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圍裙

我已經放棄到在腦內開車就好了

OOC預備

越後面越剩下對話。

有嬸嬸

激動之下的產物

光忠我願意給你做一輩子的味噌湯(……

燭台切光忠x主








"最近的審神者有點反常。"

燭台切光忠向進到廚房準備將午飯端到飯廳的蜂須賀虎徹表達看法。


「嗯?這樣說來……主上很久沒找你了?」蜂須賀虎徹一邊思考一邊接過香氣四溢的玻璃盤說著。


「是啊,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帶有保母屬性的光忠有些困擾的表示,畢竟調味一直都是由兩人討論出來的,說是怕吃膩了味道,總要有些嘗鮮。


照平常來說,自家主上只要有想吃的食物或有興趣的作法,就會興致沖沖的跑來找自己討論如何製作、食材替代或是最近的口味調理。這幾天卻沒看見主上跑來自己身邊嚷著想吃什麼,反而投給自己的眼神充滿困惑與為難,不然就是眼神躲避。

仔細思考這幾天的相處,沒有任何改變啊?也沒有做主上會討厭的事情,自己的分寸一直拿捏得很好,是發現了自己的感情所以對方被嚇到了嗎……

除了這點,真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一瞬間燭台切光忠有些懊惱。


「唉……」

嘆氣。

希望這份猜想不是真的。


××××××



「所以……」細長的食指往坐在角落種蘑菇的傢伙指去。

「燭台切才會變成這麼魂不守舍的模樣嗎!」蜂須賀虎徹摀著臉不想多說些什麼。


「也不能怪燭台切,大將已經躲燭台切兩個禮拜了。」坐在木桌前的藥研環胸嘆氣,這下可真的苦惱了,要是大將一直躲著燭台切的話,本丸刀劍們的味蕾大概會因為長期食用同一種味道而麻痺,而且味道也因為燭台切的心不在焉,有逐漸偏離本道的趨勢。

燭台切要是能自己研發新口味也是不錯,但他堅持一定要和大將兩人完成才是真正的完成。

"其實你想趁那段時間獨佔大將吧。"

藥研藤四郎當然沒蠢到直接說出口,只將這個想法按壓在心中。


「不如說,大將為什麼要躲燭台切吧。」厚提出重點。


「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會讓它繼續發生了。」坐在木桌前的加州清光不爽地看著角落那坨越來越陰暗的蘑菇發源地:「要不是因為主人最近看到燭台切臉色都不是很好,我才不想管他。」


「清光,主上要是聽到的話會很難過。」金色和服的主人嘆氣。

到底為什麼他會變成管事的,雖然他們找身為真品的自己是件開心的事情,但不要什麼事情都找他好嗎。

欸、不對,你這傢伙什麼時候改口叫主人的,我怎麼沒注意到。

「反正又聽不到。」清光嘖了一聲。

「不能這麼說,總之還是先討論一下該怎麼辦吧,主上一直躲著燭台切也不是辦法。」


「親自去問不就好了?」


「欸、你、你這傢伙別一聲不響就出現啊。」加州清光有些驚嚇抖了下身子,轉頭就看到突然出現在房內的那抹亮白。


「嚇到了嗎?嚇到了吧?我說啊,讓光忠那傢伙直接去問主殿不就好了?」鶴丸臉上滿是惡作劇得逞的笑容,大剌剌的盤腿坐在蜂須賀身邊發表意見。


「說什麼啊,這種不切實際的方法。」清光一臉鄙視。


「不、或許有用。」原本還縮在角落,散發著黑氣與蘑菇成為好朋友,開始幫蘑菇繁殖的燭台切光忠像是得到什麼靈感,滿臉自信地站了起來,那抹金橙似乎散發著光芒,掃過房間內的大家點點頭後便跑了出去。


「這還…真是嚇到我了。」沒想到光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身為出點子的本人愣在原地,嘴角抽了幾下。

「意外的有用呢。」蜂須賀虎徹覺得自從顯現人形之後,自己嘆氣的次數越來越多,而嘆氣的原因幾乎都不是真品仿造品的問題,幾乎都是這種日常小雜事。

身為真品就應該保有美麗的外貌與堅強的實力,啊、這樣說起來,該保養了嗎……

「又要多一個人跟我搶主人的愛了。」單手撐頰一臉無奈,清光嘴上這麼說,嘴角卻稍微上揚著。

「可是,大將不見得會把原因說出來吧。」一臉純真的厚轉頭問身邊的藥研藤四郎。

「誰知道呢,大將的思路完全無法捉摸啊。」藥研藤四郎表示,怎麼樣都無所謂,趕快讓伙食正常些就好了。






越是距離審神者的房門越近,你越能聽見自己心臟跳動的頻率,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有著肉身,不是那冰冷的太刀。

