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今天也是愛著你 (4)

OOC、OOC、OOC、很重要說三次

我在寫什麼,我看不懂(。

一期一振x女主→←←鶴丸

現世Paro

這是篇外遇文,會被雷的嬸嬸可以右上角或上一頁不送了。

起源都是這篇的評論,太萬惡了

對不起我是筆下平靜內心黃爆的女人(つд⊂)

BGM:マカロン – 童貞が








從五条鶴丸跨過那條設置好的警戒線後,妳再也沒去過那家咖啡廳,經過一段時日對方也沒有與妳聯繫,雖然這是件好事,但妳心裡總有些不踏實感,在妳的認知中,事情沒有完全處理乾淨會留下後患。


熟練地在手機上按了幾個數字解碼,妳主動發短信給五条鶴丸相約在咖啡館。

闔上雙眼。


要斷就要斷乾淨,是吧?


平時一期一振會透過弟弟們與妻子的互動,補足平時上班分離的那段相處時光,然而上次那反應讓你察覺到不對勁,弟弟們也表示,她與平時並無不同,代表她有事情瞞著你。


是什麼事情讓妻子不能對丈夫說?

一期一振起了疑心,會趁她入睡後檢查她的手機,在不注意時請她同事偷偷觀察她,甚至請藥研他們在自己忙碌時黏著她,只為了明白她到底藏匿了什麼秘密。


噢、別一臉嚴肅說這是監視的行為,這只是身為丈夫擔心妻子有任何異狀時,沒辦法第一時間陪伴對方的作為,此舉源自於你那對女人無法自拔的愛。


接續前言,會這麼做的主因還是起源於妻子對你有所隱埋,說到底並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她的問題。


