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時空政府很閒】當妳想明白獅子究竟是不是肉食性

OOC

這是個調↑戲↓好孩子的節奏

這系列是all嬸

出陣囉獅子王(。

尾端murmur

我家本丸

【問卷】想讓刀劍男士做這樣那樣的角色!30題 開腦洞





自從那份刊物被鶴丸國永公開並且到處宣傳之後,實彌總覺得本丸裡的氣氛變得相當奇怪。

被長谷部問過為什麼不阻止鶴丸,少女只是搖搖頭表示,反正他那種熱愛找樂子的性格就隨他吧,不讓他這樣玩的話,之後苦的是其他的刀劍們,還不如順其自然滿足他那種坐不住的個性。


「主上…真是太偉大了,居然為了…」


「閉嘴。」不想聽長谷部那一大串的稱讚之詞,少女一臉嫌棄的盯著壓切長谷部。


「主上……。」欲言又止的盯著眼前的少女,雖然說長時間下來,少女這樣的反應他早已習慣,但內心還是會有些小寂寞。


「……。」長谷部那垂頭喪氣的模樣讓人充滿罪惡感,即便是嘴上不饒人的她也有點無法忍受,默默地從口袋裡拿了一顆糖,拉起長谷部的手將糖果放上。


噢、本丸裡的壓切長谷部今天也被審神者的言語暴力與柔性安慰絕讚毆打中。


接著,她走向近侍的房間,熟練地拉開拉門卻看見獅子王一臉慌亂地看向自己。

僅用了幾秒的時間,偏頭在腦海裡尋找線索的她想到什麼,嘴角不自覺勾起。


「獅子王。」

「嘿、怎麼了?」被點名的獅子王看著將門關好、走向他的少女。


「獅子王比起其他人更加瘦小呢。」她走到側躺在地上的獅子王身邊蹲下,雙手撐頰由上往下看著他。


目前在本丸裡養老當吉祥物的獅子王,比起其他平安刀身形的確較為瘦小,畢竟一開始就是為了讓年長者使用而刻意打造得較為輕盈。

平時穿著鎧甲、那身漆黑的大衣和鵺的陪伴,讓人很難注意到原本的身形,如今只穿著內番服的他,完整的體現了什麼是草食系男子的體態。


「畢竟是要給爺爺用的刀啊。」實彌聽見他開口時那不服氣的語氣。


「是啊,不過、現在獅子王是我的刀呢,是給我用的唷。」語畢,少女整個人壓到獅子王身上,呈現一個十字的狀況。


「咦?等、主上?」


「獅子王身上有種味道。」


聲音在空間中出現又消失,他感覺到身上的女性調整了位置。

有什麼東西直接壓在手臂上,柔軟的觸感、清淡的花茶香與被雙腿牽制在中間的下半身,生澀的獅子王僵硬到完全不敢亂動,放任少女的鼻子湊近自己臉龐嗅著。


「主、主上。」


怎麼辦?所以之前報導上寫的都是真的嗎?

雖然三日月說了別太在意,可是現在這樣的狀況要怎麼不去在意啊──!

如果情緒可以實體化,那麼、現在這個房間肯定萬馬奔騰。

獅子王在內心咆哮著。


「你開始遠離我了呢,從那篇報導以後。」伴隨嘆息聲的無奈語調在耳邊響起,明亮的銀灰望向清澈的菖蒲紫,相視幾秒後獅子王偏頭,不肯看著少女。


「畢、畢竟被寫成那樣啊……」


想起當時鶴丸拿著那本書,四處說著裡面內容的時候,說不好奇是諞人的,畢竟每把刀都希望能成為主人手裡的愛刀、心理的寶,本能性的期待自己是那個最特別的存在。

雖然比起其他沒寫在上面的名字來說,獅子王至少榜上有名已經非常幸運,然而那幾個答案裡面,其中幾個實在令人無法恭維,再怎麼懵懂無知也不可能不知道上面那是怎樣的意思,作為一把歷史悠久的平安刀,魚水之歡這事多少也見過。


