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今天也是愛著你 (1)

OOC、OOC、OOC、很重要說三次

明天要和閨蜜兒吃飯,雖然差點胎死腹中,但既然答應要飆車,估計明後天有下文。

只是要寫篇肉為毛我要寫這麼長的前續,為毛,到底為毛(抱頭

一期一振x女主→←←鶴丸

現世Paro

這是篇外遇文,會被雷的嬸嬸可以右上角或上一頁不送了。

起源都是這篇的評論,太萬惡了

對不起我是筆下平靜內心黃爆的女人(つд⊂)








坐在咖啡廳輕啄杯緣,純黑的液體冒著陣陣白煙,妳還記得一期一振給自己在無名指套上戒指時的喜悅,被自己所愛之人愛著,這是何等幸福之事。

雙手捧著陶瓷杯,小嘴靠在杯緣的妳將視線移動到左手無名指上。


身為粟田口一期一振的妻子是幸福的,擁有愛著自己的男人與他可愛的弟弟們,整天沉浸在幸福的氛圍裡簡直讓人上癮,但、妳知道,很多人不看好你們的婚姻,即便他再三表示只會愛著自己,妳還是讓那恐懼的芽根在心中駐點。

令你慌亂的原因很容易就猜出來了。

自己並不是特別出眾,不如說,自己在人類群裡面一點都不起眼,沒特別聰明、沒特別美麗、只想找個愛人平靜過完一生,透明中的透明,如此不起眼的自己為什麼會被眾人的王子喜歡呢。

要說妳覺得為什麼會選擇自己的話,或許是因為緣分,做了相當久的同學?

妳這麼想過,還是想不通,所以妳跑去問了。


"為什麼會選自己呢?"


妳問著一期一振,他的眼裡帶點疑惑卻露出柔情似水的笑容,那雙溫暖的大手在妳頭上寵溺的摸著,擾亂妳那顆純潔的心,心跳加速如同毒癮一般無法制止,妳看著他那好看的唇一開一合,接著妳滿臉紅通闖入他的懷中蹭來蹭去。


"當我發現的時候,我的目光已經離不開妳了。"


喝了口陶瓷杯裡的黑咖啡,濃厚的苦澀使妳皺起眉頭,這種味道,不管喝幾次都不習慣呢。


「哇!」


毫無防備從後方被拍了雙肩,"咚!"的一聲,來自驚嚇到只差沒跳起來的妳的雙膝,柳眉微皺,有些吃痛轉頭看著來人:「你這傢伙。」


「嚇到了吧,我可是看到妳差點跳起來了。」金色的雙眼裡寫著滿滿重逢的欣喜,即便是那帶點純白的細長睫毛也沒能蓋住那抹情緒,因為嚇到人而開心的他像個孩子拉起得意的嘴角。

沒理會妳眼中那不滿的情緒,五条鶴丸大剌剌得坐到妳對面的空位,像服務生招招手點了餐後另雙手交疊在桌上,「自從畢業之後好久不見了。」


「嗯,是很久呢。」妳細數了一下彼此沒有見面的時光,畢業之後的妳在一期一振發動的攻勢與他弟弟們的助攻之下馬上就同居了,忙碌的工作生活令妳的生活圈大抵剩下一期一振與工作夥伴,多數的同學除了有在職場上見到的以外都斷了聯絡。


「真沒想到,少女們的王子居然和系上那位彷彿空氣般的文學少女結婚了啊。」

妳沒注意到對方看著妳左手無名指戒指時,那一瞬間的痛徹心扉與妒火,只是揚起嬌羞的笑容帶點傻孩子的口氣說了聲"對啊,我也沒想到呢"。


接著,妳後知後覺對著鶴丸抗議:「什麼是空氣般的文學少女啊,這暱稱我可是聽都沒聽過!」

「這稱號挺火的,妳居然不知道?」


你們就這樣聊起來。


再來、再來?

你們作為朋友敘舊,經常聚在這間咖啡廳聊天。

過了幾個月吧,有次接到電話說五条鶴丸喝醉了,實在聯絡不到其他人,妳只好把他拖到附近的旅館放著,所幸喝醉的鶴丸並沒有嘔吐,只是那雙眼裡的深沉不停地想要窺視妳的內心。

他抓著想要離開房間的妳的手用力一拉,將妳拉到了懷裡。

妳抵抗著,他沉默著,接著你們兩人都沒反應了。


「講認真的,從第一次見面我就喜歡妳了啊。」

「為什麼是一期一振那傢伙啊。」

「早知道就比他更早對妳出手了。」

「我喜歡妳,喜歡到無法自拔,這幾年總是在尋找妳的身影。」

「終於、終於找到了,結果還是來不及。」


妳在他懷裡聽著那帶著鼻音的告白,嘴中吐出的熱氣靠在肩頭,有些發癢,有些難過。

他將妳摟在懷裡,頭靠在妳的左肩上發抖:「我就不行嗎?」


妳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地將雙手移到對方背部輕拍幾下,接著環抱對方。

鶴丸顯然是做好被拒絕的準備,被妳這麼一動作嚇到抖了一下。


他抱得更緊了。



五条鶴丸在學生時期的評價是有趣、好相處,平易近人的王子。

而一期一振雖然是風度翩翩的王子,卻無法貫徹平易近人這四個字。

或許兩人都喜歡自己,所以自己才不會覺得他們很難相處呢。


"或許跟鶴丸會比較輕鬆,不用想那麼多。"

"雖然也是大家心中的王子,跟自己的落差卻沒有一期一振大。"

妳靠在對方懷裡享受那份溫暖,闔上雙眼苦笑著。





鴕鳥心態呢。

今天的妳依舊愛著一期一振,卻有什麼東西偏離了。


评论(20)
热度(56)
  1. 栗栗栗栗子安琳芙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