嗯、都是她不信任自己的問題呢。


不被信任而心情低落的你,輕咬著下唇望向那半夜回覆的短信。

避免被察覺翻閱手機的行為,導致兩人那無形的裂縫加深,你並沒有查閱那封信,但藉由收到短信那一瞬間跑出的文字,你理解了什麼。


清澈好看的蜜金色因為情緒瞬間劇烈起伏收縮起,那握著手機的手無法遏止的顫抖著,只能死命咬著下唇,試圖減緩手晃動的幅度,深怕一個不小心將手機給捏壞。

你無聲無息地將手機放回原位。

好看的雙唇因過於大力啃咬的關係漸帶妖豔紅,你轉身注視躺在床上熟睡的女子,低沉地苦笑了出來。


若不是親眼看到,簡直無法相信妻子私下與鶴丸有不單純往來。


「親愛的終於想我了?」


啊、您可真是殘忍。


一期一振意味深長地凝視那平靜的睡顏。

你聽見有什麼東西裂開的聲音。



×××××××



「嗯?這不是五条鶴丸嗎。」一推開門,你迅速捉住五条鶴丸的身影後直直走去。

鶴丸出現在咖啡廳的時段不難調查,藉由你的好人脈只要隨口問個幾句,想要的資訊便信手拈來。


「唷,真是稀客。」善於觀察人的一期一振沒有錯過鶴丸眼中的驚訝,即便那只是曇花一現的表現,你將外套掛到無人的椅背上,接著坐到鶴丸對面點了杯咖啡。


「是啊,雖然不同科系,但數學系的系草可是很有名的,更何況妻子也常與我提起青梅竹馬的事情。」你揚起眾人熟稔的笑容,輕巧地解開奶精球的束縛,將其倒入咖啡之中攪拌。


五条鶴丸並不是笨蛋,之前不小心做過頭導致目標與其猜測行為不一致,大概能猜到一期一振這男人會有所察覺,只是沒想到來的如此之快。

她可以面無表情地對外人說著違心之論,卻無法平靜地對親密之人做出同樣的事呢。


「噢呀、這真是我的榮幸。」


令人無法負荷的氣氛在空氣中徘徊,沉重最後與沉默站在同一陣線望向對視的兩人,好看的皮囊明明呈現出絕色笑容,周遭的空氣卻冷的無法自己。


────真不爽。


鶴丸打趣得瞇起雙眸定睛藍髮青年,明明該盤算如何與眼前的男人爭鬥,腦中卻充滿她拒絕自己的身影。


一定會被拒絕,絕對會被自己深愛已久的女人拒絕。

她不可能為了自己離開一期一振。

正因為眼裡只有她才更清楚,她內心深處的小房間已無法容納其他男人。


釀製已久的情緒此時此刻發出宣告,被多數憎恨附著的忌妒已然擴散至全身,細胞悲愴地叫囂著那長時間壓抑的愛恨情仇,你率先打破沉默單手遮住眼前的光明大笑出來。


忍不住了。


「一期一振,你來是為了炫耀她是你老婆嗎?」遮住的雙眸看不見對方反應,那無法制止的笑聲宛若自嘲你已成輸家。


你羨慕一期一振有與少女並肩的資格。


「還是來這裡嘲笑我沒有資格站在她身邊?」


「我……!」不給對方機會,你打斷一期一振的話。


你忌妒一期一振得到少女全心的愛。


將覆在眼上的手放下,儼然已被積年累月的情緒吞噬,你怒視那張氣質不凡的臉:「喪家犬這麼值得看?」


你憎恨一期一振從你手中奪走少女。


「不是的,我……!」


好痛苦、好難過、快要不能呼吸了,堵在心口的那股怨氣啊。


「在我懷裡哭著大喊不要的她,相當可愛唷?」失控的你不容許自尊低頭,脫口將那天夜晚的秘密述出,望向那令你楞神的面容。


已經回不去。


一期一振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更不知道內心那股失控的感覺是什麼,唯一能知道的是,她看到了肯定會害怕,而當你回神時已經在眾目睽睽與尖叫聲之下朝對方的側臉揮了一拳。


啊、啊啊,溫文儒雅的一期一振也會對人施暴呢。


你目不轉睛盯著跌坐在地上的五条鶴丸,震怒之下握拳的雙手無法止息地顫抖著,內心拚命壓抑那即將脫序的勃然大怒。


「怎麼?生氣了?也是啦,自己的寶貝被別人觸碰了嘛。」鶴丸伸手擦了嘴邊的血跡盯著你深鎖的眉頭。


明明一期一振你才是第三者。


「住口。」


「一期一振殿下的口氣好恐怖啊。」你拍拍灰塵站起身子。


「我說住口!」


「怎麼,開始懷疑她了嗎?真脆弱啊,一期一振。」無視了對方命令的口氣,歪著頭的你仰起下顎朝他勾起嘴角。


「別再說了!」一期一振痛苦的皺起眉頭。


不想聽。


「那麼來賭吧,等等見面時她會不會推開我?」


一期一振剎那間傻了,明知理智上應該拒絕對方,卻還是被情緒沖昏頭答應了下去,明明自己是站得住腳的,一時間冷卻了怒火。


不想聽、不想知道,然而卻想觸及所謂真實。

她對自已的誓言全都是假的嗎?

那些只對自己流露的情緒與笑靨,那些無數次闡述給彼此的愛語。

龐大的資訊令你變得神經質,到底誰才是多出來的人?到底該相信哪句話。


是誰說了謊?


之後一期一振在遠方看見咖啡廳裡,她對著那白髮男人看似咆哮的舉動。

他緊抓著她的雙肩,她推著對方。

他低頭吻了上去,她死命掙扎。

他被她打了一巴掌,那好看的笑容已無笑意,全因心酸黯然失色。


啊、


已經無法理解。




後記:

  噢耶,一期一振壞掉啦wwwwwww這邊主要著墨在鶴球的內心有多崩潰,一期一振的內心描寫要之後才會出來。

  在得知掏心掏肺信任的人背叛自己時,內心正值純潔的人大多都會無法接受吧,一般的謊言可能還好,觸及到某些事件時會整個大崩壞。

  舉個例子,積木抽抽樂一開始是完美實心,一旦最底層最深處少了一角還被人惡意敲打時,整個崩塌是無法避免的。

  鶴球就像個孩子,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既然我已經壞成這樣了,你也給我壞掉吧,大家都不要好了,通通別想全身而退。

  全、部、都、壞、掉、吧!

  一期就像個從沒犯錯過的資優生,有天被告知說自己偷了考卷導致名聲一落千丈,當找到兇手時卻發現那人是與你最親密的人,長期下來的情緒低落加上被背刺的情況下,讓人一路歪到底。

  全、都、無、法、信、任!



2016/04/28 修


评论(26)
热度(56)
  1. 栗栗栗栗子安琳芙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