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肝圖四到天荒地老的祭品文

這個數珠丸怪怪的,我在寫什麼,數珠丸不是應該切開也是白的嗎(`┌_┐´)

我都已經刷成智障了你還是不來(;´༎ຶД༎ຶ`)

為什麼…我筆下的人都…怪怪der(...

OOC

BGM:【みうめ・メイリア・217】極楽浄土

祭品文

 @桃色妄想 說脫衣服搞不好就來了(住手

數珠丸很壞,我每次筊杯他都在第三次笑杯

(╬゚д゚)▄︻┻┳═一 給老子過來,讓老子疼愛你的臉!










「歡迎回來。」審神者與今劍手上拿著托盤,往剛回到本丸的第一部隊走去。

已經不知道是活動開始以來第幾次的圖四搜索,她看著原先無傷的眾人帶了點輕傷回來,蹙眉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將托盤上的飲品一個一個拿給付喪神們。


數珠丸恆次你要是敢來我們家,我肯定嫖Die你這小王八Egg,你要是不來,我更要在內心把你嫖到又深又黑白不回來!


審神者表示:我家資源很珍貴,我家寶貝更珍貴。


「這是主人弄的嗎?」在她腦子裡還運轉什麼奇怪的東西時,加州清光率先奔到她前面,面帶欣喜接過玻璃杯,冰涼的溫度從杯內傳來,絳紅的眼珠子好奇地打量杯子裡的液體。


「主上說:『冬瓜茶可以消暑,來煮給大家喝吧!』,就找我一起去廚房煮冬瓜茶,冰起來等你們回來唷!」欲張口表示的小嘴還來不及發聲,今劍就替她回答了清光的問題。


「嗯,今劍一直都很可靠呢。」她寵溺地看著可愛的短刀,沒有將"今劍自己跑過來嚷著好像很好玩想要一起煮"的事實說出,伸手搔了搔今劍的下顎。


「這還真是……勞煩主殿了。」大概明白始末的石切丸揚起笑容,紫瞳裡滿是溫暖的接過了她手上的托盤。


「啊、差點就忘記了。」加州清光急忙將喝到一半的冬瓜茶放到托盤上,跑到隊伍最後方將一個纖細高大的影子推了出來。


「主人,我們終於把數珠丸恆次帶回來了!」寫滿"快誇獎我"四個大字的絳紅,目不轉睛地望向眼前的女子,然而女子並沒有任何反應。


原以為女子會揉著自己的髮絲,稱讚自己實力與外表兼具,或是高聲喊著"我家寶貝們來自歐洲!"這種話,加州清光不解地看向不發一語的女子。


「主人?」


看到一堆珠子在面前晃呀晃時,她的腦子早已無法運作。

近乎拖地卻青絲如絹的長髮、令人憐愛的香肩小披風、搞不清楚是裝可愛用還是單純夾髮用的小髮夾、眼尾那蘭花草妖豔綻放著,審神者覺得腦袋混亂,整個人有點不太好。

一直覺得天下五劍之一的爺爺如此之美,下一把天下五劍肯定也是個美人胚子……沒想到實際看到的衝擊居然這麼大,審神者表示,腦子很脹、心臟有點不太好。


「我叫數──」


「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長髮男子話未說完,便被臉色脹紅的她尖叫著抄起今劍托盤上的冬瓜茶往數珠丸身上潑了過去。


「……」數珠丸恆次以沉默代替方才的招呼,上半身無一不被甜膩的液體波及,長髮、臉和整齊的上衣皆沾染到了啡色。


動作過後數秒,她除了意識到自己闖下大禍之外,也慶幸著數珠丸恆次一直都是閉上雙眼的。

要是潑到重要文化財物的眼睛導致數珠丸瞎掉…完全不敢想像後果。


「我、那個,對不起,總而言之先換乾淨的衣服吧。」語畢,她抓著數珠丸的手腕,丟下身後的其他人朝自己的房間跑去。


嬸嬸內心崩潰。

尼瑪、真的來了,誰敢真的嫖聖人數珠丸啊啊啊啊────!


