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兩個段子

五七萬小夥伴們的黃爆之力。(根本只有五和萬在黃爆

為什麼、我們、可以、這麼、洗頻(謎:因為一直在斷句

大概是主x刀和無CP?





一、


江雪左文字看著女子踩著黑色細跟高跟鞋走到面前,她雙手交疊放在有些微嘟的小嘴前,即便那雙擦滿艷麗牡丹紅指甲油的雙手放在那,也無法遮起囂張揚起的嘴角。

擦著石榴紅胭脂的嘴唇嬌豔欲滴,卻無法打動江雪左文字的內心。


「江雪、江雪,你喜歡之前那個主人還是我呢?」

她見江雪左文字不打算開口講話,拿起鹽巴就往胸前的刀痕抹去。


「哼……」他用力抿著嘴,不打算讓更多餘的聲音傳出去,瞇起的雙眸惡狠狠瞪向眼前的女人,彷若震怒的修羅那般想將眼前的人用刀身狠狠貫穿。


「吶、那個女人真的這麼好嗎?」她的笑聲宛若銀鈴輕巧搖動,在他耳裡卻聽來格外噁心。


「別以為綁住我的手,我就無法制裁妳…!」


「呵、呵呵……」被取悅的女人舉手遮著嘴巴:「哈哈哈哈哈哈!」

「來吧、盡情的制裁我唷?」說著,她的手往男人身下移去。


起因:

不得不說,Line截圖真的很好用!(握拳)

我丟了這張圖到群組,結果某人和我說『這看起來就像是被綑♂綁PLAY啊。』

綑♂綁♂PLAY



二、


白皙的指尖觸碰著面板,點入任務欄檢視之後站起,將寬大凌亂的外掛拉了拉,她打開和式拉門走到隔壁。


「獅子王。」


「主上?」將右臉頰靠在鵺的腹部、整個人趴在榻榻米上的獅子王連轉頭都懶得轉,憑藉著聲音與那份氣息猜測來人。


「去打別人家的獅子王囉。」她走到獅子王身邊蹲下,食指指尖戳著獅子王露出的左臉頰胡亂畫圈。


「欸──又來──?」銀灰色的眼睛映照出少女的身形與姿態,連同那大幅度上揚的嘴角與眼尾一起入鏡。


獅子王心不甘情不願地從鵺身上爬起,稍微前傾讓鵺輕鬆跳到肩頸上趴著。

他看見少女將審神者工作用的面板面朝自己,劃開螢幕解鎖,那是最近從政府那得到的工具。


「你可以不打自己,但你必須把這傢伙打到哭著喊媽。」染上茶綠色的指甲清楚指向面板上的某個隊伍,最前方的圖樣明顯告訴他人隊長是誰,最後端寫著"約戰成功,請就位。"幾個字。


「又是鶯丸?」他思考了一下,的確、只有遇到有鶯丸的隊伍,早已滿級的他們才有機會在遠征之外大展身手。

「嘛、哭著喊媽媽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啦。」獅子王無力的吐槽著,連掛在他身上的鵺都有種在鄙視少女的感覺。


「這種事情無所謂啦,總之給我用全力打,往死裡打。」他看著她只要提到鶯丸就會變得扭曲的笑容,只能無奈的笑著。


「好了,我們去叫爺爺他們吧。」


鶯丸你怎麼還不來。

獅子王在心裡給這次演練的鶯丸默哀幾秒。



起因:

對不起我…看到有鶯丸跟數珠丸的隊伍就會變的憤世嫉俗用all99打對方(抱頭)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