車上太擠,我的手沒地方放才碰到她好不好!」她聽見男人這麼狡辯,原本想對著男人大吼,然而那條因危機感而繃緊的神經鬆懈下來,她沒來由的緊抓著救命恩人的衣袖放聲大哭起來。


之後兩人在司機與車上乘客的幫忙之下來到警察局,做了些基本的筆錄與處理。

當兩人從警察局出來時,開學日已經過了一大半,可以說是現在趕去學校也來不及。


「那、那個,謝謝你。」少女揉了揉哭腫的眼睛看著眼前的男孩,要不是因為對方出手相救,或許已經被不認識的男人亂噁心好幾把了。


「咦?不用客氣啦,這不是應該的嗎?」


「反正都遲到了,作為答謝,我請你吃飯吧,看你的制服也是帝光中學的吧。」她緊抓著男孩的袖子不肯放開,眼中的認真令人難以拒絕,男孩偏頭想了想,答應了她。


「好啊,我叫黃瀨涼太,妳呢?」


「嗯?我叫──」


吃飯途中彼此聊了許多,像是原來兩個人是鄰居,只是一直都沒有交集,或是交流了保養、彩妝、衣物等資訊,最後、兩人交換了聯絡方式,相約明日一起到學校說明原由。

幸好老師是相信的,而被放行之後的兩人又在同個班級裡相遇。


「咦?黃瀨同學也在這班嗎?」


「是唷,說起來別加同學啦,聽起來多生疏。」


「這樣啊,那就直接叫黃瀨囉,不過我們真有緣耶,同班又同桌。」


「對啊,老實講我也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是同學又是鄰居,還好那時候有英雄救美一下?」


「所以不是我的話,你就不救了?」


「當然不是,那種狀況下,不管是誰都會出手相救吧?把一個一臉快出哭來的女孩子放在那裡,要是被知道了肯定又要被唸了。」


「被誰?」


「媽媽。」


「噗哧、都國中了還喊媽媽,不過,這樣聽起來特別有親切感呢。」


「別笑了啊。」


雖然開頭是好的,之後說實在的,兩人並沒有什麼交流。

除了黃瀨涼太每個中午硬是要拖著自己一起吃午餐之外,原本一起上學的時間也因為黃瀨加入籃球部的關係沒了。

不過、假日的時候還是會被黃瀨拖出門,或是陪他一起去片場發呆…到底為什麼要答應他啊。

嗯…去圖書館的時候硬是被他跟著…?

還有總是被要求等到部活結束一起回家…

啊、假日被闖空門,硬是要多煮一份午餐或晚餐算不算有見面?

唔哇…這是被他吃得死死的節奏嗎。


她低頭看著筆記本上的幾個字又嘆了一口氣。


「看了一整節課,妳到底在看什麼啊?」沒注意到下課鐘響,還在盯著眼前筆記本的少女嚇得倒抽一口氣,只見黃瀨涼太不滿地將筆記本拿起。


少女慌亂地看向黃瀨,只見對方一臉詫異地望向她,不待黃瀨開口,她轉身便衝出教室往天台奔去。


為什麼啊、為什麼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自己要發呆啊──!

面紅耳赤的少女在心中暴動著。


她的筆記本上寫著最喜歡了幾個字,加上整節課完全都盯著他看,怎麼可能不被發現啊啊啊啊!


一陣奔跑後,她才剛推開天台的門口便被後面追上來的少年往前一推。

於是、門被關上了。

天台之上只有兩個人。


「你、你幹嘛。」


「我比較想問妳想幹嘛?」


「沒、沒什麼啊…我哪有想做什麼…」面對黃瀨的步步逼近,少女不停的往後退,直到退到無法再退。


「那筆記本上的字是?」


「隨手寫的…」


「所以不是寫給我的嗎?」少女聽見黃瀨的聲音有些沮喪,然而他方才那冷漠的模樣實在是嚇到她了。


「不、不知道…」她低頭說著,完全不敢看向少年。


「真的不知道?」黃瀨埋首於少女的頸肩,屬於黃瀨涼太的氣息吐在耳邊,惹得她臉色紅潤。


「唔……」


「如果說,我也喜歡妳的話,妳就會承認了嗎?」


「咦?」


在少女抬頭的那瞬間,他看見有什麼黑影在眼前急速放大,沒多久便感受到嘴上傳來的觸感。


黃瀨涼太吻了上去。

「大概是第二次見面開始就喜歡上妳了。」


所以我說,一見鍾情真的是超級不可靠啊。


她的少女心在黃瀨涼太燦爛的笑容中爆棚。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