看著眼前對自己而言過於嬌小的身影,在沒人注意到的角度,他的嘴角有幾分上揚。

兩人拐了好幾個彎後停在某處房門前,接著她拉開和式拉門,示意數珠丸進來。


她的內心尤其掙扎,除了蜂須賀虎徹以外,還沒有人看過自己房間那屏風後的真實模樣,可害數珠丸如此狼狽的罪魁禍首就是她。

或許看不出來差別吧…如此想著的她一彈指,屏風後的空間變得有些不同,第一次見到審神者閨房的數珠丸說不上哪裡不同,就是有種違和感。


她將數珠丸推入浴室內,稍微給對方用沾了溫水的毛巾擦拭臉部,接著要數珠丸脫下衣裝放到浴室外的籃子內,沉浸在弄髒天下五劍的罪惡感中,絲毫沒注意到數珠丸挑眉的舉動。

他乖乖地將衣物褪下後放到籃子內,在即將脫下褲裝時,審神者紅著臉怯聲制止他的舉動,要他將後頸靠在浴缸邊緣。


「可能會有些不舒服…忍忍些。」她細聲說著,接著數珠丸感受到從頭上傳來的溫度,有股不重不輕的力道在按壓頭部。


「數珠丸你等我一下,我給你找件衣服頂著先。」在浴室內花了段時間替數珠丸洗頭、擦頭,她逕自走到衣櫥前專心翻找衣物,並沒有理會身後還裸著上身的男子。


「嗯…感覺都太短了?」拿出幾件需要穿墊高才能穿的衣物在數珠丸身上比了下就往旁邊一丟,繼續翻找著能穿的衣物,對於已經裸著上身一陣子的數珠丸看都不多看一眼。


生理性別是男人的他覺得需要教育下眼前毫無自覺的審神者,面無表情歪著頭思索哪種方法較為適當,沒幾秒便走到女子身後彎腰。


「啊、有了,這件或許可──」她將衣櫃深處那件引振袖拿了出來,滿意的點點頭,正打算轉身請數珠丸試穿看看,雙肩突然被一雙手壓上,耳邊傳來陣陣熱氣引得她有些酥麻。


「我是天下五劍之一,名叫數珠丸恒次。」


「嗯、唉?」細聲細氣的穩重男音與溫熱的氣息在耳邊混合響起,剎那間的聲音衝擊令她無法馬上適應,發出比平時高了些的嬌聲。


「在人的價值觀經歷多次改變的漫長時間裡,尋找著佛道為何物而來到這裏……」


「數、數珠丸!」炙熱的溫度直灌耳膜,又熱又濕的氣息令人頭皮發麻,無法招架過於直接的攻勢,她只能咬緊下唇、抓緊手上的引振袖顫抖著。


「身為斬殺人的道具,卻遵守著佛道,這樣的存在方式,是不是哪裏錯了……」


「哪有什麼沒有錯誤的存在啊,我只知道你別這樣說話啦…!」羞到只想埋頭裝死的她抓起引振袖轉身想給數珠丸一拍打臉,誰知道數珠丸早已在語畢當下退回原位,眼見前方沒有任何緩衝,她皺起眉頭將雙眼緊閉。

一個撲空往前撲倒的她被數珠丸急忙彎下身子抱住,審神者作為女性輕而易舉就被接下,然而他跨步往前時踩到方才亂丟的衣服布料,一個不小心便往後倒去。

沒有預想中的疼痛感,她睜開眼便看見那平靜的面容,明明該馬上推開且離開對方的懷抱,她卻著魔似的無法將目光移開那張好看的顏臉。


「主殿,我有個請求。」


「嗯?啊、噢,什麼?」明明就沒有睜開雙眼,卻彷彿被那眼皮下的雙眸狠狠灼燒著,沒有注意到面頰有些紅起來,她有些結巴的反問數珠丸。


「如主殿所知,我剛得到人身不久,男性的衣著或許還可以理解,可女性的衣服…」語帶困擾的他伸出食指捲起她微卷的紫髮,他對剛才得到的答案感興趣,至少他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麼回答他,不是安慰也不是責備。


審神者花了幾秒消化數珠丸的這段話。


"我是男人→妳要我穿女人的衣服→我不會穿→幫我穿。"


「…先起來。」她嘆了口氣,拍了拍那雙扶在背後的手請對方鬆開。

她從他身上坐起,視線飄過纖細卻結實的腹肌卻裝作什麼也沒看見,示意對方站直站好之後,拿起手上的衣布就往對方肩線靠去。


……


「數珠丸你稍微蹲下來一點。」即便墊腳尖舉起雙手也只能勉為其難的碰到男子的肩膀,聽見女子請求的男子乖乖微蹲。


只見她相當努力地想讓引振袖穿到數珠丸身上,全因身高問題而無法進行。


「主殿…?」他看著那有些惱怒的表情,莫名有些好心情,即便可以親自套上內裡也不打算有所表示,出於對主人的擔憂,他還是出聲表態。


「沒事…就是身高問題而已,不如數珠丸你跪坐吧。」


之後正坐的他看見,她就在自己兩手能夠擁抱的範圍裡,兩人距離不遠,在他胸前低頭的模樣彷彿示弱,指尖時不時劃過胸前令他心中有些異樣感。


趁女子還沒離開範圍前,他伸出雙手將她納入懷中,她先是詫異問著怎麼了,在他八竿子打不著的回答了"這就是人體的觸感啊",她便乖乖地在你懷裡任人擁著,一動也不動。


主殿果然是那種,給個理由就能盡情吃豆腐的類型呢。

男子埋首於女子頸部蹭著。


在無人知曉時微微張開雙眸的他無聲笑著。





-----------------


其實我還想寫長的,可是我頭好暈,而且繼續寫下去就會寫到為什麼有引振袖的問題,然後就會有本丸男人大暴動的問…ry

總而言之我都用飲料讓你給我摸摸摸了,快來好嗎。

重看一次完全看不出我有摸摸摸欸,但我腦子裡都是摸滿你胸肌(。

等肝到數珠丸來寫點文_(:3

想先寫一期哥哥,一期不足。・゚・(つд`゚)・゚・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