「你是指同桌那個嗎?可是我很想跟你當同桌啊,獅子王你不喜歡我嗎?」


「咦?沒有,怎麼可能會討厭主上!」獅子王慌忙的側過身子平躺,急著想否認剛才少女所言,然而一個轉身便讓壓在身上的少女滾落榻榻米上。


「哇、天啊,還好嗎?」他急忙撐起身子看著她。


實彌顯然也沒想到獅子王會突然翻過身子,在那歉然的視線之下,躺在榻榻米上的她大笑了出來。


「既然獅子王不討厭我,那我們可以做同桌囉?」她趁著獅子王不知所措的時候一把抓過撐在旁邊的手,讓兩人的距離瞬間拉到最近,她壞心眼的撫上那張有些蒼白的臉龐,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著。


「可、可以啊。」


「那、作為剛剛獅子王讓我難過的舉動,該怎麼懲罰呢?」


「欸?」


不等獅子王有所反應,她伸手繞過獅子王的背後將他硬生拉往懷裡抱著,避免懷中的小獅子逃離,她刻意勾住他的小腿。

毫無防備之下,獅子王整個人的重量壓在少女身上,想要再次用雙手將兩人之間撐起一些空間,卻被死死套牢在那雙手的禁錮之中,連下半身都被牽制住。


「吶、獅子不是肉食性動物嗎?」耳邊傳來陣陣溫熱的氣息,獅子王有些敏感的抖了下,雙眉因為紅的雙頰微皺,他的眼神胡亂飄移,完全不敢看向近在眉睫的清秀臉孔。


「雖然是肉食性的,不代表可以這樣啊!」


「哪樣?」


「主、主上……!」獅子王有些氣急敗壞地喊著她。


「好、好,不跟你玩了,不過啊,獅子王你知道嗎?」放開抱著對方的雙手,她輕推著獅子王的雙肩,使兩人之間有些距離卻又不會太遠。

他看見少女嚴肅的眼神,正經八百的模樣掛在平時散漫的那張臉上,說有多不習慣就有多不習慣。


 「什麼?」總覺得不太妙,獅子王打起精神盯著眼前的少女,想要看出端倪卻徒勞無功。


 「上面針對你的回答啊,全都是認真的唷。」他見少女蛾眉皓齒的笑容中帶著狡黠,一時間無法反應,幾秒過後臉上便爬滿艷麗的顏色。


「主、主上!」獅子王想要用雙手遮住臉紅耳赤的模樣,卻礙於整個身子撐在實彌之上無法動彈。


她十分滿意的注目著獅子王驚慌失措的模樣,那忙著低眉垂眸依舊被人看光的紅潤臉蛋實在可愛,這生澀嬌羞的樣子簡直令人不能再滿意,十分、滿分、超級可以。

實彌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成渣化了,這是不是什麼小混混調戲良家婦女的場景?


「嗚……別、別再這樣說了。」他撇開視線,不敢與少女繼續對視,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要被審神者這樣調戲啊…!好歹獲得肉身的他也是個正常男人,也會對心儀的對象有反應好嗎…!

眉心已經皺到可以夾死蚊子的獅子王在心中默念。


今天的審神者也在隨心所欲之中絕讚調戲獅子王。


然而她並不知道,獅子的確是肉食性,只不過她家的獅子比較特殊。

一個緩慢進行式的肉食性。



後言:

  看了一些男神x你或是瑪莉蘇的TAG,覺得這圈子就是小小的,沒很大卻很溫馨,大家吃著互相給的糧食自給自足這樣,被別人砲之類的也沒什麼好說,每個圈子都有自己堅持的理念,頂多就是無視對方繼續過自己的唄……

  然後,喜愛這個東西才產生了許多的想法,那麼、那個想法便是你最珍貴的原創,看著喜愛的太太感到心疼,也對太太的堅強感到羨慕與支持,若是自己的梗被拿來抄襲肯定也是氣炸,氣到不肯罷休吧,那都是我的孩子啊

  可以交流、聊天、互相分享想法,可是抄襲就是不對,你這不就像是在打臉自己說著"我對這作品沒什麼想法,只好抄別人的來假裝我愛這作品"麼?梗互撞了沒關係,稍微和原作者講一下,或是換個嶄新的方式YY出來啊…如果是被自己的作品萌到了,當然身為原作者會感到開心,可也不是這樣糟蹋大家的心血吧。

  只打自己想打的、只做自己想做的、只吃自己想吃的,偶爾跟有同樣想法的太太們交換想法,進而延伸出更多的好作品與好點子,活在圈子裡多逍遙自在?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