「主上,請問你現在有空嗎?」你敲門。


沉默在空氣中蔓延幾秒就各自離去,從房門內傳出那軟嫩好聽的聲音。

「有噢,請進。」


審神者在本丸建造了辦公防與自己的寢間,辦公房大概是半個單人房那麼大而已,主要是覺得剩下的空間可以做別的用途,辦公也就坐在桌子前拚命消耗腦力而已,頂多偶爾起來拿個文件或是到旁邊用電腦查個資訊,收納做好的話空間就不需要大到哪裡去。

辦公房的狹長讓你一進門就看見和室桌上疊滿成堆的白紙,而少女埋頭批改著文件,她只給你一個斜視就繼續專注在眼前的文件堆裡。

這對剛下定決心要吐露真言的你有些不好受。

「光忠你坐一下,我把這個寫完。」

少女拍了拍身旁的坐墊。

你走到坐墊上坐好後注視著少女的背影。


不是第一次看著少女的背影了,卻有種不同的感覺在心中蔓延,你不明瞭這是什麼情緒,卻覺得莫名平靜。身為較早來到本丸的太刀,你知道少女只是退居幕後,並不是真的變懶散什麼都不做,一直以來都由少女的苦撐來支持刀劍,如今只是變成刀劍輔佐少女,讓她可以變得比以前輕鬆。


「好了。」

「光忠你…是來問最近那個吧。」你看著少女原本正經的表情逐漸鬆動。


「是。」


「其實我、我…」妳覺得自己肯定臉紅了,可是沒辦法啊,之前看了那個以後就沒辦法面對光忠了,只要看到光忠就會想起那個畫面。


「嗯?」燭台切光忠看著少女白皙的皮膚逐漸變粉嫩,有由粉嫩轉為紅潤的趨勢,內心有些小激動,蠢蠢欲動的內心快要櫻吹雪了,但還是不能確定。


「唔、嗯……光忠不可以笑我…」少女低頭玩著自己的手指,讓指尖互相觸碰、交纏,完全不敢看越來越靠近自己的燭台切光忠。


你默默地移動到少女面前,自己的影子籠罩在少女的身上,伸出雙手捧起少女的臉頰,金橙色的雙眸快要擠出甜膩的蜂蜜,柔情似水的神情讓人不禁發楞。

「不會笑。」


「真的?」你見眼前的少女嘟起小嘴帶些羞赧的模樣,心頭一癢覺得快喘不過氣,那模樣直在烙印在心頭,令人憐愛。

「真的。」


「我、我想看光忠穿這件圍裙。」只見少女離開你的身邊轉頭從抽屜拿出一件圍裙晃到你眼前,藤黃色的圍裙前面有兩個小口袋,沒有多餘的裝飾。

有那麼一瞬間,燭台切光忠黃臉了。


「光、光忠你還好嗎?」

「……主上你為了這件圍裙,躲了我兩個禮拜?」

「欸?對啊,因為看到光忠就會想到你穿起來的樣子,總覺得家政男子很帥……」


燭台切光忠,重傷。


「光、光忠!天啊,你怎麼了,走走走我們去手入室!快點、快點!天、天、天啊!」









××××後記××××


從那次之後,燭台切光忠只要身在廚房就會穿起那件圍裙,從來沒看見圍裙上有任何污漬,偶爾還會從廚房飄出櫻花瓣。

所以是非常喜歡……?

「光忠這麼喜歡啊……」妳一手環胸一手托頰看著燭台切光忠的背影,思考下次要買什麼顏色的圍裙。


不過,真帥呢。


「穿著圍裙的光忠好帥啊。」妳離開廚房前喃喃自語。

而被稱讚的某人背對著對方,所以對方看不到那張逐漸染紅的帥氣臉龐。


「說些什麼啊,真是。」感到不好意思而皺眉的你摀著嘴。


"果然,還是慢慢來吧。"

主上這銅牆鐵壁可沒那麼好打穿,你想著。





评论
热度(55)